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9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说回梁建。之所以不见叶海,是因为娄山煤矿的事情梁建已经大概清楚,之前两人已经通过电话。既如此,见面也无非就是类似的话重复一遍,另外,也是不希望他因为这件事的成功而心生出自傲。不过,这倒是梁健多虑了。
  叶海从陈杰办公室离开的时候,心里还是没想明白,怎么那个向来都不将他们放在眼里的胡东来忽然就亲自出来握手言和了。当初,叶海虽然在梁健面前立下了军令状,却也是有一时冲动的缘故。那会出了梁健办公室门他就有些后悔了,但话都已经出口,收回来是不可能了。想不到好办法的他,只能用了最笨的办法,既然封不了你的娄山煤矿,那我就堵。他在娄山煤矿前学起了上丨访丨人员的绝招也是无奈之招,本是死马当活马医,没想到竟有了奇效。兴奋之余,大多都是不可思议。此刻对于梁健不见他,他倒是也没多想,出了陈杰的门,就开始想梁健那句目光放广一点不用再光盯着娄山煤矿,那到底娄山煤矿是继续盯,还是不盯了?刚才胡东来从梁健办公室出来,他也是看到的。

  盯还是不盯?叶海坐上车的时候,还在纠结这个问题。忽然手机响,拿出一看,是新闻推送。叶海扫了一眼后,刚才还在纠结的问题,忽然有了答案。
  自从胡东来来过一趟梁健办公室后,这娄山煤矿就变得配合了很多,像是一下子变了性。修路的事情,也一下子就落实了。不超过三天,工程队的人已经开工,而且似乎是为了讨好梁健一般,最先动工的是娄山村村口那段路。但,对外的宣传,一如梁健当初答应娄山煤矿的,明面上修路的事情,都是娄山煤矿的。但,那些成了精的企业老总都能猜得出来,这背后要是没政府的影子,以大金牙的吝啬是绝对不可能去修这条路的,否则娄山煤矿门前那条路又何至于破落成这个样子。

  而大金牙这一改性,娄山煤矿破天荒地配合,让一些人的心里开始没了底,尤其是一些小煤矿。今年来,上头已经陆续有消息传出,可能会尝试再次关闭一批中小型煤矿。所以,这些原本心中忐忑的中小煤矿老板,看到娄山煤矿的这异常举动,心里是更加没了底。一些想去市政府那里探探底的,却被前段时间的那场反贪腐运动震慑着,还没缓过劲来,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
  于是,一时间,这太和市的煤矿界,除了那大金牙外,竟人人都有种山雨欲来的危机感。而梁健坐镇市府,却根本没察觉到这些变化,他一心只在娄山村的事情上。娄山村的事情,是他的一桩心病,不解决,总是难以舒坦,何况,如今又有了三月之约。
  让陈杰去查的娄山村地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或者说,并没有查到梁健想看到的。陈杰汇报上来的情况,和大金牙所说的差不多,只是如果是仅此而已的话,以大金牙那吝啬的性格,决然不会这么容易松口。出于直觉,梁健觉得娄山村的地肯定是有名堂的。
  陈杰那边基本是不抱希望了,梁健将脑子动到了其他地方。下午时分,许久不曾下雨的天,忽然就阴了下来。一大块不知从哪里飘来的乌云,遮住了整个太和城区,不一会的功夫,便电闪雷鸣,一阵狂轰滥炸后,豆大的雨滴哗地一声就下来了,雨水砸在窗户上,发出啪啪啪急促的响声。这久违的声音,让人心生愉悦。梁健站到窗边,不经意地往下看去,忽然瞧见,有不少人竟跑到了外面,手舞足蹈。

  梁健笑了笑,这场雨终于还是来了。想起荆州那边,拿出手机看了看天气预报,看到这场雨是大范围强降雨,可能会持续一到两天后,心里松了松。之前有开闸放水,现在又来了一场雨,这剩余的夏,应该能过了。但水的问题,是个持久问题。这场雨加上一次开闸放水,能解决的也只是眼前的问题,终究还是要在根源上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梁健晃了晃脑袋,将这烦心的事情暂时赶出脑袋。事情总要一件一件来做。目前最要紧还是要先将娄山村地的事情摸清楚,梁健直觉,或许这就是解决娄山村矛盾的根源所在。
  正想着,忽然陈杰敲门进来,说:“纪委书记禾常青同志过来了,要见您。”
  梁健愣了愣,忽然想起,他上任至今,好像一直没有跟这位纪委书记单独谈过话。略一晃神后,他立即回神,说:“让他进来吧。”
  陈杰迎进禾常青后,泡了茶,刚放下,梁健问禾常青:“常青同志,好像是第一次来我这里吧?”
  禾常青笑了笑答:“好像是。”

  “喝茶。”梁健招呼了一声,问:“今天过来找我,有事?”
  禾常青忽然看了一眼还没出去的陈杰,梁健瞧见,心里动了动,便催促见水没了打算烧水的陈杰:“你去忙吧,这种事情回头让小沈来做就行了。”
  陈杰看了看梁健,又扫了一眼禾常青,说:“好,你们聊。”
  等他关上门,梁健看向禾常青,道:“常青同志想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
  禾常青从身上掏出了几张照片放在了梁健面前,梁健看了他一眼,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示意梁健先看照片。梁健拿过照片,一看,顿时皱了眉。照片上,有一人很熟悉,朝夕相处,正是刚才出去的那位陈杰同志。而与他一同站在宾馆房门前的另一人……梁健皱了皱眉,其中一张转过身来的照片,正好拍到了正脸,那张青春稚嫩的脸,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最关键的是,梁健莫名有种脸熟的感觉,似乎在哪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梁健想了会也没想起这小女孩是谁后,就先放到了一边,抬头看向禾常青,问:“这照片是怎么回事?”
  禾常青脸色严肃,沉声说道:“有人举报陈杰同志嫖宿未成年。匿名举报者将照片中这名女孩子的身份都调查出来了,陵阳市人,目前还不满十七周岁。如果举报信上说的是事实,那么陈杰同志这性质就严重了。”
  陵阳市人?梁健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亮光,他记起照片中这女孩是谁了。但手里这照片的事情,却是得好好调查一下。如果……梁健没敢想下去,以他对陈杰的了解,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只是,凡事皆有万一,万一是他看错了人呢?
  梁健想起那个女孩子,再万一,是那个女孩子为了想上学,一时冲动,做了某些错误的决定呢?
  梁健犹豫了半响,问禾常青:“你既然把照片拿过来给我看,想必是已经调查过了。调查出什么了吗?”
  禾常青抿着嘴,目光盯着照片,沉声回答:“调查的结果,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就看我们怎么看了。陈杰和这个女孩子的来往,不止一次。从宾馆的入住登记和摄像可以证明,陈杰起码有三次单独和这个女孩子进入宾馆房间。但每次陈杰都未在房间里过夜,可在房间停留的时间,绝对够做一些事情,所以很难说。”
  梁健沉默。片刻,禾常青问梁健:“梁书记,这件事,你看,怎么处理?”
  梁健收回目光,问他:“如果依你的风格,你会怎么做?”
  日期:2016-03-20 08:0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