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7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看每个人的档案就那么几张,可是架不住人多呀。看着这些档案盒,楚天齐就范了难。就现在这些档案,别说是按两倍上报,就是按十倍上报,也得余下好多。自己对这些人虽说有一点了解,可也仅限于知道名字。至于对方的能力、特长,也只能看到档案上写的这些。
  对这些档案翻了好长时间,楚天齐也没有头绪,他不禁怀疑是否县里弄错了。定编制是编制办的事,落实到人头是组织部的事,圈定人选那是县委常委们的事。自己一个小小的筹备处主任,把编制办、组织部的活都干了,甚至还干了常委们的部分活,那不开笑话吗?
  看来得向县长反映一下,哪有这种事呢?这样想着,楚天齐拨通了邹英涛的电话。可是打了好几遍,手机都通着,就是没人接。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电话回拨过来,楚天齐只好继续无耐的翻着面前那一个个档案盒。

  可能是要下雨的前奏,屋子里不但热,还闷了好多,压的人透不过气来。按张副部长说的日期,现在还有不到一周时间。在这几天里,不但让自己做出编制,而且还要对应到人头,这也太难了,简直就是让公鸡下蛋,楚天齐可真的发了愁。
  从食堂吃完午饭出来,零星的雨点开始滴落,雨点很零散,但每个雨滴却很大,打在地上发出“噗噗”的声响。
  楚天齐加快脚步向办公楼走去,就在他刚刚踏上台阶的时候,身后传来“哗”的一声响动,还伴有一股凉意袭来。他赶忙跨前两步,然后驻足回身去看。
  短短几秒时间,台阶下面土地上已经是泥泞一片。抬头远眺,整个空间都笼罩在一片雨幕之中,白茫茫一片,还有雨雾升腾着。这样的雨势,用“瓢泼”、“滂沱”去形容,也犹显不足。感觉就像整个井口朝下,所有的水都倾泄而下一样。
  地里庄稼太需要雨,老百姓也太需要一场雨了。只是这雨来的稍微晚了一些,也有些太大,不知道地里的庄稼能否承受的住。

  转身推开楼门,正准备上楼,耳畔却传来“啪啪”的声响。楚天齐急忙回头去看,发现好多白色晶状物夹杂在雨幕中,打在地上,原来是下冰雹了。冰雹落地瞬间,又向四外溅去,有的摔成碎块,有的还是原来的形状。
  伴随着“啪啪”的响动,不一会儿,地上就铺了白茫茫一层。放眼看去,有的冰雹个头很大,至少有多半个鸡蛋大小。这样的冰雹,别说是庄稼受不了,就是换做人的话,也会被打出大包,不打出窟窿就万幸了。
  刚才还以为是及时雨,是一场喜雨。可从现在情形来看,分明是一场灾难,是严重自然灾害,对于本已赢弱的农作物来说,可能就是一场灭顶之灾。
  以前每到这种季节,每每遇到这种气候的时候,自己就有的忙了,因为那时还在乡里分管农业。虽然现在已经离开青牛峪乡,但那里有自己的乡亲,有家乡父老,还有女朋友在做乡书记。看到这样的天气,楚天齐还是不免要牵挂那里的一切。当然,可能不只青牛峪会下冰雹,其它乡镇也未必就能幸免吧,但愿冰雹范围能够越小越好。

  冰雹下了十来分钟就没了,但地上却积了厚厚的一层,想来灾难肯定已经造成。
  “天有不测风云呀!”感叹一声,楚天齐走进办公楼,向三楼走去。
  回到屋里,楚天齐感觉很疲惫,就直接躺到床*上,去午休了。
  正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手机响了。楚天齐睁开眼睛,辨别了一下,伸手抓过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
  下雨天,尤其是雷雨天,不宜接打手机。但自从大雨下上以后,雷声也小了,而且这是邹英涛的电话号,楚天齐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天齐,有事吗?”手机里传来邹英涛的声音。
  楚天齐没有回答对方,而是说了看似不相干的话:“你在哪?下雨了吗?”
  “没下雨呀,就是阴的厉害,我在**市,正在出城,准备返回县里。”邹英涛道,“县里下了吗?”

  “下了,暴雨,还有冰雹。”楚天齐回答后,反问,“你什么时候去的哪?去干什么啦?”
  邹英涛笑着说:“先别问我,你先说有什么事吧?”
  “哦,是这么回事……”楚天齐讲了张副部长来的事,也讲了自己的疑问,想要向县长做求证。
  “哦,是这事,我没听说,但我想应该是确有其事。”邹英涛长嘘了一口气,“恐怕这次县长也帮不上你,县长到中央组织部学习了,今天早上来的,学习三个月。他学习期间,政府工作暂由徐副县长主持。我想,你刚说的事,应该是有人发话了。否则,一个副部长是不敢这么做的。”
  “那会是谁呢?”楚天齐随口问道。

  “谁有这么大权利,敢做这样的决定?你自己想吧,应该不难猜到。”邹英涛说的很隐诲,但意思却很明白。
  楚天齐这才意识到,对方肯定在车上,车上至少还有司机,说话应该不太方便,但对方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便说道:“哦,我知道了。路上慢点。”
  “好的。”邹英涛应答一声后,声音戛然而止。
  虽然邹英涛没有听说,但从对方的语气看,应该是真的了。不可能是张副部长捣鬼、假传圣旨,量他也没那个胆子。那么下命令的人,也就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的了,肯定是柯兴旺无疑。即使冯志国主管人事,也绝对不敢这么来安排,顶多也就是一个知情者而已。
  今天郑县长刚走,柯兴旺就来了这么一出,这个时间点把握的很精准,目的应该就是趁县长不在,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可他这么做,最终目的究竟是什么呢?难道就是让自己忙一忙,让自己无所适从?不应该呀,哪又会是什么呢?
  看看时间还不到两点,但显然已经无法继续午休了,楚天齐便起床下地,出了屋子,来到走廊里。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雨势已经很小了,地上的冰雹也似化了一些。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楚天齐走回办公室,看了看来电显示,稍微迟疑一下,按下接听键,“喂”了一下。
  “楚主任,我是民政局老孙。”手机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
  楚天齐忙道:“哦,孙局长您好。”说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出现一个秃脑门、大肚子的男人模样。
  对方叹了口气:“哎,这天气说变就变,光下雨不算,还下了冰雹,老百姓的日子可怎么过?想起来就让人揪心。民政局的工作又要忙了,忙点倒不怕,可是僧多粥少,也是关照不过来呀。”
  他要干什么?这和开发区好像没有直接关系吧?楚天齐有些疑惑。
  日期:2017-01-09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