《苗疆蛊事Ⅱ》
第84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什么叫看到了就看到了?小俊倒没事,但他把这件事情告诉小晔就麻烦了,我跟你讲,小晔现在跟千通集团的小王总在一块儿混,上一次回家,我都差点儿不认识他了,眼神都好像能杀人……不、不,我不能跟你结婚,如果那样,我就拿不到千通集团的补助了,每个月二十几万,说没就没了,你养我啊……”
  我听了一会儿,有点儿头疼。
  这电话差不多聊了十几分钟,到了后面,她终于将电话那头的男人说服了,然后撒娇地说了几句情话,这才挂掉。
  又过了一会儿,她去了隔壁主卧,我趴在门口听了一下,隐约有水声传来。
  这是要洗澡么?
  我没有犹豫,和屈胖三摸下了一楼来,在拐角墙上一处醒目的地方,瞧见挂着一张黑白色的遗像。

  这遗像上面的人,可不就是前些天在茅山外拦住我们那位吊炸天的太皇黄曾天剑主么?
  呃……
  我看着遗像上面一脸肃穆的男人,莫名就感觉到那黑白照片上面,似乎多了几分色彩。
  绿色,充满了生机的颜色。
  呼……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拿出了手机来,给这遗像拍了两张照片,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则忍不住问道:“陆言,刚才那女人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我说什么?
  屈胖三说一个在工地里失足致死的包工头,千通集团为什么每个月花二十万来帮他养遗孀?

  人走茶凉,这是这世间最基本的规则之一,用在很多的地方都是准确的。
  如果不是有着特别的感情或者其它原因,千通集团每年花两百多万来养这个看起来除了泡小白脸,几乎没有什么用处的女人,实在是有一些匪夷所思。
  即便李富贵真的就是那太皇黄曾天剑主,跟千通集团又有屁的关系啊?
  那么多的钱不是钱么?

  但如果千通集团知道李富贵的身份,甚至有着密切的利益关系,这事儿就变得很好理解了。
  从慈元阁的那边,我知道了一件事情,千通集团曾经做得很大,生意都做到了欧洲去,千儿八百万的都是小钱,不过自从千通集团的老掌门人王千林离奇病故之后,集团便开始每况日下,渐渐地就不行了。
  千通集团的老掌门人死于2012年年末,而李富贵死于2013年年初。
  相隔只有两个月。

  这是偶然么?
  更重要的,是刚才那个年轻人所说的话语——他父亲其实并没有死,而他兄长则跟着小王总在做事。
  这里面难道没有一点儿必然联系?
  小王总突然出现在慈元阁的总部,跟方阁主谈及收购慈元阁的计划,难道只是临时起意?
  就算是没脑子的人,都忍不住迟疑一下。
  而这事儿越想越不对劲儿,细思极恐——那个让我心惊胆战的小王总,与那太皇黄曾天剑主之间,是否有什么密切的联系?

  若是将这个查清楚了,我们也不枉千里迢迢地跑来东北滨城一趟。
  我的目光从那黑白遗像上转移开,最后落到了客厅电视旁边的一张相框上来,瞧见那满身肥油、打扮花哨的胖大妇人,看着应该就是李富贵的老婆,而我又想起刚才在房间里听到这女人娇滴滴与那小白脸的对话,顿时就有点儿脸色不对。
  我有点儿冷。
  那位叫做马健康的大兄弟,当真是重口味啊,生熟不忌口。
  就算是为了劳力士和阿玛尼,也不用这么拼吧?
  我有点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而这个时候二楼传来了咚咚的脚步声来。

  我和屈胖三避开了对方,然后抽空来到了三楼的一间客房。
  就是我们翻窗进来的那个地方。
  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说这件事情啊,留在这里是不可行的,真的想要查,关键的地方还是得落在那个叫做李晔的大儿子身上来;而那个家伙对他母亲有些意见,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就得想办法引他出来,我们方才能够真正盘问得到。
  我说怎么引他出来?
  屈胖三伸出了两根手指来,说事情很简单啊,一个办法就是让那小白脸过来,给她小儿子,那个叫小俊的抓奸在床,到时候李晔必然会回来——这事儿搁谁身上,估计都有点儿受不了。
  我说你这不是废话么,果然骂人的时候,总是说CNM,结果那小马哥算是真的办成这事儿了,能不急眼么?第二种方法呢?
  屈胖三说那个小子不是惹了事,将人家给打断了腿么,可以从这方面入手,让警方将其扣住,引他哥哥出来。

  我点头,表示明白。
  从那小俊的话语来看,他跟他哥哥的感情很好,他若出事,他哥绝对不会置之不理。
  只不过,这件事情的麻烦点在于李家已经花钱买了平安,四十万直接砸得受害人家属没有再多说半个“不”字,而且李家在这儿是地头蛇,又有千通集团罩着,可操作的空间并不多。
  除非是用些手段,把丨警丨察给搞定了。
  我说出了我的担心,屈胖三斟酌了一下,说你讲得也有道理,与其兴师动众地把那小子塞局子里去,不如想办法将那个小白脸给搞定。

  我说你有什么办法?
  屈胖三说这事儿简单啊,刚才那妇女的照片你看过了么?
  我点头,说瞧了一眼,怎么了?
  屈胖三说你觉得那个姓马的根这女的在一起,是贪图她的美貌,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我一脸郁闷,说你觉得那女的有什么美好?

  屈胖三嘿嘿笑,说谁知道啊,说不定有的人小时候心里受过创伤,就喜欢这一型这一款的,那也没有办法啊……
  我说少扯淡,那姓马的就是冲着钱来的,不然他有这么重口味?
  屈胖三轻轻拍了一下巴掌,然后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那人既然是为了钱,就从这里入手就行,只要他来到这里,回头这绿帽子怎么戴,可就由着我们来弄了,你说对不?”
  我说你什么计划?
  屈胖三说先等一下,一会儿那胖女人睡着了,你去把她手机拿过来,然后发信息给那男人,说你准备了五十万的跑路费,让他过来一趟。
  我说呃……五十万,现金啊?
  屈胖三说不然呢?
  我说那人应该不会这么蠢吧,现在谁还用这么多的现金啊,要给钱,直接一个支付宝,或者网银就行了,多省事儿?
  屈胖三瞪了我一眼,说别扯那么多,他只要有贪欲,就肯定会上当——你发信息的时候,备注一下,说不要打电话,半夜不方便,发信息就好。
  我说你的意思,是我们把手机拿着?
  屈胖三说你说呢?
  我说之前不是说这次过来要悄无声息,鬼子进村,打枪的不要么,怎么一下子就变卦了?

  屈胖三说此一时彼一时,现如今弄清楚李富贵与千通集团的关系最为重要,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就是了。
  我没有别的好办法,只有点头,说好吧,等她睡着。
  屈胖三瞪了我一眼,说那还愣在这里干嘛?赶紧去二楼主卧那儿听墙角啊,时间紧迫。
  我无语,出了门,蹑手蹑脚地来到了二楼。
  日期:2016-08-02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