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9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领导学习时间,这个一般是针对下属的,不是针对秘书的。刚才张文定这样对刘浩,这个也算是有意无意间用了一下吧。
  把看完的文件往桌边一推,张文定终于抬起头,看着刘浩道:“对了,刚才你跟我说那个芭蕉派出所的所长,叫什么来着?”
  这个问题的由来是刚才在来县委的车上,刘浩说了今天出手的警力不是县局的,而是芭蕉派出所的所长带队的。
  但是,在车上的时候,张文定正在考虑更深层的问题,没有多问这个事情。
  现在,张文定就想细问一下了。

  就算刚才,他叫刘浩跟进来,其实也只是想仔细问问,并不是刘浩所想的挨批评。
  刚才在车里的时候,他要想许多事情,还要打打电话接接电话什么的,真的没心思也没时间细问什么。
  说起来,刘浩还是比较适合干秘书的。他能想到自己的失误,而且能找到症结所在,已经是很不错了。
  现在,听张文定问了这个问题,他悬在嗓子眼的心一下就落到了肚子里,偷偷地倒吸了一口凉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认真地回答道:“那个芭蕉派出所的所长,叫温大奎,芭蕉镇的书记在住院,镇长出差了。”

  这个话,信息量还是蛮大的。
  张文定轻轻的从鼻子里哼出了一个声音。
  今天这个事情,县里没县领导出面,芭蕉镇丨党丨委政府,也一个领头的人都没出现,只有一个派出所长跟过来,这怎么看怎么透出无比怪异的味道。
  这个情况,太不合情理了!
  这时候,其实张文定有着无数的问题要问。
  当然了,问题要一个一个地问。
  越是遇到大事,越是要冷静。
  每逢大事有静气,这不仅仅只是说一种人生境界,而是真真切切地能够让人从中受益。这一点,张文定已经深有体会了。
  此时的张文定,脑子里想着芭蕉镇丨党丨委政府在这个事情中的怪异表现,脸上却没有丝毫表露,只是看着刘浩,极为平静地问道:“他们抓的几个人,都是些什么人?”

  刘浩刚才因为紧张而沁出的汗珠还没来得及抹去,一听到这个问题,便赶紧回答:“温所长说这几个人不是那边的村民,他说他从来没见过这几个人。所以,所以温所长说先把那几个人控制起来。”
  现在事情到了这一步,当时抓人不仅没错反而有功。但是呢,刘浩却没贪这个功,有一说一。
  张文定仔细地想了想这件事,刘浩这么一说,便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
  看来这件事真如陈娟所说,确实有人在幕后指使啊。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在心里,张文定不可能现在就对刘浩说得那么深,他继续问道:“现在人在哪儿?”
  刘浩刚消了半截的汗,又冒出来了,他不知道啊!
  刚才正准备打电话问呢,张文定没给他打电话的机会啊!

  到了这个地步,刘浩也豁出去了,不得不旧话重提:“这个,我,我马上问问温所长,我现在就打电话。”
  张文定也知道,刘浩一直站在自己旁边,根本就没工夫去了解这件事,所以他并没有怪罪刘浩的意思,但心中的不爽肯定是有的。
  毕竟,刘浩这个工作干得不够扎实,考虑得不够全面。
  于是,张文定皱了皱眉头,道:“嗯,赶紧打电话,问问情况。”
  刘浩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我这就打。”
  说完这个话,他准备就在张文定办公室里打电话的,但在准备打电话的瞬间,他又福至心灵,小心翼翼地退出了张文定办公室,这才开始打电话。

  在县政府的时候,刘浩没有把自己的电话告诉温大奎,但温大奎有结交刘浩之意,自然是早早地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给了刘浩。
  所以,这时候刘浩打电话,都不用去问别人找电话号码。
  温大奎把人抓了以后直接就带回了派出所,而不是留在县城。
  人是派出所抓的,带回派出所调查也在情理之中。可这件事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抓人的地点是在县政府,把人带回派出所而没有交给县公丨安丨局处理,多少也是要承受一些压力的。
  这虽然没有违背工作程序,但聪明的人都知道,他们抓的是一些什么样的人。
  这件事情非常复杂,而且搞不好会牵涉到县里高层之间的斗争,善于明哲保身的人才不会犯傻犯到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
  正确的做法,是不抓人。就算要抓人,也要领导发话。
  领导发了话,抓了人,那也得赶紧把人交给局里去处理。如果局里觉得这山芋太烫手不肯接,那所里没办法,也就只能自己先把人扣着了。
  温大奎没有按最正确的做法去做。
  他并不是傻,也不是不懂游戏规则。他这么做有他自己的想法,主动往自己身上揽事,而是要借这个事情赌一把,他这是想攀上张文定这棵大树。
  这个情况,可以理解为,温大奎这是在站队。
  然而,他这个站队的风险比较大。因为,他想站队,可人家的愿不愿意收他入队,还两说呢。
  所以说,这是在赌一把,赌赢了,自然就入了张文定的法眼,前途远大;赌输了,那这辈子估计都别想进城了。
  不过,他本来也觉得这辈子进城无望了,所以才在张文定身上押宝啊!
  温大奎愿意冒这个风险,因为他自打想攀上张文定之后,便从各种不同的渠道了解过,知道现在县里有不少人投靠了张文定,但是在公丨安丨系统中嘛,目前貌似还是一片空白。温大奎从参加工作起就一直在公丨安丨战线,虽然目前只是乡镇的派出所长,但这个乡镇却是近城的乡镇。
  当然了,芭蕉镇如果不是离县城比较近的话,药厂也不可能设在那个地方了——取的就是离城近,但又是乡下土地便宜这个优势。
  要不然的话,那三个有中草药种植的乡镇都没设药厂,干嘛要设在芭蕉镇?
  生意人算账,都是很精明的。

  温大奎自我感觉,他这个派出所长不如县城里的派出所长威武,但比一般的乡镇派出所,份量却是要足许多的。
  按说,张文定是县委副书记,县里一般行局的副局长,都很难让他重视。但温大奎觉得,从某些方面来讲,自己这个派出所长,比一般行局的副局长,能量要大得多,而且方方面面都可以够得上一点。
  公丨安丨系统的眼皮子杂,而且三教九流都有打交道,最主要是暴力机关,太适合办一些小事了。
  如果自己前往投靠,估计张书记接收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在基层干公丨安丨的,或许说话做事直接了一点,但真要决定了什么事,那也是相当果断的。所以,温大奎遇到了这么一个机会,那就把握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