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9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了,温大奎也相当明白,张文定这颗大树攀起来不容易,如果自己不表现出与众不同的一面,没有什么值得张老板重视的,那也是入不了张老板法眼的。

  一行人刚回到派出所,温大奎就接到了刘浩的电话。
  “温所长吗?我是县委办刘浩。”刘浩在电话里自报家门。
  一听是张文定的秘书刘浩,温大奎心里像是被太阳烘烤了一般,暖的有点热。
  他何曾不想跟这个秘书套套近乎,可刚才的情况下,自己没太多机会机会和他拉拢感情,只是谈了些公事,现在好了,他竟然给自己打来了电话。
  幸福来得太突然,赌对了。
  温大奎赶紧答话了:“啊,刘主任,你好,我是温大奎,请领导指示!”
  刘浩没工夫跟他闲扯,把自己称为领导这是个玩笑话,他也懒得理会了,便直截了当地说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温大奎一听,心里更爽了。
  不怕你问,就怕你不问。
  今天这么大的事情,张书记不可能不关注,但以张书记的身份,也不可能亲自打电话问自己这个派出所长,那刘秘书打这个电话,正是情理之中啊。
  这下好了,自己终于看到阳光了,能让张文定惦记上,这就等于成功了一半。
  想到离张文定又近了一步,温大奎赶紧答道:“报告刘主任,人刚带回所里,我们正在组织突审,一有情况,马上就向您汇报。领导还有什么指示?”
  刘浩有点不喜欢这个话。
  虽说温大奎这话说得颇为恭敬,但总给他一种相当油滑的感觉。我和你温大奎很熟吗?说得这么不见外!
  “嗯,抓紧时间。”刘浩说了句,便挂了电话。

  刘浩这个说话的方式,让温大奎感觉这个刘秘书有点难以接触,怎么说话这么冷?
  不过,他关心的不是刘浩,而是张文定,眼前的问题是如何审问,而不是跟这个小秘书一般见识。
  哼!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看看张书记,多平易近人?你刘浩算个什么东西,狐假虎威狗仗人势,有朝一日老子得到了张书记的看重,看你还是不是今天这个嘴脸!
  其实温大奎不知道,刘浩心里那种恐惧感还没完全消散,哪有心思跟他这个所长开玩笑,斗嘴皮子呢?
  刘浩把情况跟张文定汇报了以后,张文定顿时明白了这个所长的意图。
  能从这么多人中发现症结所在的人,业务能力肯定不一般,而且主动把事情揽到自己身上的人,显得做事也有一定的魄力——没魄力行吗?镇丨党丨委、镇政府都没有领导出面的情况,他一个派出所长顶了上去,这已经不是魄力所能形容的了!

  想到芭蕉镇这个情况,张文定又是一阵无语。
  尼玛,芭蕉镇也太奇葩了点吧?就算你们镇里不把我这个县委副书记放在眼里,可群众围的是县政府,你们居然敢不跟着来?不管你们有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可你来不来,却是个态度问题!
  这简直就是红果果地打县政府、打姜富强的脸嘛!
  嘿,特么真奇葩!
  张文定是想破脑袋也想不通这里面的关窍,好在有这么一个主动出头的派出所长,却也让人眼前一亮。

  只要这个派出所长不是别人派来故意搞坏事的,那这次说不定可以在公丨安丨系统中插进去一手。
  当然了,也不能排除,这是有人把这个派出所长放出来,玩一手无间道。
  现在的张文定,考虑问题不得不多方面考虑了。
  不过,他还是认为,温大奎想主动投靠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毕竟,官场上玩无间道,没多大的玩头。
  这个派出所长是可以不来县政府的,当地的事情在当地解决,县政府里出了事,是由县公丨安丨局解决。

  他能主动来县政府,这个态度很不错,他敢自作主张地抓人,嘿,这就是不光是态度问题了,而是很明显地站队——要么是真发现了情况果断出手力挽狂澜,这是要坚定地站在他张文定这边;要么是嫌事情闹得不够大火上浇油,那就是带着目的要跟他张文定作对了。
  如果仅仅只从这件事情的结果上来看,张文定觉得,这个派出所长是想结交他这个副书记。
  但是,芭蕉镇丨党丨委、镇政府没来人,只一个派出所长过来,而且派出所长很轻易的就把事情办好了,人还带回了派出所。这个,就不得不让人怀疑,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当然了,这个猫腻,不一定是针对他张文定,毕竟当时他在出差状态嘛。但也不能排除是不是在针对他,同样的,因为他在出差,想要阴他也是正合适的时机。
  如果这个派出所长真的是想投靠的话,张文定倒也不介意收下。
  毕竟,他在公丨安丨系统还真是没什么人可以用,有一个近城的镇派出所可用,那也是相当方便的。
  如果这个派出所长是别有用心,那他张文定也不是好惹的,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他明白什么叫神仙打架凡人糟殃。
  当然,这些事情都可以往后放一放,眼前最重要的是派出所能尽快的查出幕后的黑手是谁。

  所以,听了刘浩的汇报,张文定就交代刘浩,让他密切关注此事,一定要尽快搞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刘浩点头退出了张文定办公室,心里的惶恐稍安。
  此时的张文定,脑子里其实已经有了大致的轮廓,事件背后是谁,已经隐隐约约有些思路了。虽然他不敢肯定,但这种事发生在这个时间,又是闹得如此之大,如果不是一个有来头的人搞的,肯定不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这种搞法,实在是太出格了。

  张文定觉得,自己已经够仁慈了,可自己居然被人给阴了这么一次。若不是自己反应快,并且出差回来了,那这一次,基本上就栽定了!
  他虽然已经很能忍,但在这件事上,他觉得忍无可忍。
  草!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啊!
  来到燃翼,张文定是怀着一个梦来的,他是想实现他的理想的。他要在燃翼好好的做些实事,让这个顶着贫穷帽子的县走上致富的路子。
  当然了,也可以说他是想要一些扎实的政绩,也可以说他是喜欢虚名,但他确确实实是要做些实际的事情,要实现自己人生的价值。

  做事情,就会遇到困难。
  这一点,张文定早就知道了。别说在燃翼他是个外人,纵然是在随江,纵然有着木槿花的力撑,他的工作也并非一帆风顺。
  有句话说得好,“有困难要克服,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克服。”
  对困难,他是有着思想准备的,然而当困难太大,而且充满着阴谋的时候,却是防不胜防。
  日期:2017-01-09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