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3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实上那一次评定的背景,是因为十年混乱之后,许多宗门关闭山门,遁世不出,而官方又有借助这些修行者力量的想法,故而有意做出改变的其中一项措施。
  话虽如此,天下十大里面有了陶晋鸿、善扬真人这样大名鼎鼎的重量级人物坐镇,也有了一定的公信力。
  而这名头经过二三十年的沉淀,也是格外的值钱,威名赫赫了。
  现如今再一次被抛出来,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挤入其中而打破脑袋。
  毕竟,现如今的社会,名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天下十大,这名头听着多厉害?
  据说当初的一字剑平困潦倒,浪迹街头,就是有着天下十大这样的名头,最终也是功成名就,又被慈元阁这样的江湖大商家请为首席供奉,别的不说,至少钱财这事儿,是不用再操心了。
  说到这里,有一说一,修行者也要吃喝拉撒,有的甚至也有一大家子的人要养,衣食住行都得花钱,上面有宗教局看着,又不能做恶,怎么赚钱,这事儿其实很重要。
  当然,混江湖的嘛,有名就有钱,这事儿很简单。
  故而“天下十大”这东西是有名有利,如果放出来,真的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是我却知晓,只要有企图,这些人都将落入主事人的掌控之中。
  这件事情,是好是坏我也说不清楚。

  但是我一点儿想法都没有。
  我的理想很简单,那就是有朝一日,娶了女神虫虫,跟她找一个小城市住着,然后过着没羞没臊的日子,这便满足了。
  至于钱……
  我还真不缺钱,上一次拍卖会留下来的钱,我都花不完,只要不是脑子抽了想着去京都啊、魔都这样的一线城市买房,问题就不大。
  买房……
  我一直坐到了天黑,白胡子老头儿出来叫我吃晚饭,方才起身。
  白胡子老头做的饭,很清淡。
  四人对坐。
  于南南吃饭不爱说话,简单吃过之后,于南南才问我,说是不是准备走了。
  我点头,说对,心不定,没办法留下来。
  于南南又看向了屈胖三,说你也走?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他走我肯定也得跟着,不管怎么说,我是他的监护人啊……
  于南南难得地笑了笑,说应该说他是你监护人吧?
  屈胖三说你觉得呢?
  聊了两句,于南南从怀里摸出了两块玉佩来,递给了我们,说这是替身符,如果有人咒你们,或者使用邪术对你们下手的话,它会帮你们挡一命——我知道你们两个都是有大本事的人,未必用得上,不过你们这两天帮了我很多忙,不表示一下,我过意不去。
  我说既然是朋友,便谈不上表示不表示的,更何况我在你这儿,心很平静,这也是一种收获。
  屈胖三却笑嘻嘻地接了过来,说既然是朋友,给了就收着。
  他大大咧咧的样子让于南南松了一口气,冲着我们笑了笑,说如果当我是朋友,以后路过的时候,随时过来看我——我这里对别人门槛很高,但是对朋友却绝对是永远都敞开大门的……
  如此聊了几句,我们终于起身告辞。

  离开了这儿,屈胖三忍不住回望一眼,说这个人很纯粹,说不定日后会走得比我们更远……
  我还是头一次听到他这么夸人,笑了笑,说哦,是么?
  屈胖三说你得相信大人我的判断。
  我说只可惜他的脚不知道怎么回事,废掉了……
  屈胖三说你要当他是朋友,回头再去一趟荒域,帮他捉一回那蜥蜴。

  我点了点头,说也对。
  两人聊着天,我把今天遇到余领导时关于天下十大的事情跟屈胖三说了一下,结果不说还好,一说起这个,他顿时就是两眼放光,说陆言,听着不错啊,咱们回头也去占一坑吧?
  我忍不住笑,把天下十大背后的事情跟他讲起来,结果还没有讲完,我的电话又响了。
  打来的人是林齐鸣。

  我接通了,林齐鸣在电话那头严肃地问我道:“陆言,你在哪里?”
  我含糊地说道:“我在江阴,怎么了?”
  林齐鸣说你能不能来我这里一趟,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你……
  听到林齐鸣这坚定的语气,我顿时就有点儿狐疑起来,说什么事?
  林齐鸣说这事儿一时半会讲不清楚,你若是没事儿,我叫秘书给你订票,直接坐今天的飞机过来吧。
  我说这么晚了,哪里有飞机?

  林齐鸣说尽量吧,明天的也行。
  他这么一说,我更是怀疑,说林老大,你得跟我说句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别给我来一场鸿门宴,到时候我一落地就将我给逮起来,这事儿可就酸爽了。
  林齐鸣也觉得自己的话语有些焦急了,不过还是笑着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我说话可不是这么说,我堂哥陆左也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啊,你们宗教局现在还不是满世界的通缉他?又比如说萧克明,他甚至给人陷害,弄到了黄泉路回返不得,结果最终的结果,却是给你们陈老大领头撸去了掌教之位,而背地里捣鬼的那个家伙,却是屁事儿没有——这两位可是为了你们宗教局卖过老命的,我堂哥甚至还是你们体制内的人,结果呢?
  我故意给林齐鸣下了一点儿眼药,提及了黑手双城对付杂毛小道的事情来。
  黑手双城与杂毛小道的关系十分复杂,而就是这样的情况,都“铁面无私”,我陆左算什么,更是不可能得到任何照顾。
  林齐鸣听到我突然提及了陆左和杂毛小道来,一下子就陷入了沉默之中。
  很显然,对于这件事情,他也是耿耿于怀。

  陆左告诉我,说林齐鸣是可信的,这一点判断我认为是没错的,而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希望能够拉拢住他。
  经历过了港岛孤儿院的那件事情之后,我也感觉到了有关部门的强大。
  既然有可能会面临这些人,就得跟体制里面的人搞好关系。
  林齐鸣就是我认为可以重点突破的对象。
  沉默过后,电话那头的林齐鸣沉声说道:“是这样的,你让我找的那个人现在已经有了消息,不过事关重大,我怕你的电话被人监听,所以想当面告诉你;另外就是有一些事情,想要跟你了解一下……”
  我说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个人跟阁皂山的清炫真人之死,还有滇南太上峰众人离奇之死有一定的联系,对吧?

  林齐鸣一愣,立刻警觉起来,说你怎么知道的?是他临死之前告诉你的?
  我说没有,他倒没说什么,我自己也有消息来源……
  林齐鸣在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道:“你找了慈元阁的人,对吧?”
  我的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