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335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每一次遇到困难的时候,总会有人帮我扛住强梁,这样一直下去,什么时候我才能自己直起腰扛这根强梁,什么时候我才能像个男人一样堂堂正正对着多伦王子拔刀,
  人,总得是在狂风暴雨中成长的,

  我轻轻叹了口气,在心里低声和花木兰说道:“媳妇,你……太溺爱我了,”
  一下子,花木兰沉默了,过了足足三四秒钟的功夫,她才幽幽说道:“你又成长了,最起码现在的你,已经是个合格的战士了,”
  她的语气仍旧如从前一般平静,但是我却能听得出她话中的欣慰,
  合格的战士么,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是剑客的守则,
  可是我面对自己的杀父仇人,连拔刀的机会都没有,我算他娘的个什么战士,
  我苦笑一声,不多想,一举百辟刀,又一次跻身林青和周敬身边与他们并肩作战,

  眼下,我们三人呈掎角之势战斗,不用顾忌左右和身后,所以压力大减,哪怕我体能透支的厉害也是游刃有余,一边和这些鬼东西纠缠,一双耳朵却是时刻听着那虎穴里的动静儿,
  结果挺失望,那虎穴里面出奇的安静,也不知道到底是多深的虎穴,张震麟他们几个冲进去以后竟然跟泥牛入海一样,完全没了动静儿了,
  “小天,”
  这时候,一直挨着我的林青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于是就和我说道:“既然心里惦记着里面的情况,那你就去看看,这里我和小敬顶着,”

  我看了他们两个,感觉他们的体力还算充沛,再加上经过我前面的一番冲杀,这些鬼东西已经七零八落了,对他们应该不会造成太大的威胁,于是我就点头答应了下来,对他们说了句“小心”后,掉头脱离了厮杀,直接冲进了虎穴里面,
  这里面阴冷阴冷的,但是却没有正常兽穴的那种腥骚味道,估计虽然是虎穴,但恐怕老早以前就被老虎给遗弃了,所以那种味道早就散去了,
  不出我所料,这兽穴果然深的很,我一口气朝里面跑了足足将近十多分钟的功夫都不见头,就在我心里愈发的着急的时候,忽然听到前面隐隐约约的似乎传来了呻吟声,
  我被吓了一大跳,因为这里黑黢黢的也看不清个究竟,连忙打开手电筒朝前照去,顿时心下一沉只见在我前方约莫十来米左右的地方,正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看体型和发型分明就是张显宗,

  我连忙冲上去就把张显宗扶了起来,凑近了才发现,他身上到处都是伤口,道袍破破烂烂的,血流了一地,最致命的地方就在胸口,那里似乎是被什么猛兽用爪子抓了,肋骨都给拽出一根来,黑血咕咚咕咚往出冒,
  是那灵媒干的,这伤口分明就是鹰爪抓出来的,
  我眼角都在抽搐,人这身上的要害里要是冒出黑血,十有八九这条命是交代了,我都能感觉到张显宗进气多出气少了,
  大概是感觉到了我扶起了他,张显宗竟然挣扎着睁开了眼睛,然后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胳膊,眼睛瞪得老大,咬牙道:“结束了,只有我还能动,师父让我通知你去结果掉那旱魃,结果……结果我被那东西养的灵媒伤了,你……快去,,”
  说话的功夫,他嘴里就黑血狂涌,然后脑袋一歪就直接断气了,显然说那几句话已经耗尽了他最后的力量,
  我听后也愣住了这里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张显宗会跟我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然后让我去结果掉那旱魃,
  这电光石火之间,万千思绪掠过了我的心头,等我回过神,张显宗已经完全断了气了。
  眼下前面吉凶不知,我也没时间处理他的尸首,对着他的尸体鞠了一躬就拎着百辟刀赶紧往前面跑,心里也是惦记着张震麟的情况,不详的预感在我心头弥漫,看张显宗的情况,张宪昌和张震麟怕是也好不到哪里啊!
  在黑黢黢的洞穴里面又往前跑了约莫二三百米远,前方一下子豁然开朗了起来,一片被掏空的山腹顿时横呈在我眼前,我整个人也愣住了。

  这山腹里就跟遭遇过一场大爆炸一样,一片狼藉,乱石堆叠,看起来触目惊心!
  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造成了这么恐怖的破坏?
  我拿手电筒在山腹里面照了一圈,最后一个石头堆上发现了张宪昌,他正仰躺在的那石堆上,手电筒的强光打在他身上的时候,我在他身子前面没发现什么致命伤,道袍还很整洁,很明显是伤在了背后,因为他躺着的石堆上已经被鲜血染透了。
  因为隔得远,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断气,所以连忙跑了过去,等凑近的时候才发现他还是睁着眼的呢,只不过嘴角和鼻孔里都已经往外面冒血了。
  看到我以后,张宪昌对着我咧了咧嘴,似乎是笑了,有些艰难的说道:“葛兄弟,你来了。”
  我点了点头,弯下腰就准备把他扶起来,结果手还没碰着他,就被他艰难的抬起胳膊挡住了。

  “别动。”
  张宪昌痛苦的咧开了嘴,喘气声就跟破烂的风箱似得:“一动我可就没法和你说话了。”
  我被吓了一跳,连忙弯腰看他背后,这才发现这碎石堆上有一截特别尖锐突起,全都顶进了张宪昌的背部,看顶到的位置分明就是后心!
  难怪他跟我说别碰他,一动,心头血放了,他恐怕立马就得断气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急声问道:“那个旱魃呢?”
  “跑了,但跑不远,去杀了它,这是最后的机会,它怨气很大,报了仇恐怕会为祸阳间!”

  一说起这个,张宪昌的语速很明显加快了起来:“师父在知道那东西已经变成了旱魃的时候就明白自己斗不过了,小天师斗旱魃,赢了的只有青衣这一个绝世奇才,因为阴间的各方统领很看到他,也愿意帮他,总觉得交下这么一个潜力无穷的小天师对自己以后有好处,所以青衣才能一天之内从阴间请出三位鬼王轮战旱魃,最后在旱魃后力不继的时候将之干掉,成为咱们这行一个活着的传奇!但是我师父不一样,他脾性比青衣更加刚烈,脾气也暴躁,青衣和阴间的关系很复杂,有敌对,也有相互借助彼此力量的时候,怎么说呢,就像是国与国之间一样,没有永恒的友谊,也没有永恒的敌人,但是我师父没他那么睿智,只是一味的敌视阴间,认为死人就不应该出现在阳间,和阴间的关系特别特别差,所以,压根儿不会有鬼王帮他,他也知道这一点,因此在进入这里之前他就做好了誓死一搏的准备,让我和张宪昌拼死拖住旱魃,只需要片刻就行了,然后……他趁着这个机会直接就在旱魃面前兵解了,那旱魃直接被他重伤,估计现在衰弱到了极点,肯定不是葛兄弟你的对手,你去找到它,然后干掉它!”

  兵解!!
  原来张震麟说的法子就是这个!!
  前面就已经说过,兵解就是道门弟子奔向死亡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身上灵力溃散,如果引导好这些灵力溃散的方向的话,能进行极尽升华的一击,威力直追大天师!!
  我估计那旱魃也没想到张震麟会这么刚烈,就跟亡命狂徒一样,一个小天师上来就直接兵解求死,趁着她疏忽大意的功夫直接给她来了一下子狠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