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7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民政工作虽说要公平、公正,但也避免不了适当倾斜,有时就是一句话的事。”说到这里,对方话题一转,“楚主任,企业局编制还没满吧,燕小秋那是我外甥女,还请楚主任多关照一二。”
  燕小秋?楚天齐在大脑中搜索着,刚才好像有这么一个名字。便随意应着:“哦,有这么一个人。”
  “楚主任,拜托了。彼此关照、互通有无嘛!”对方说完,挂掉了电话。
  “这家伙,这是要干什么?”楚天齐嘟囔一句,把手机放到桌上。
  坐在椅子上,楚天齐继续看着那些人的档案。
  刚没看了两份,手机又响了。

  楚天齐看到是一个似曾相识的号码,就按下了接听键。
  “楚主任,您好,我是接待办小杨。”手机里传出一个女孩的声音。
  “小……杨主任,您好,您好!”楚天齐急忙应答着。
  “上次那场招商会还行吧。近期要不要搞?如果有需要的话,您尽管说话,这次规模可以再扩大一倍。您放心,客户资源、营销渠道我都有。”说到这里,女孩声音一转,甜甜的说,“楚主任,杨鹏程是我弟弟,我叔叔家孩子,大学学的是企业管理,请多多关照。”

  杨鹏程?好像有这么个名字。楚天齐便随口答道:“哦,我知道了。”
  “拜托了,楚主任,今天有时间吗?晚上我请你坐坐。”女孩的声音又甜了好多。
  “这几天我都要加班,谢谢,不麻烦你了。”楚天齐婉言谢绝。
  女孩声音再次传出:“好吧,那就改天。拜托了,拜拜!”
  说了声“再见”,楚天齐挂断手机。
  刚才打电话女孩,是玉赤县政府办副主任兼接待办主任,负责政府接待工作,有很多商届和政界资源。在上个月的时候,开发区搞了一个小型的招商洽谈会,这个杨主任也给介绍过几个客户。
  手机刚放到桌上,又再次响了起来。楚天齐看了一下号码,似曾相识,不用说,应该和刚才那两个电话是一样内容。
  果然,电话一接通,对方就自报家门,说是扶贫办赵主任。对方先是扯了一点儿闲篇,马上就说出了打电话的主题:侄儿想进企业局,请楚主任照顾。楚天齐不置可否,“嗯”、“啊”答应几声,挂断了电话。
  这样可不行,手机妙变成了走后门热线,自己也成了接线员,还怎么干工作?这样想着,楚天齐按下了关机键。手机响了一声音乐,彻底没了动静,屏幕也变黑了。
  楚天齐长嘘一口气:这下可以干点活了。
  这口气还没喘匀,桌上固定电话又响了。楚天齐一看来电显示,号码熟悉,是电力局的候局长。
  接还是不接?当然不能接。不用说,肯定也是那个事。拿定主意,楚天齐就任由电话响着。
  电话铃声很大,当然无法工作,楚天齐只能任由它不停的响,就坐在那里看着。
  好不容易铃声停止,新的一拨响动又来了。看了看来电显示,又是一个新的号码。
  就这样,固定电话铃声不断,此起彼伏,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根本就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哎,太烦人了,让它也歇会。这样想着,楚天齐拿过话机,把电话线也拔了。
  拔掉电话线,屋里一下子清静了。楚天齐大脑很是清醒,也似乎明白了柯兴旺的用意。
  “笃笃”,敲门声响起。
  楚天齐心中一惊:难道这些人找上门了?
  正自疑惑,门外响起了说话声:“主任,在屋里吗?”
  不是那些人。楚天齐心里一松,说了声:“在,进来吧。”
  屋门推开,要文武走了进来。
  “主任,你手机打不通,固定电话也没人接。”要文武进门就说,“宁书记找不到你,就打了我的手机,她让你赶紧给他回电话。”
  楚天齐一笑:“别提了,不敢开机。行,我知道了,有别的事吗?”
  “没有了,就这事。”要文武说道,“我先走了。”
  见楚天齐点头应允后,要文武退出了屋子。
  打开手机,刚要拨号,“叮呤呤”铃声响起,一个电话号码跳了出来。来电显示不是宁俊琦的号,楚天齐直接挂断了。然后,迅速拨打了宁俊琦的号码。
  “你怎么回事?手机关机,固定电话也不通。”宁俊琦声音传了过来,语气满是埋怨,“刚才下那么大雨,我怕你在外面,怕你有危险。”

  “别提了,是这么回事……”楚天齐边说边走进里屋,关上屋门。详细讲了张副部长来传达的命令,也说了县长今天正好外出学习,最后讲了那些打走后门电话的事。
  “哦,是这么回事。”宁俊琦停了一下,又问,“你有什么感想?”
  “哎,能有什么感想,被人算计了呗。在让我当这个筹备处主任的时候,没准柯兴旺就安上了这个心,看似把权利交给了我,其实根本就是为了把矛盾转移到我这里。这样的话,不但替他们分解了压力,更重要的是让我把人得罪到,真正的受累不讨好。”
  宁俊琦分析着:“是呀,应该是这么回事。安排人的事,本来不应该是你的活,他却宣称让你干。当人们知道后,就认为可以找你走后门,就会想方设法找你,这么多人找,你哪能应付的过来?如果你完全按照程序办,那么至少会有九成的人被你得罪。如果你考虑他们的诉求,也根本考虑不过来,还会得罪大部分人。无论你考虑或是不考虑这些人的诉求,你都会成为众矢之的,大家都会群起攻之,也就可能弄臭你。这只是他的目的之一。

  如果你要真是考虑了个别人的诉求,那么他又会把这当成你的把柄,紧追不舍。如果坐实你有徇私舞弊的行为,那么他就会动用组织手段收拾你,这样的话你就更被动了,弄不好会栽大跟头。无论你怎么做,这几乎都是一个死局,从把筹备中小企业局人事权给你的那一天,已经注定这样一个结果了。只是当时我们都没有看到这些,或者说当时也根本就没拿这当回事,还傻乎乎的当成是一种权利呢。这是他更重要的一个目的。”

  “这家伙真够坏的。我就奇怪了,我和他有什么仇,他为什么就时时刻刻要收拾我呢?”楚天齐很无奈,“我一直认为是受董建设影响,可是董紫萱已经明确不和我为敌,那她父亲也就没有了和我作对的理由,他的那些属下自然也就不应该为难我。可事实却是,他的下属一直在对付我,包括柯兴旺,也包括孔嵘。”
  “这就说明,也许他们对付你还另有原因,或者董建设也并非因为女儿才要找你麻烦。”宁俊琦道,“会不会你得罪了他们某一个人,而不自知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