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23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呢。塔克石油公司这次参与三方造船厂合资项目,我私人关系所起的作用并不大。主要还是方圆天下咨询公司那边的关系发挥了作用。方圆天下这家信息咨询公司与很多国际上大公司都有合作关系,这个三方合资兴建造船厂的方案就是方圆天下咨询公司综合各方面因素之后提出来的,塔克石油公司有资金有实力,不过在国内石油领域的投资受到的限制依然比较多,所以塔克石油公司也希望在其他领域打开局面,所以顺势参加了这次三方合资兴建造船厂的项目,不过塔克石油公司的业务重点还是石油能源领域,造船厂只是他们多元化经营的一个试水项目。”包飞扬说道。

  包飞扬知道,冼超闻问这么多,除了想要打听他和塔克石油公司之间的关系之外,也有顺便帮他营造声势的目的。
  果然,听到包飞扬这样说,包括薛绍华在内,好几个常委都略显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他们现在才明白,包飞扬为了将韩国山水公司这个合资造船厂项目弄到海州来,到底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不但让方夏陶瓷集团出面,还动用了塔克石油公司这张底牌。
  如果只是方夏陶瓷集团的话,就算他们资金充沛,恐怕也没有办法参与山水集团对大东造船的收购,无论是韩国民间还是还过政府对美资与华资的态度差异很大。甚至就是到华夏大陆地区合资建厂,山水集团也未必会选择方夏陶瓷集团,毕竟方夏陶瓷集团主营的陶瓷业务与山水集团并没有什么交集。
  但是塔克石油公司就不一样了,油轮和天然气船向来是造船厂的主要业务之一,双方有这个潜在的业务关系存在,也就很容易达成合作了。
  包飞扬拉上方夏陶瓷集团、又拉上塔克石油公司,才最终说动韩国山水集团来海州地区来考察,可见包飞扬对这次三方合资造船厂项目一定是势在必得。

  就算是韩起文心里对包飞扬有再多怨气,这时候也不会跳出来唱反调、搞破坏,因为韩起文心里也都知道这个合资造船船厂项目对海州的重要性,别的不谈,三千万美金的投资就实打实地放在那里呢!更何况市委书记薛绍华已经明确表态,要求海州全市上下全力配合包飞扬把这个三方合资造船公司的项目留在海州呢。
  不过包飞扬接下来提出来的第二个要求就又引起了争议。
  包飞扬刚才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市里要将造船业作为战略性的支柱产业写入到海州市的发展规划当中,并以这个为要求,支持造船业的发展。对于这一点,既然市长陈玉清都不表示明确反对,在座的其他常委们都没有什么异议,反正就是纸面规划,市里的规划几乎每年都要修改,现在写进去,也不代表海州市一定会按照这个规划区做去执行什么,甚至有的常委会觉得包飞扬之所以让市里发展规划写入这一条就是为了把韩国山水公司给骗过来。

  这第一个要求是修改发展规划还好说,可是包飞扬提出的第二个要求却是对海州市里现有的修造船产业进行整合。其实单纯的进行修造船厂的整合,这也没有问题,毕竟现在海州的几家修造船厂都不大,实力薄弱、效益也很差,借机进行整合也不是不可以。
  大家的分歧主要集中在如何整合上面,包飞扬提出来的方案就是将海州这几家修造船厂的优势资源集中起来,如果山水集团对这些优势资源满意,海州政府就可以拿出来进行四方合资,至于剩下的那些修造船资源,包飞扬的意见就是能卖的就卖、能砍的就砍,可以在海州市发展几家私营兴致的修造船厂,实现灵活经营。
  “我很怀疑这个方案的可行性。”韩起文明确表示反对:“你说将优势资源剥离出来进行合并,那剩下的就是一些没有价值的东西,这样的东西又怎么卖得出去?以前就搞不好,现在只剩下差的了,还怎么灵活经营?怎么还能经营下去?”
  包飞扬道:“彼之敝草,我之珍宝,情况不一样,自然也不能够一概而论,市里进行资源整合,是要整合出一家有规模优势的大型修造船厂,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可能就是管理、工程人员和熟练工人,而原有陈旧的设备和型船台可能并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对个体私人修造船厂来说,这些设备和船台就还能够发挥作用。我想还是可行的。”
  “即使是陈旧的设备和型船台,那也不能够随便卖,毕竟那都是国有资产。”市长陈玉清说道:“我尤其不同意将几家船厂的资源都拿出来去跟外商进行合资。那以后我们海州市还能不能自己造船?是不是都要什么产业都要依赖外国人?飞扬同志这个提法,我认为这极为不妥当。”
  陈玉清颇为严厉地看了包飞扬一眼,心中甚至怀疑包飞扬提出这个要求是不是为了向和他关系密切的方夏陶瓷集团输送好处。

  包飞扬当然不知道陈玉清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对于陈玉清反对卖船厂的想法能够理解。国内总有那么一批人,宁可把设备厂房闲置到报废的地步,要不愿意发挥这些闲置设备厂房的最大价值,把这些资产盘活起来。交给更需要地方。他只是一开始没有想到,看似对经济有自己独特见解的女市长陈玉清竟然也是这样的人。这样保守陈旧的市长来掌管海州市经济。显然不是海州市干部群众的福音。

  包飞扬斟酌一下措辞,向陈玉清解释道:“市长,实际上咱们海州这几家船厂现在也没有什么造船能力。当然,我提出的和韩国山水集团、方夏陶瓷集团以及塔克石油公司合资只是一个备选方案。并不是一定要和他们这三家公司合资,即使是和他们这三家公司合资,也不一定就是拿出咱们海州市全部几家修造船厂来合资。”
  “不管是部分合资还是全部合资,总之我不同意这个做法,国有企业应该做大做强,不能就这么简单地一卖了之。”陈玉清说道。
  ≮陈玉清看来,海州市现在的六家船厂,除了海军修理所不归地方管,其他五家修造船厂分属不同单位。也不能强求一定要整合到一起。如果要对海州市这几家修造船厂进行整合的话,陈玉清认为,海州船厂与海州外轮航修厂可以合并。打造新的海州船厂。…
  其实陈玉清嘴上说的强硬,什么全部合资部分合资都不同意,其实在内心中未必不同意部分合资。如果韩国山水集团愿意和海州方面进行合资的话,可以在墟沟造船厂和海东船舶修造厂这两家地方船厂当中选一家出来和韩国山水集团进行合资。这就叫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先把价码开得高高的,到时候再自己后退一步。既能够显得自己大度雍容,也算是照顾到包飞扬所提出的方案。
  果然。当薛绍华站出来支持包飞扬提出来的合资方案的时候,陈玉清勉强后退了一步,如果薛书记也坚持想要把海州市几家修造船厂进行整合,拿出来和韩国山水集团进行合资的话,可以从在墟沟造船厂和海东船舶修造厂这两家地方船厂来作为和韩国山水集团合资的对象  。
  听到陈玉清提出在墟沟造船厂和海东船舶修造厂这两家地方船厂选出一家和韩国山水集团进行合资,包飞扬不由得大摇其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