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堕落,我身不由己》
第158节

作者: 睡前偷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恩,”听见琴姐这么说,我悬着的一颗心稍微放了下来,“是这样的,琴姐,小怜现在已经做完手术了,但是身体比较虚,你之前说给她一个月的假期,但是……这两天我想留在这里陪着她,虽然已经请了护工,但是我不太放心……”
  “我知道了。”琴姐平静地说,“青青,我一直都把你当自己人,有些事情我也就不跟你多啰嗦了,但是最近咱们花都的生意一直都很火,我只能给你三天假,你懂吗?”
  “恩恩。”虽然只是三天假,但是琴姐能够答应我就很开心了,“谢谢琴姐。”

  “好了,我这边正忙着呢,你帮我照顾好小怜吧,我明天早上抽空过去看看她。”
  “拜拜。”
  挂断电话我高兴的笑了笑,我能留在身边照顾小怜,真是太好了。
  等我回到客厅的时候小怜和娴嫂睡得正熟,我也不敢耽误,订了第二天五点半的闹钟,我早早的就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闹钟一响,我便连忙起来去菜市场买了一只鸡,然后便回到公寓,刚好碰到琴姐回来。
  琴姐扫了我一眼,“你这是干什么?”
  我晃了晃手中的鸡,“小怜身体比较虚弱,我想给她炖只鸡补补身子。”

  “炖鸡?你会么?”琴姐弯了弯嘴角看着我,我有些尴尬,一边跟琴姐往客厅走一边挠了挠头,害羞的说,“虽然我在家也经常做饭,但是我确实没有炖过鸡汤,我可以从网上查的。”
  琴姐看着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把鸡放在厨房,我来吧。”
  听见琴姐的话我眼睛亮了亮,“琴姐你会吗?这样是不是太麻烦你了?”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小怜发生这种事我也很难过,刚好可以让我尽力。”琴姐苦笑着说道,听她这么一说,我也有些落寞,可不是,谁会想到小怜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我本来想给琴姐帮忙的,但是琴姐不让我进厨房,我也不好意思就这么呆着,只好把小复式给打扫了一遍,等到我拖地拖得气喘吁吁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来现在还躺在我包里的那张借据。

  我心里骤然一紧,一只胳膊撑着拖把,另一只手抬起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看见琴姐依旧在厨房忙碌着,我咬了咬牙,有些狐疑的问道,“琴姐……”
  “怎么了?”琴姐没有回头,直接问我。
  我嘴唇动了动,心想没准琴姐知道呢,“琴姐,我想问问你最近小怜的父母还有没有再来找过她啊?”
  “怎么这么问?”琴姐的声音变了变,转过身来看着我。
  我尴尬的笑了笑,“就是觉得不太放心,所以才问问你。”

  “哦,应该没有吧。”琴姐皱着眉头想了想,我心里的疑惑却更加深了,这时琴姐去指了指我身后墙上的挂钟,“你看看几点了?”
  我顺着琴姐的手指回头,“七点了。”
  “那好了。”琴姐弯了弯嘴角,拿开锅盖,我瞬间闻到了一阵浓郁的香味,我瞪大了眼睛放下拖把凑过去,倚着门框看着琴姐将鸡汤放到了保温桶里,“琴姐,好香呀。”
  “当然了,我做鸡汤鱼汤可是一绝,保证你吃了这口想下口。”琴姐扬了扬下巴,一脸傲娇。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真的呀。”
  “当然是真的了,我骗你做什么,走,咱们给小怜送过去。”琴姐说着就往外走,到玄关处换鞋的时候琴姐忽然楞了一下。
  我疑惑,“琴姐,怎么了?”
  琴姐蹙眉望着我,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我刚才忽然想起来,好像是前不久的时候小怜的父亲来找过她。”

  “啊?”我瞬间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琴姐。
  琴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好像是上个月,不过我当时问了小怜怎么了,她说没什么让我不用担心,我就没有在意。”
  琴姐的话如同一盆凉水兜头而下,这么说那张借款条子肯定就和小怜的父亲有关系!
  我的心里扑通扑通的,抓着鞋柜的手指也收紧了,琴姐疑惑的看着我,“怎么了?青青,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琴姐探究的语气让我心里一沉,我连忙讪笑着摆手,“没有没有,只是我有些为小怜担心,你也知道她父母都是什么样的人……”
  “哦,这样啊。”琴姐打开门,“算了,反正都过去的事情了,咱们还是赶紧去医院吧。”
  琴姐无所谓的往前走着,而我却像是掉入了冰窟,全身都冷的颤抖,我背后出了一层冷汗,这么看来小怜一定是又给他的父亲还了怒债。
  我胸口像是堵着一团棉花一样呼吸困难,嗓子眼也越来越细,像是溺水一样。
  感觉到身下炙热的恶心抵着我,我当然知道那个是什么,当时我整个大脑一片放空混浊状态,但是因为包厢的灯光是昏黄的光纤,所以其他人可能根本就看不出来发生了什么。

  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是旁边是那人恶心的气味,“不就是让你去给傅少倒酒么,你这么不愿意离开我?那么就在我腿上坐着好了。”
  说完他暧昧的冲我笑了笑,那张油量的脸凑到了我面前,粗糙的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在我身上游走起来,吓得我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求救的看着傅经年,可是傅经年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只是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的自斟自饮。
  这时周围的人也跟着起哄,“哟,王经理,你看看你今天真是艳福不浅呀,这妹子看着这水灵劲儿!玩起来一定很爽……”
  “是啊,你玩过了可别忘了我们啊……”
  他们萎靡的话像刀子一样钻进我的耳朵里,让我胸口发闷,一阵恶心,却又不敢反抗。王经理的不安分让我如坐针毡,我都快哭出来了。
  这时只听见傅经年将酒杯放在桌上,那掷地有声的声音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我惊恐的看着他,这里如果有人能救我的话那么就只有傅经年了。
  只见傅经年刷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傅经年,我眼眶中渐渐有了湿意,听见有人问道,“经年,你怎么了?”
  “肯定是王经理的动作太大了惹得经年不高兴了,王经理你注意一下呀。”那人说着哈哈大笑,一脸的戏谑。
  傅经年凌厉的目光直接甩了过去,吓得说话的那人立刻尴尬的闭上了嘴巴,低头慌乱的假装找什么东西,傅经年轻哼一声,声音低沉沙哑,却是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她的滋味确实很好,怎么你们也想要尝尝?”
  我心下骤然一紧,因为傅经年说这话的时候虽然嘴角噙着一抹笑容,但是眼中却是如同更古不化的寒冰一般,让人从里到外一阵寒冷。
  身后抱着我的王经理砰的一下直接将我拽到了旁边的位置上,手足无措地说,“经年,这……她是你的女人?我们不知道啊。”
  其他人也是满脸虚汗,“经年,有什么话咱们不能好好说,咱们都是在远思集团工作的,大家都是同事,闹得太僵了不太好吧?”

  傅经年眯了眯眼睛,我知道这个时候一般是傅经年比较生气了,果然,傅经年唇边邪魅一笑,“好啊,你把你老婆拿出来给王经理上一下,我就继续跟你喝酒。”
  那人脸色立刻灰败的跟什么似的,竟然一下子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酒杯。
  他们都是远思集团的人,意味着大部分都是傅经年的手下,怪不得傅经年这么霸气侧漏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