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7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就继续说:“退一步说,即使真的出台了这一规划,我想市委,和市政府必定是有相关的保障措施跟进的。如果各位为维护个人的眼前利益而为北江市经济的长远发展制造阻力的话,我想这是更加不明智的举动。另外,孙师傅,哦不,我是该叫你一声孙老板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前年你就曾作为下岗再就业致富的典型被我们的杨喻义市长接待过吧?你的照片上过北江日报,那个时侯你已经是资产百万了吧?你都称自己是穷鬼了,是不是我们北江市数十万贫困人口都是不存在的?北江市的经济没有必要再发展了?”

  杨喻义见华子建言辞犀利,弦外之音已是不言而喻,不由得暗自心惊,这个华子建真是能言善辩啊,杨喻义知道,在很多场合,很多的事情往往都是形式远远大于内容的,比如说华子建与小商品城的业主们的这场座谈会,不过是将大家都懂、都能想得到的大道理当着更多人的面说了出来。仿佛只要如此,心怀不满的人们的情绪便能平复了,一切郁积的矛盾便消迩了。
  但这只是一般人的想法罢了,他们谁都不懂华子建的想法,是的,所有人都不懂,只有饥饿的狼一个人懂,因为书是他写的,华子建真实的想法有两层含义,一个他必须借着这个机会来洗刷自己在搬迁问题上和颜教授等人的牵连,而这个小商品城的围堵政府更是巧合中的巧合,华子建要是不撇清这个嫌疑,就会让李云中认为这一些事件的背后都是华子建在捣鬼,华子建不过是想要达成不搬迁小商品城这个目的,使用出来的阴谋诡计。

  这一点华子建是有自知者明的,本来自己就恶名在外,狡诈已经在某些时候和自己的名字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
  华子建第二个目的,那就是在撇清自己嫌疑的同时,还希望上层,特别是李云中听到,看到这场见面会的情况,让他知道,搬迁小商品城确实是个错误的规划,这比起自己三番五次的找李云中效果更好。
  所以在整个谈话中,华子建就要把持一点,既声色俱厉的面对商户代表,还要留有让他们说话和反击的机会,因为不管是自己的话,还是商户的话,都是要给某些人听的,至于今天和商户们谈论的结果,华子建并不很在意。
  果然,这个孙海波在华子建说完之后,就义正严词的说:“那么听华书记的意思,就是小商品城现在搞得好,我们挣到了钱,所以就应该把他折腾垮吗?我们在引深一点,就是假如现在小商品城并没有红火,生意很清淡,商户都没钱,那是不是就不用搬迁了。好吧,如果这个理论成立的话,那就是说,市委和政府并不想让大家过的红红火火?”
  华子建听的也是一阵的惊讶,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古人诚不欺我。
  没想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生意人,也能找到自己留下的这个隐蔽的漏洞,刚才自己还想接下来怎么引导他走进这个轨道,现在看来不用了,这个孙海波是可以说出很多问题的。

  华子建就摆出了一副冷涩的模样来,厉声说道:“难道搬迁远一点就会搞垮一个商品城?你说的有些危言耸听的,同志,好酒不怕巷子深,我们小商品城既然过去能办好,换个地方也能办好,不就是进货的那些贩子多跑几步路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呵呵,多走路还能锻炼身体呢?所以我不同意你的这个论调。”
  华子建这个玩笑让下面传来了一阵的笑声,但孙海波没有笑,反唇相讥说:“既然是这样的话,一号线也罢,地铁也罢,不修都可以,大家走走路,上班跑跑步,这不是又省钱,又锻炼身体吗?一方两便的事情?”
  这话就把华子建给问住了,明显的,大家看到华子建脸色变了几变,最后铁青着脸,说:“行了,我们现在不扯这些,就说说搬迁的事情,你们口口声声说搬迁对你们影响很大,对北江市也好似一个损失,我倒向问一下,这小商品城有你们说的怎么重要吗?”
  孙海波立即就说了起来,什么小商品城对北江市具有多么重要的意义,很多前来进货的客户也是通过了小商品城才对北江市有了更多的了解,有的后来留在北江市做起了投资和生意,还有流动人口给北江市带来了多少间接和直接的其他收入,还有一年小商品城可以为北江市缴纳多少税费,能带动小商品城外的多少行业,消化多少万人的旧业等等。
  毫无疑问的说,这个孙海波他们是有备而来的,他们说出的数据在很多时候比华子建知道的都详细,你比如说消化就业这一块,华子建知道的只是个大概,但人家孙海波就从几千个商户的产品分类上给出了详细的数据,哪个商品背后有几百人的一个厂子,哪个商品是好几个县联合生产,最后统一组装,一旦小商品城垮了,就会有多少个厂子跟着垮掉。
  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些为小商品城供货的厂子都是一些乡办,街道办的小厂,也就是说,他们没有国营企业庞大的资金和支持,他们解决的也都是下岗工人和无业人员,真的垮掉之后,他们根本都难以转型和重新获得生存。
  华子建自己也是听的暗自心惊,这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要照此说来,一旦这个小商品城真的垮了,不完全是近3千户商户,上万人的吃喝问题,它的背后可以还有几千个,上万个家庭问题,所以华子建这次不是假装,是真的沉默了。
  等对方说完,好一会,华子建才说:“是啊,你刚才说的和我知道的情况差不多,但现在的问题在于这个事情并没有计划和决定,所以你现在有点想当然了,你想一下,我们政府能不顾事实乱搞吧,肯定不可能,你这道听途说的消息很不准确。”

  华子建这话就有点强词夺理了,是没有宣布,没有最后的结果,但人家不来闹一下,最后宣布了在找就来不及了,可是华子建这话对方也一时找不到漏洞的,是啊,万一人家根本都没有这样决定呢?
  孙海波有点犹豫的说:“那华书记你能保证不拆迁小商品城吗?”
  华子建就哈哈的大笑,说:“我只能说现在还没有这样考虑,但你让我保证,我拿什么保证,因为这个工程严格意思上说是省里的,也是国家的,我不过是拆迁负责,但从我知道的消息来说,并没有一定要拆迁你们商品城的设想。”
  华子建是真着眼睛说瞎话,明明就是那样计划的,他现在说的牙板硬硬的,让对方也有点犹豫不定了。

  日期:2016-03-19 08: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