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23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看了一眼满脸怒火的韩起文,说道:“韩市长,我当然知道半年时间有多长。更何况我说的是最长不超过半年,并没有说一定要到半年后,外商才会到我们经济开发区去考察。至于说在我任期内能够完成投资协定,我现在也没办法给韩市长您列出一个具体是数额,但是我保证,绝对比市里给我定下的目标数额要多的多!”
  见包飞扬不老老实实地低头认错,反而还和韩起文顶撞起来,陈玉清就按捺不住内心的怒火。
  “包飞扬,请注意你的态度!”陈玉清态度严肃地说道:“招商活动的任务,你要用半年时间去完成,那是不是以后市里要安排什么工作,大家都可以讨价还价?”
  包飞扬抬头望着陈玉清,态度平静地说道:“这一次招商活动,临港经济开发区的成绩不及预期,这是客观事实,原因我刚刚也说了,是因为我对临港经济开发区的招商策略进行了调整。因为是临时调整,没有时间准备,所以大家仓促上阵。效果难免不理想,所以这个责任我应该承担,市委怎么处理我我都接受,并没有讨价还价的意思。”

  “不过我希望市委考虑招商活动与临港经济开发区的情况,再给我们一个将后续工作做下去的机会,可能这两三天开始,就会陆续有我们在东南亚联系的投资商过来考察。招商活动的效果也会逐渐体现出来。”
  陈玉清皱了皱眉头,包飞扬说愿意承担责任。却又口口声声说招商活动的效果很快就会出现,鉴于他以往曾经创造过的奇迹,没有人会否定这种可能,他完全可以在一个月以后。半年以后,突然找一个大项目过来,然后说着就是当初去东南亚招商的成绩,只不过当时没有签约,因为对方还要考察,双方还要交流等等,才会拖了那么长时间。如果现在如果陈玉清在常委会上坚持要对包飞扬做出处分,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就要成为一个笑话。

  “临港经济开发区在东南亚签订的投资协议太少。组织上肯定要进行批评和处分,当然批评和处分是为了今后将工作做得更好,如果今后你们能够利用这次去东南亚取得的成果争取到更多投资。市里也会进行表扬  。”陈玉清说道,她将招商活动分成了上半场和下半场,上半场成绩不好,就要处分;下半场成绩好,可以再奖励,并不冲突。也就化解了韩起文的怨气。…
  “至于这一次对临港经济开发区怎么处理,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希望飞扬同志你要认真交代,那就是你提前从东南亚回国,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如果这件事你没有办法交代清楚,也就意味着你很可能是因为害怕承担责任提前离开,那么我认为对于这样没有担当的行为,必须要进行严惩。”陈玉清说道。
  韩起文马上说道:“不错,包飞扬你离开的时候,并没有说清楚离开的原因,当时我并不同意让你离开,但你还是离开了,这也是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必须要进行处分。”
  “对,你要将这个事情说清楚。”陈玉清点了点头:“虽然薛书记刚才为你解释,说你回国是为了招商,但具体是什么情况,你要向领导们说清楚,否则我们很难相信这不是你找的一个借口。”
  包飞扬看了薛绍华一眼,薛绍华向他点了点头,示意他放心,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如果陈玉清、韩起文还是不肯放手,他可以为包飞扬担保,只是那样一来,双方的误会更深,不利于开展工作。
  包飞扬在来的时候已经想过这个问题,涂晓明那边还没有给出准确的消息,山水船业的情况还不适合公开曝光,所以到现在为止,海州市他也只跟薛绍华讲过,就连秘书长高金荣都不清楚具体情况,虽然说这件事情包飞扬至少已经有九成的把握了,但是没有接到涂小明最后的消息之前,包飞扬是不会在常委会这种人比较多的场合讲出来的。否则万一韩国那边出了个什么意外,涂小明没有和山水集团那边最后敲定。那么一旦这个消息从常委会上流传出去,让通城或者沪城那边获知,他们肯定会派人到韩国去和山水集团接触。以通城和沪城造船产业的实力,他们很可能开出比海州这边更优惠的招商条件,到那个时候,临港经济开发区岂不是落了个鸡飞蛋打?所以这个时候,包飞扬无论如何都不能把山水集团的名字讲出来的。

  “陈市长,大概的情况,我已经向薛书记、昨天也向陈市长你以及和韩市长汇报过,我再简单说一下。”包飞扬说道:“这次之所以临时回国,是因为我从方圆天下信息咨询公司得到一些日韩造船业有可能到大陆地区投资兴建造船厂的信息,这家公司是专门做信息咨询的,大股东就是我在望海时候合作过的方夏陶瓷集团,他们一直帮我留意相关的信息。”
  “就我得到这些信息,确定这次对我们临港经济开发区来说是一个好机会,因为日韩地区一家规模不小的造船厂因为资金问题濒临倒闭,正在寻求被其他公司收购。”
  “这是一个好机会。我想通过方夏陶瓷集团与一家有意收购那家濒临破产的造船厂的公司接触,当然方夏陶瓷集团本身并没有造船业务,另外日本和韩国对于华资收购他们国内的企业也会有一些限制。方夏陶瓷集团不会直接收购这家濒临倒闭的造船公司,但是方夏陶瓷集团可以与日韩其他公司合作,支持日韩其他公司收购这家造船公司,条件是收购完成以后,将部分产能转移到人工、材料、税收等各方面都有优势,可以降低生产和营运成本的海州。”

  “目前的情况是这样的,方夏陶瓷集团已经物色到一些合适的合作伙伴。正在与对方进行接触,应该很快就会有一些成果出来。”…
  “但是大家都知道。我们海州市在造船上并没有太大的优势,别的不说,就是和临近的通城比,我们的劣势也很明显。如果通城市知道这个情况。也跟我们竞争,且不说我们最后能不能竞争地过通城,即使竞争的过,我们额外付出的成本也会将非常巨大。。在这样的情况下,能不能抢先和对方达成合作协议一步,就显得很重要。”
  韩起文不由皱了皱眉头,包飞扬的解释很合理,为了保密的需要,所以他不能说  。至少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而且包飞扬也交代了一些关键地方,那就是这件事涉及到方夏,大家可以去求证。
  但也让他感到很不舒服。考虑到常委会人多。包飞扬对一些情况故意不提是出于对信息外泄的担心,那么包飞扬此前甚至都没有跟他提过这些情况,显然是将他也防着了。
  韩起文感到十分生气,他堂堂海州市副市长,难道还不知道哪些事情能说,哪些事情不能说?
  韩起文看了陈玉清一眼。薛绍华愿意为包飞扬担保,显然是早就知道这件事。而陈玉清看样子也不知道,想来她的心里也不会高兴。
  陈玉清确实很不高兴,她觉得包飞扬这显然是在找借口,不过这次搬了一个方夏陶瓷集团出来,大家都知道包飞扬与方夏陶瓷集团的关系很好,方夏陶瓷集团完全有可能为他打掩护,反正最后说没有办成就行了。
  “薛书记,包飞扬所说的情况请问您清楚嘛?”陈玉清看了薛绍华一眼,想知道薛绍华敢不敢为包飞扬作担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