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9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事儿让张文定大伤脑筋,但还不至于打消他的积极性,无论如何他也要实现自己既定的目标,而且还要巧妙的化解这些危机。
  从刚来燃翼的时候到现在,他都一直在向着目标前进。只是,他没想到,他的对手居然开始走群众路线了,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在他现在的位置,本身的权力有些尴尬,所以一直都是走的群众群线,靠的群众基础。可现在,对方直接就来了一招釜底抽薪,想要让他彻底丧失群众基础。
  他到燃翼县了之后,打得最多也是最得心应手的一张牌就是亲民。他就是靠着亲民二字站稳了脚跟,并且形成了自己的力量。
  这一次,是有人想要坏了他的根基啊!
  张文定凭借自己的智慧化解了这场危机,但这并不代表着以后的路就是一帆风顺的。在这件事上,他决定要重点调查一下,这个有点意思的派出所所长很关键,但他现在还不能直接给所长下命令——形式还不明朗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这中间还隔了一个公丨安丨局呢。

  如果他和温大奎熟悉了,直接一个电话是没有问题的。
  但现在,他对温大奎还没有到那种信任的地步。直接绕过公丨安丨局给一个派出所长对话,这是在撩拨许多人的神经线。
  公丨安丨局本身也不是吃素的,而且,这个部门里,各种关系肯定都不简单。
  在这种不简单的关系下,还有温大奎这种人跳出来,他觉得,这事儿真是越来越显得不简单了。
  想着这些,他对温大奎的怀疑又排除了一点。怀疑不可能一下就去除,但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总会有一个倾向的。
  既然温大奎能主动承担重任,没两下子他是不敢冒这个险的。
  张文定更加倾向于温大奎是想攀上他这个县委副书记,而不是想害他——如果温大奎想害他的话,不抓人就可以了,在抓人的时候随便使点小手脚也能够给他造成极大的麻烦。
  所以,思考了良久,张文定更加倾向于相信温大奎。
  县委里,张文定在思考,派出所里,温大奎也在转动脑筋。
  温大奎心里明白,这次行动意义重大,他去县政府门口是理所当然名正言顺的,但在县局领导没有发话之前,居然当场抓了人,这就太过了。
  如果这一次不能够得到张书记的信任,那他屁股底下那个所长的位子,恐怕是保不住了的。而如果这次的事情得到了张书记的赏识,那别说屁股底下的位置了,纵然是再进一步,也不是不可能。
  温大奎做事很有魄力,他这次打算放手一搏,能得到张文定的赏识最好,那也是自己最想要的结果,得不到他的赏识,就算是得罪了某些人,温大奎也认了。
  自己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事,到头来还不是在派出所?
  如果这次不博一搏,恐怕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
  大风险的同时,也有着大机遇嘛。
  温大奎没让张文定失望,他在公丨安丨系统混了这么多年,又是派出所长,搞审讯还是有一套的。
  公丨安丨系统有一套自己独特的审问方式,作为一个在公丨安丨系统摸爬滚打了多年的人,温大奎更是把审问这道程序练得炉火纯青,仅仅用了一个小时的功夫,被抓的几个人便开始松口了。
  几个人分别交代,他们都是县城来的,说有个外地人给了他们一笔钱,让他们去村里宣传一下药厂污染的事,而且告诉他们,事情闹得越大越好,闹大了,还有奖励。

  这个消息无疑给了温大奎很大的鼓励,他想得到的就是这样的说法。
  刚开始抓人的时候,他就猜到了这几个陌生的面孔出现在人群里肯定有蹊跷,虽然他的这个想法不是很肯定,但从警这么多年,直觉告诉他,在这几个人嘴里,应该能得到点什么。
  现在几个人开始交代问题了,温大奎喜出望外,同时他也不敢怠慢。
  进一步审讯之前,他也考虑了几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投资药厂的老板惹到了这个所谓的外地人,他们报复,所以才发动了群众去闹,第二种可能,项目是张文定引进的,这件事不是针对药厂老板,而是针对张文定的。
  但不管是哪种可能,自己若是能把这件事查明白,在张文定面前,他还是能立个头功的。
  毕竟,他想攀上这尊大神,没点实打实的消息,是没有说服力的。
  当然,几个人交代的这点皮毛,对温大奎来说还远远不够。
  但是,这也是一条重要的线索,是一个方向。

  他想要的是找出幕后之人,就算是这个外地人指示他们干这件事,那也要扒拉出这个外地人的底细,单单听他们说这些,是没有一点用的。
  只是,在问到那个外地人是谁的时候,几个人一口咬定,不认识。
  温大奎的脾气恨不得扒了这几个人的皮,但这也在温大奎的预料之中。虽然审出了一点门道,但最敏感的地方却被卡主了,可即便他亮出了看家本领,但还是还没让这几个人松口。
  这个,也许是那几个人真的不清楚那个外地人的底细——拿钱办事嘛。

  当然了,也有可能那几个人撒了谎,刚才的话只是去误导他。不过,就算是那几个人撒了谎,他想要从那几个人的嘴里掏出真实情况来,也还是需要时间的。
  温大奎觉得现在跟张文定汇报还为时过早,这次他是给自己立下了军令状,不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所以,得不到确切的线索,他不敢轻易的打扰张文定。
  最重要的是,他害怕前功尽弃,如果这个时候汇报了,张文定就会以为他就这点本事了。

  当然,温大奎也不是黔驴技穷,他现在已经掌握了这几个人的基本信息,便交代手下的人去洗洗这几个人的底。等洗清楚了这几个人的底,说不定能找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同时有一件事让温大奎感觉有些怪异。
  理论上来说,自己把人带回来了,县局应该来提人才对,就算不提人,局领导也应该打个电话吧。然而,局里仿佛压根就不知道这个情况似的,没一个人给他打电话。
  虽然这不是程序上的规定,但事情搞得这么大,都闹到县政府了,县公丨安丨局理应插手。可到现在,县局竟然连个电话都没打。
  这件事不得不让温大奎往深里想了想,可他以前只是听说张文定的一些事情,面对这件事,他也不敢轻易的去猜测。万一猜不准,判断错了,得罪了人不说,到最后自己怎么死的估计都不知道。
  派出所的几个老公丨安丨去洗几个小年轻的底,途径还是很丰富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