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341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时候,仍旧有磅礴的阴气和煞气在一股脑儿的往我体内冲,刚刚达到四段开始安分的杀气又一次暴涨了起来,就像是冲水的海绵一样,疯狂榨取着她身上的每一点阴煞之气,她环抱着我腰的双手也一点点的松开了,
  转眼,我体内的杀气又一次达到了一个临界点,而她几乎已经完全无力的靠在我的肩膀上了,我终于能活动了,当下将百辟刀从她胸膛里抽了出来,带出一连串的猩红血珠,
  噗通,
  她双腿一软,直接倒下了,那双清澈干净的让我无法忘怀的眼睛却是再也睁不开了,只不过即便是这种时候她的嘴角仍旧带着浅浅的笑意,笑的很干净,仿佛自己做了什么于她而言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呜……”
  那只和她本命相连的灵媒盘旋在半空中低沉的悲鸣了起来,那悲鸣声犹如杜鹃啼血,不断在天空中盘旋着,似乎在为她做最后的告别,一直盘旋了足足将近十几分钟的时间才终于刺破长空离去,

  灵媒走了,我知道她已经彻底消亡了,
  轻轻抚摸着她满头刺眼的白发,我悲从心来,终于是抑制不住的嚎啕大哭了起来,在我有生之年,鲜有这么脆弱的时候,可是这一瞬间我真的是顶不住这种悲伤了,和她相处时的场景犹如放幻灯片一样不断划过我的脑海,不知道我为什么,我甚至想到了她无怨无悔扑向我刺出的快刀场景,心中愈发疼的厉害了,
  风雪之中,她的尸体在一点点的变淡,最后直到透明彻底消失,
  她是魔,一旦消亡,就不能在世间久存,
  最后,我连她的遗体都没能留住,眼睁睁的看着她在风雪之中消逝,最后轰然化成漫天的辉光远去,那一瞬间的绚烂很刺目,等消散了也只留下了漫天的风雪伴着孤寂,

  然后,我整个人也陷入了迷茫之中,呆呆看着百辟刀,当杀气运起的时候,百辟刀的刀锋上会喷吐出将近半米长完全实质化的杀气,无坚不摧,
  这就是四段杀气顶峰的威力,登堂入室之后,我比从前强大了太多太多了,可是这强大却让我产生了一种不敢直面的感觉,因为它不属于我,是一个叫沈梦琪的女孩儿成全我的,
  若干年之后,希望你还能记得一个名字叫沈梦琪的女孩儿……
  恨不相逢未亡时……
  每次想到她的话,我都心里隐隐发疼,
  就这样,我犹如老僧入定一样在白羊峪的村口整整盘坐了一整天的功夫,最后等丨警丨察来了我才犹如一个木偶一样被林青他们带走了,
  和丨警丨察还有政府那边的沟通工作一直都是林青在负责,林青很擅长这方面的工作,编造给丨警丨察的故事也是无懈可击的,她说等我们赶来的时候,白羊峪的老老少少已经遭了劫难了,然后,我们和张天师恶斗那东西,好不容易将之干掉,不过张震麟天师和几个丨警丨察也和东西同归于尽了,
  反正那些被她杀死的白羊峪村民早就已经面目全非了,几乎没有一个留下全尸的,据说丨警丨察在进村子的时候找了半天都没拼凑出一具完整的尸体,自然也不可能通过尸检确定死亡时间了,
  而且插手这一次事情的是国家特殊事件处理小组,所以当我们讲述这里的事情的时候并没有受到什么质疑,
  就这样,白羊峪的事情算是有了一个了结,尘封在国家特殊时间处理小组档案里的事实只能是一个真实度只有三四成的故事,真正的真相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我们也注定不可能再提及这里的事情了,因为每一次说起那个叫沈梦琪的女孩儿的时候,我都会心疼的无法呼吸,她成为了我心里永远都不会愈合的一块伤疤,
  无关男女之情,我只是为她惋惜,亦或者是充斥着一种用语言无法说明的情愫,
  在协助丨警丨察和特殊事件处理小组搞定了这边的事情以后,我就在浑浑噩噩中被林青和周敬带着的离开了这里,途径那座图腾鬼庙的时候,我终于见到了那位曾经和我相处了一个晚上的鬼婆婆,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苗疆传统服装,拄着拐杖,在对我挥手告别,那只与沈梦琪伴生而成的灵媒就与鬼婆婆在一起,她站在鬼庙上对着我慈祥的笑,然后化作一道黑雾离开了,
  白羊峪已经被夷为平地,她的使命也结束了,她确实可以离开了,
  只是,在分别时候她脸上的笑容却像是一根刺一样扎在了我的心里她似乎是在鼓励我,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品质值得鼓励的,反正就这样跟一具木偶似得被拖回了太原,当我置身车如流水马如龙的都市时,我才从白羊峪的那一场大梦中渐渐醒来了,

  一场梦,一生迷惘……
  我病了,
  是的,我生了很重的病,
  从白羊峪回到太原以后,我就一病不起,连日来不断高烧,打摆子,进了太原武警医院以后做了一系列的检查都查不出个什么毛病,医生说我可能是积劳成疾,身体的底子垮掉了,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于是一天到晚又是营养液、又是中药的,不断给我调理身体,也不见个什么功效,急的林青只能给青衣打电话,青衣说我有可能是自从接手了我爸爸的摊子以后,高强度、高频率的出任务,成天和鬼物打交道染了晦气,让我每天用生糯米水擦洗身体,

  还别说,这糯米水一擦洗效果是立竿见影,每天擦洗完以后都能洗出一大盆子漆黑如墨的糯米水,老吓人了,看的我都有些傻眼,心说看来我自己这身上确实挺“脏”的,
  这种脏,说的不是我不洗澡埋汰,而是我从今年七月份开始就一直都在和脏东西打交道,阴人阳人见面难免会沾染晦气和浊气,这些气会活人不好,久而久之的会沾染不少,拿糯米水洗的就是这种晦气,以前也说过,这其实是湘西赶尸人的法子,只不过比较好用,现在我们这一行的沾染了晦气都喜欢用这种法子来去晦气,比桑树叶子好用多了,只不过要跟赶尸的一样一生下来就用糯米水泡澡练童子功那是不可能,那门功夫太苦了,

  日期:2016-10-11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