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9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照规定,政府部门要在接到事故报告两小时内向上级报告事故情况——这是硬规定。虽说国家要求对于安全事故要如实上报,否则按故意瞒报处理,但事故的等级是和死亡人数成正比的,而事故的处理权限又和等级成正比。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如实上报死亡十二人,对燃翼这个小县城来说,显然风险系数太大。
  死亡三人以下的属于一般事故,由县级部门来调查处理;三到十人的属于较大事故,由市一级来负责调查处理;十到三十人的属于重大事故,由省级来调查处理;超过三十人的就有国家出面了。
  草一草公司现在死了十二个人,属于重大事故了,理应由省一级来进行调查处理。

  但是,这个处理并不是说省里就说了算的,国家有关部门也是要来人监督的。
  吴忠诚可不想“麻烦”这么高层次的领导,这不是县里搞点什么项目出了名,得到上级认可,国家领导来视察,这可是发生了事故,不管哪一级,哪个部门,只要是对事故有责任的,可都是要问责的。
  吴忠诚和姜富强面色沉重地碰了个头。
  “书记,情况比较复杂啊,是打电话还是我去一趟市里?”姜富强态度很端正,话问得很小心。
  吴忠诚扫了他一眼,心里满是鄙视,瞧瞧你那点担当!妈的,这是你政府事务好不好?不过,吴忠诚也知道,姜富强要问的,并不是往上报的方式问题,而是往上报的时候,这个死亡人数应该怎么报的问题。
  哼,这么重大的事故,你还想给我下套子?就你姜富强那点心计,吃屎去吧!
  “老姜啊,县里这个情况,我们两个都走不开啊。”吴忠诚声音低无比的低沉,“当务之急,是要保证广大群众情绪稳定,控制事态进一步扩大。”
  这个话,没有明确地指示说往上报多少人,但调子定下来了,最多到市里!
  姜富强听到他这个话,心里暗骂了一声老狐狸,却也不能再要明确的人数了,只能打电话往市里报了死亡九个人。

  往市里报九个,对外宣称,也不能超过九个。
  就算是省市领导下来了,也只能是九个!
  这是县里的决定,决定只上报九个人,而且后边就算是再死了人,也要把人数定格在九个人上,多一个都不行。
  九个人无非就是较大事故,市里进行处理——市里处理那可就比省里处理方便的多了,而且事故下降一个等级,在问责上那可是大不一样的。
  当然,少报人数也是冒着很大风险的。
  但吴忠诚明白,这个风险比如实上报的风险要小的多。
  燃翼虽然没有发生过这么大的事故,但那些小企业也不是没死过人,一个两个的根本就不往上级报告,内部处理一下,跟死者家属达成协议,多赔点钱,安抚的好一点,也便没什么事情了,就算是市里知道了,大多数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毕竟,安全生产的指标少的可怜,市里如果再报到省里,同样也会对市里造成一定的影响。

  有了以前的经验,所以吴忠诚对瞒报这件事并不是很在意,只要不引起高层的注意,再堵住死者家属的嘴,其他的什么都好说。
  事故发生的当天,石盘省分管安全生产的副省长何清,望柏市市委书记佟冷海,市长曹子华等领导,也已经在来燃翼的路上了。
  刚商量好了人数问题,省市领导便到了,这令燃翼的两位主官心中忐忑不已。
  领导们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还是因为近几年网络发达,有一点安全事件,就都有大领导到场,所以省领导没等下面上报,就主动下来了?
  这个疑惑,只能放在心里了,谁也不敢去探领导的话。

  省市领导没有去县委,而是直接去的事故现场。
  吴忠诚、姜富强以及分管安全生产的副县长丁贵伟陪着省市领导们。吴忠诚在跟领导们汇报事故情况的时候,直接就把死亡人数从十二人变成了九人。
  由此,各路记者便把这个数字传了出去。
  在此之前,望柏市安全生产监管局已经接到县里的事故报告,市里便迅速成立了事故调查组,由市安监、公丨安丨、检察院、劳动等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亲自挂帅,副市长牵头,来到了燃翼县。
  听完吴忠诚的汇报,副省长何清当场作出重要指示,他要求燃翼县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伤员,把救人摆在第一位,同时,要按照“四不放过”的原则,认真调查事故原因,追究相关当事人的责任。
  这短短的几句话让在场的副县长、县里相关部门一把手们后背直冒汗。
  抢救人员好说,调查事故原因也好说,可这追究相关当事人的责任这件事就大了。

  企业的主管部门有很多,安全生产监管局、质量监管局、气象局、工商、劳动等等,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职责,现在出事了,这些一把手们自然会想到自己的职责所在。很快,事故原因便被查明。
  这是一起典型的安全生产事故,但事故调查报告需要写明对有关责任人的处理意见,没有处理意见,这个案子是无法结案的。
  所以,调查组给燃翼留了十天的时间,现在县里进行讨论,然后上报到调查组,市里再审核,最后出结论。
  这便让如何处理责任人这件事提上了日程。
  吴忠诚明白,这个事情是躲不过了。

  他很郁闷,但多少有点安心的是,安抚死者家属这件事县里做得还是比较到位的。
  吴忠诚严防死守,给安抚组下了死命令,哪个家属走漏的风声,就拿安抚组是问。虽然死亡人数最后上升到了十五个人,但在外界,燃翼发生的这起事故,依然是死了九个人。
  至于事故原因,当然还不到面向社会公布的时候。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市里对县里有看法,还会有处分,要不然没办法向省里交待。但是,在市里对县里做出处理之前,县里自己就会有一番处理了——敢让县里在市里没面子,那县里就会让你没里子。
  原则上来讲,谁捅出的篓子,谁负责。可是,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只处罚个把人就够了的。
  县里讨论处理谁,这个说容易也容易,说不容易也不容易。
  最起码,企业的主管部门,还有安监部门是逃避不了责任的。
  可给这些小兵小卒定个罪容易,关键问题是现在县里已经开始疯传一个传言,说是死了这么多人,姜富强身为县长,是难逃责任的,就算不给他免职,搞不好也要调整一下了。
  坊间的议论不是没有道理。
  按照国家出台的相关政策,安全生产的问责机制可谓是最严厉的。
  别说是政府一把手,如果事故严重程度超过了红线,或者说是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就算是丨党丨委一把手也要受到严厉的问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