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0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燃翼这起事故没造成很坏的影响,可也已经上升到了省里关注的层面,吴忠诚可以不用担心,但姜富强这个县长恐怕很难脱了干系了。

  毕竟,这不是针对你燃翼一个地方,全国上下都这么办,就算是你再有靠山,再有关系,也无非是把处理的程度降一降,不处理显然是不可能的。
  当然了,姜富强是县长,县里处理不了,得市里,甚至是省里去处理。
  但县里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却可以在县里造势,对姜富强形成一定的压力,影响上面的决定。
  吴忠诚当然也明白,他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
  虽说现在还不知道如何处理姜富强,但毕竟这个算不上对手的对手还是让自己很不爽的。以前还不觉得,可姜富强跟张文定联手之后,还是给了他相当大的压力和挑战。
  石盘省的县委书记和县长都号称是省管干部,也就是说这些干部的任命要省里批准,但实际上,只有县委书记这个职位才算真正的省管干部。
  在县委书记的任命问题上,是要上省常委会讨论的。

  县长嘛,其实就是个虚的省管干部,县长的任命由市里来定夺,市里只需要往省里报备,而省里一般也不会否定,别说省委常委会了,基本上连上省委组织部部务会的可能性都很小。
  市里对县长的任命,一般情况也会征求当地县委书记的意见,虽然这个意见不是最后定夺的标准,但怎么说也算是一个意见嘛,所以吴忠诚提前考虑这些事也不是没有道理。
  外界在议论的时候,燃翼县里,则召开了一次临时常委会。
  县委临时常委会上,最要紧的议题自然就是如何处理事故的相关责任人。
  这次会议虽说是讨论如何处理人,这种得罪人的事情理论上不会引起常委们的热烈讨论。各常委心里都清楚,把谁处理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空出这些位子之后怎么办?
  谁不想提拔一下自己的人?
  吴忠诚一直沉着脸,端坐在那里,眼睛谁都不看,却又像谁都在看,给常委们的感觉就是,书记今天心情不好,而且有可能要发飙。
  果然,吴忠诚第一句开场白便是:“今天的会议只有一个议程,讨论一下草一草公司事故的事。”
  说完,他停顿了一下,扫了一圈会场,接着说:“在座的都是县里的领导,县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在社会上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给这么多家庭带来了永远都忘不了的痛苦和伤害,你们作为领导,难道心里就惭愧么?啊!”
  说完这个话,吴忠诚还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很激动的样子。
  这句话是说给谁听的,大家心里自然有数。
  虽然在座的都是常委,但分管的领域不一样,比如说纪委,不可能管理企业安全生产吧?再比如说宣传部,也是跟这件事不沾边啊!
  当然,宣传部负责哪些记者,纪委负责企业主管部门的监管,但是,这也有些牵强啊!
  吴忠诚这个话,明着是说一众常委们,可谁都明白,那话是直奔着县长姜富强去的。

  姜富强的表情很凝重。
  身为县长,自然明白这里面的利害关系。
  吴忠诚的这番话就算是冲着自己说的也好,冲着其他人说的也罢,姜富强都知道,自己是上辈子做了太多的亏心事,现在老天要回来报复了,就算是自己动用所有的关系,恐怕也是无力回天了。
  但是,姜富强不会把自己的这个担心表现出来,现在自己还是县长,在上头没有下定论之前,自己这张脸还是县长的脸。

  哼,你吴忠诚打的什么算盘我知道,可你的算盘明显是要落空的,就算是我不当县长了,新县长就会跟你一条心?
  张文定这个空降的副书记,明显就是奔着县长这个位子来的嘛!
  张文定也一直在关注着事态的进展,不管是事故的瞒报还是家属的安抚,都有人随时他汇报。
  当然,他不能插手这件事。
  毕竟,他是县委副书记,县政府的事他不会主动去插手干涉,而且这种事自己能不插手还是不要多事的好。
  所以,这几天张文定就像是一个局外人,只是了解一下情况,没有实质性的动作。但今天是讨论问责的问题了,自己就不得不多说几句了。
  这次的事故实在是太严重了,他本着自己的良心,也得说几句。
  等到吴忠诚说完,张文定看了看姜富强,见他并没有发言的意思,便皱皱眉头说道:“书记说得没错,县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身为县领导,谁都很痛心。啊,这个事情一定要严肃处理,该担责任的,谁都无法逃脱责任,特别是那些主管部门,平时悠哉乐哉,连企业的门都不进,还谈什么监管?我觉得这次要从严从重处理!”

  张文定直接就摆明了态度。
  他明白,自己如果不先说两句,后面的人就会抢了先机,而这个先机并不是谁先发言的事,而是张文定怕大家说跑了题。
  如果在座的都开始自我批评,那今天这会就没法开了,就算自己是专职副,不管这些烂事,但他也知道,这处理完了以后的事才是正事。
  张文定的话音刚落,纪委一把手高德贵便接过了话,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先做个检讨,这件事也折射出了有些领导干部在工作上的不作为,甚至是违纪违规。一个个都人情大过天,忘记了什么是监管,这才是事故的主要原因。我们纪委会借这次事故为契机,在纠风肃纪上面多下工夫,把那些不负责任的干部都找出来,给组织上和人民群众一个交代。”
  高德贵本意是接着张文定的话题往下说,可他却没想到,他的这番话让吴忠诚感到了不满。
  高德贵的话音刚落,吴忠诚便厉声道:“今天我们是讨论处理谁,不是讨论谁工作上的失误的,我知道你们纪委有责任,但这个责任不是直接责任!”
  高德贵心里那叫一个气,也不知道今天吴忠诚吃了哪门子的邪药了,冲着自己开起了炮。
  但这是在开会,跟吴忠诚顶嘴没有任何的好处。

  高德贵的脸色一沉,只能把这口恶气狠狠硬生生的咽到了肚子里。
  姜富强还是一言不发,他觉得,自己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组织一号梅胜言紧跟吴忠诚的,不管吴忠诚发什么号令,他都会无条件执行,现在也一样。
  所以,梅胜言接着吴忠诚的话说了起来:“对于安全生产事故上,对干部的处理一定要严厉,一定要让这些主管部门引起足够的重视来。我觉得,安监局在日常的管理方面就存在着重大失误,草一草公司存在着这么大的安全隐患,他们竟然没有发现,这不是失职是什么?这不仅仅只是失职,这还是渎职!”
  日期:2017-01-10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