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4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1-06 22:18:00
  ———————更新线———————
  我听了片刻,早知道那声音的所在地,等那声音落实,便纵身而起,朝那说话之人奔去。
  掠出去十多丈远后,便觉地势骤陷,草木极盛,踏进去时才发现草丛足足有一人多深,我暗暗心惊,忽然瞥见草丛中有人影晃动,知道刚才说话的那个人必定就藏在其中,便喝道:“出来!”

  窸窸窣窣一阵乱响,草丛中突然跳出来四个黑衣人,朝我围拢过来。
  当先两人,一碰面,就把嘴张了开来,舌头吞吐之际,我早看见有光亮闪动。
  我身上没有药酒,知道那业火一旦被他们喷将出来,凭着一双肉掌,势必不能阻挡,那后果便不堪设想了。急忙先下手为强,一提步,抢上前去,双手探出,抓住那两人的脖子,提将起来,奋力把他们丢入草丛。
  但见草丛中光亮一闪,迅疾又消失不见,那两人却还好端端的活着。
  我心中稍稍讶异,又瞥见另外两人也都近前张开了嘴,我不敢怠慢,反手一掌,“啪”、“啪”两声脆响,打在这两人的脸颊上,把两人都打的转过身去,口中的业火喷出来,都喷到了那些草木之上。

  日期:2017-01-06 22:21:00
  说来也怪,如先前那两人一般,这两人的业火一碰到那些草木,竟也自行熄灭了。
  我稍稍一愣,继而大喜,如获至宝般叫道:“他们的业火烧不了草木!”
  喊声中,我顺手拔下一株长而繁茂的草,正巧那四个黑衣人又都折返,其中一人张嘴又喷业火,这次我有心要验证,便不急着先下手为强,等那业火喷出来的时候,把手中的草一挥,朝那业火打去,果然一下子便给扑灭了!
  我反手又抽了一下,将喷火的那黑衣人给打翻在地,剩下的三人见状,便一起张嘴,喷出火来,这一下,声势稍大,我挥舞草束,奋力扑打,业火几乎尽灭,但仍有一小朵翩然飘落——正巧,先前被我用草束一把抽翻在地的那黑衣人站了起来,恰碰着那火,只听“呼”的一声,火舌蹿动,奇热弥散,夜色中一时大亮,我急忙翻身后撤,另外三个黑衣人知道厉害,也慌忙要抽身逃离,但是草丛之中,枝枝蔓蔓,根深蒂固,人之行动难速,那业火又蔓延的厉害,只沾着一星,便成燎原之势,顷刻之间,四人全着,不一时,便都化成了灰烬!连声惨叫都没能叫出来!

  没了人,那业火也就在草丛中自行熄灭了。
  日期:2017-01-06 22:24:00
  这惨状,让我看我浑身瑟瑟发抖,倒不是吓的,而是气的,人之一命,何等贵重,却枉自做了火的燃料!
  我跳入那草丛之中,向更深处奔去,口中怒喝道:“出来!”
  身后,一阵风起风落,有人伸手搭住我的肩膀,道:“小心些!”

  是叔父到了。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刚才对老爹喊话的那人必定是这一伙施展业火术的首领,擒贼先擒王,抓到他,余下的便好办了。
  但是这人实在狡猾,刚才还张嘴说话,眼下见我和叔父接近,就再也不吭声了,只藏在草丛中,藏在众黑衣人中,不露声色。
  我听见草丛里乱响,也瞧见许多人影来回晃动,知道这伙人远比先前施展贪风术、嗔地术的人要多得多,不禁暗暗心惊。
  叔父在旁边对我说:“道儿,这些人全都泯灭了人性,已经不能算是人了,你把你‘义不杀人’的那一套收起来,义气,不能对这些畜生讲。别饶了他们,反害了咱们!我的药酒已经用完了,你爹他们的估计也差不多,现在可真是生死存亡的时候,你也瞧见那业火的厉害了,但凡沾上,就是个死,不管你道行多高,也得烧成灰。等会儿要是有危险,尽管下死手!你那飞钉,随便招呼,听见了没有?”

  日期:2017-01-06 22:24:00
  叔父话音刚落,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草丛中忽然立起来了三个人,照面时,都因张开了嘴,舌头上的光亮清晰可见,正隐隐做大,叔父喝道:“动手!”
  说时迟,那时快,叔父口中两个字喝出来时,双手已经伸出,一手一个,在两个黑衣人的下巴上一拍,打的他们嘴巴合拢,我也是一巴掌刮了出去,把那人的脸打的朝后。
  嘴巴合拢的那两个人,眼中、鼻孔、耳朵里霎时间火光通明,接着业火蹿起,我和叔父急退,被我打脸的那人已被殃及。
  第四百一十九章 遗世魔宫(十二)
  那业火何等厉害,转瞬之间,三个黑衣人都被烧的连骨头渣都不剩,夜风一吹,都散到了草丛中,全做了那些枝枝蔓蔓的肥料。

  叔父道:“你看,即便是你手下留情,你不杀他,他还是个死。”
  “这就叫做你不杀伯仁,伯仁因你而死。”陈汉礼、陈汉杰、陈汉雄也凑了上来,陈汉礼抽了一口烟,盯着我道:“你以后是做族长的人,这么优柔寡断,能成什么大事!?”
  陈汉雄道:“七哥,你别抽烟了,到处都是业火,闹得心慌慌,你还抽明火!”
  陈汉杰道:“七哥他烟不离口,手不离烟,你不让他抽,他才心慌慌。”

  陈汉雄道:“关键是他抽烟,有明火亮点,能被敌人瞧见!”
  陈汉杰道:“八哥,你的脑袋光光的,也是亮点,还大,敌人瞧得更清楚。”
  我听见这话,几乎笑出声来。
  日期:2017-01-06 22:33:00
  陈汉雄已经是勃然大怒,骂道:“你还敢说?!要不是因为你,我——”
  “好了!”老爹和陈汉隆一前一后,也走了过来,老爹道:“大敌当前,都不许吊儿郎当!”
  陈汉隆也埋怨陈汉杰,道:“你就是个念牙秀才,这张嘴就不消停,逮谁跟谁念牙。”
  陈汉杰低声嘟囔道:“哪像你,老好人,和稀泥……”
  老爹轻轻的咳嗽一声,道:“咱们的药酒全都用尽了,不过诸位也不用害怕,刚才弘道用草木扑火,业火尽灭,竟是在无意中发现了他们这业火术的弱点——业火只能烧有血气的东西,所以混了蛇血的药酒不管用,血肉之躯的人更是不能碰,但是对于草木之类的无血气之物,业火便无能为力。因此,诸位都折些草木在手,以备万全。”
  众人听了,都纷纷折了草束木条,拿在手中。
  但是,这片刻间,却不见有魔宫的人再出来喷火。
  叔父心急,拿着草束四下里乱抽,喊道:“鳖孙子们,都滚出来!有种就用火来喷老子,别做他娘的乌龟王八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