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7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叹口气:“不好说,但应该可能性不大。以前我和他们并没有直接接触,等到一碰面以后,他们就直接找我麻烦。”
  “这回你更要麻烦了,就编制这个事,也不知要得罪多少人呢。”宁俊琦忽然又说,“怪不得呢,刚才郝姐说,她给民政局打电话汇报冰雹的事,对方说让你找孙局长呢。”
  楚天齐骂道,“真他*娘的,他把公权当成谋私的工具了。”
  “别管他,你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宁俊琦说,“对了,即使关手机、不接电话,也未必能解决问题,说不准他们该找上门去了。”
  “笃笃”,敲门声响了起来。
  “不说了,有人敲门,八成是找上门来了。我先挂了。”说完,楚天齐挂了手机,并迅速关掉了。
  轻轻拉开屋门,走出外间,敲门声更清晰了,还伴着有人说话的声音:“楚主任,你在吗?……你肯定在的,你的司机还在一楼保安室呢,我都看见了。”
  这可怎么办?人都堵在门口了。默念了几个“怎么办”,楚天齐又重新走进里屋,过了一会儿才又出来。
  敲门声还在继续,说话声也没停。
  “进来。”楚天齐对着门口方向说道。
  屋门一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是县规划局葛局长,他笑咪*咪的径直奔楚天齐而去,嘴里说着:“楚主任,找你可真难呀。”
  “葛局长,不好意思,刚才去洗手间了。”楚天齐伸出右手,和对方握在一起,“快请坐。”说完,楚天齐张罗着去给客人弄水。

  “不客气,楚主任,说完几句话就走。”葛局长直接开门见山,“我有一个小表弟,叫温秀坤,这次也想进企业局,简历你这儿应该也有。请楚主任……”
  “笃笃”,敲门声响起,打断了葛局长的话。
  “进来。”楚天齐说道。
  屋门打开,办公室主任要文武走了进来,直接走向楚天齐,边走边说:“主任,徐县长说有急事找你,打不通你电话,就打办公室去了。”
  “徐县长找?没说什么事?”楚天齐反问。
  “我哪敢问?反正就觉得她挺生气,让你马上去办公室找她。”要文武说的也很急。
  “好吧。”楚天齐说完,站起了身。
  要文武这才看到葛局长,和对方打过招呼后,走了出去。
  “葛局长,你刚才说的事,我知道了。我得去徐县长那儿了,要不你先回?”楚天齐说的很委婉。
  主人要出去,客人自然不方便再待着了。尽管葛局长不情愿,但还是站起身,说道:“楚主任,拜托了,互相帮忙。”
  不再费话,楚天齐把客人送下楼。客人上车后,他也坐上单位的“现代”车,出了开发区。
  刚才要文武二次进入主任办公室,是和楚天齐演的双簧,是他按主任电话吩咐演的,目的就是助主任脱身。
  等楚天齐送葛局长的时候,才想到确实应该去找徐县长,便也上了车,奔县政府而去。
  来到县政府,徐敏霞正要出去,但还是给了楚天齐五分钟时间,让他有话快说。
  “徐县长,中小企业局编制的事,非要求对应到人名,我可做不了。”楚天齐开门见山,“一下午的电话都打爆了,先是打手机,手机关了后固定电话又响,拔了电话线就直接上门找,真没法弄。”

  “做不了也得做,我也没办法,这是上头定的。”徐敏霞说着,拿出两张纸,“你看看这个。”
  楚天齐接过来,见上面写了很多人名,还对应着一些职务。仔细看过后,才明白,是对一些关系户做的记录,既有被推荐人的名字,也有对应推荐人的名字或职务。
  “小楚,这些名字都是一些关系户,企业局八成的人应该都是从这里边产生的。你看到了吧,这些推荐人大部分都是县委常委,要不是就是实权副县长或是部门负责人。如果他们推荐的人进入不了企业局,肯定在常委会上通不过,你还得重弄。”徐敏霞说,“当然,这些人的数量远远超过两倍的要求,还是需要你甄选,这就靠你平衡了。另外,肯定还有一些实权人物找到你头上,也需要适当考虑一下。”

  “徐县长,既然已经有了这么一份内部名单,为什么还非得把我夹在中间呢?”楚天齐很是委屈。
  “面对现实吧,想推是推不掉的,现在你就想想如何把麻烦降到最少,才是最根本的。”徐敏霞语重心长的说,“这事确实让你为难,但也不见得是坏事,以后再遇到类似的问题,你可能就能得心应手了。”
  “还以后?我可不敢了。”楚天齐无奈的说,“不过,时间也太短了。”
  徐敏霞摇摇头:“小楚,这你就错了。时间越短越好,如果再加十天的话,恐怕你就把全县人都得罪到了。行了,我有事得出去,你也走吧。”
  “好吧。”楚天齐拿起名单,放到包里,向外走去。
  “小楚,名单千万不能泄露。”徐敏霞叫住了楚天齐,“要不这样,你那里要是实在找的人太多,干脆就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去弄。等到过了十一号,你把编制名单一上交,自然就没人找了。”
  见对方这么关心自己,楚天齐还是挺感动的,谢过徐敏霞后,出了政府办公楼。
  按照楚天齐要求,厉剑把汽车开出政府大院后,没有马上回开发区,而是开到了一条小巷口。

  不一会儿,雷鹏开车赶了过来。楚天齐上了雷鹏汽车,厉剑开车走了。
  “你这家伙弄的这么神神密密的,是要去盗墓,还是要去会你的前女友,要不是就是找老情人?”雷鹏嘻笑着。
  “去你的,是这么回事……”楚天齐对雷鹏没有隐瞒,讲了自己遇到的事。
  雷鹏听完,调侃着:“这家伙牛的,权利这么大。”
  “要不你试试?”楚天齐反唇相讥。

  雷鹏叹了一声:“咱不够格,全县就出了你这一个双料主任。”
  楚天齐哭笑不得:“你就损我吧。”
  暴雨后的第二天,玉赤开发区办公楼前成了临时停车场,不时有各式车辆进进出出、停停走走。有的停个几分钟就走了,有的停放时间较长,一停就是好几个小时。
  人们发现,不只是车辆来往频繁,主任办公室门口,几乎就没断过有人。有时是四、五个,有时只是两三个,还有时就是一个人。反正只要是开发区人员到三楼,都会看到有人在主任室门口徘徊或停留,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一直没走,还是又早早来到的。
  来的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些面熟,有些没见过,有些还经常在电视上露脸。他们也不只是在主任办公室门口徘徊,各副主任办公室也是他们光顾的场所,但都是待上一会儿,马上就出来。
  日期:2017-01-09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