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330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眸子很明亮,非常清澈,不染丝毫尘世间的尘埃,就像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孩子一样的眼睛,
  很难想象,这样的一双眼睛竟然会出现在一具旱魃的身上,

  只不过我也只能看见她的眼睛还有白皙的近乎苍白的皮肤了,除此之外,她的整张脸都用一张素纱挡上了,我也看不清,不过面对这她的这双干净的眼睛,我内心忽然有一种如释负重的感觉仿佛,我打心眼儿里希望这个有着出尘背影的存在面目并不像绝大多是起了尸的粽子那样狰狞可怖,甚至是……恶心,
  这时候,她忽然对着我招了招手:“过来在我身边坐吧,”
  坐过去,
  我的心跳一下子加速了,不是心动,而是吓得,
  不过,想了想我自己现在的处境,我还是依言走了过去,坐在了她身边,
  说实话,她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在我的想象中,旱魃应该是那种青面獠牙,浑身血腥味和尸臭味的大粽子,然而她不光眉清目秀简直就像是个谪落人间的仙子一样,甚至就连身上还带着一点淡淡的清香,似乎是百合花的香味,
  犹豫了一下,我终于?足勇气抬头看着她问道:“你,到底要我来这里干嘛,”

  她的眼角一下子弯了起来,似乎是笑了,然后用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着我说道:“如果我说,我只是想找个人来和聊聊天,你相信吗,”
  说此一顿,她转过了脸,目光凝望着老龙窝断崖下面的群山,轻轻说道:“这个地方很快就要血流成河了,一切的一切在这里开始,也应该在这里结束,你知道的,死亡前夕无论是人还是其他,都是非常惆怅的,我也是一样的,所以,我想找个人聊聊天,”
  她的话让我心里一动,这话里似乎夹杂着别的意思啊,
  仔细琢磨了一下,我的整颗心已经渐渐沉了下去似乎,她快要完成蜕变了,

  她完成蜕变之日,可不就是白羊峪血流成河的时候吗,,
  想了想我和她之间的强弱,我还是决定相信她说的话,于是我抬头问道:“那……为什么你选择的人是我,”
  “因为你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啊……”
  她轻声说道:“我一直都在看着你们,观察着你们,那三个臭道士我就不说了,满脑子维护人间正义的想法,在他们看来活人永远都是对的,死人永远都是错的,迂腐至极,我不想和他们说话,我只想杀死他们,你的那两个同伴,他们没有自己的独立意识,善与恶对他们来说都无所谓,在他们看来,只要是你做的,那就应该是他们做的,我不喜欢他们,但也不排斥他们,可是你不一样,看得出,你其实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你敢怀疑一切,这世间的伦理道德、还有人们所谓的秩序规则,你只会用自己的心去评价对与错,你这种人适合做先驱者,就像在封建时代质疑神权的那些科学家一样,会有大成就,但一生也注定充满蹉跎和坎坷,承受所有人怀疑和排斥的目光,不过,作为一个死去的人,我却喜欢你,因为你离经叛道,所以你大概能站在一个公正的角度来和我聊天,而不是一看见我就悍然拔刀,直接将我打成做错的一方,”

  这话……
  我有点没法接,这样的评价算是褒义还是贬义,
  不过,有一点我倒是觉得她说的对,所谓的阴阳秩序在我来看就是个屁,死人害活人就一定是死人的罪孽么,我不喜欢那些总是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吵吵着必须要惩奸除恶的人,反正一路走来经历了那么多,我觉得有时候其实活人比死人可怕,死人最多就是凶戾,就像一头野兽一样,只知道横冲直撞的蛮横强来,而活人,虽然没有死人的那种力量,但活人的人心和人性,才是杀人不见血的刀子,比蛮力更加可怕,

  犹豫了一下,我?足勇气问她:“能告诉我在你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你一定要让所有人死,”
  “我说因为他们该死你信吗,”
  她轻轻别过了脸,沉默了下去,过了许久才轻声和我说道:“其实,我完全没必要和你说这些的,可是就在刚才,我忽然改变主意了,我想把我的一切告诉你,这个故事或许你能带出去,然后说给更多的人听,让那些一天到晚把阴阳秩序挂在嘴边的伪君子们好好评一评我复仇到底对是不对,”
  “好,”
  我点了点头:“如你所愿,今天晚上,你我不是敌人,你,只是个讲故事的说书女郎;而我,则是个听书客,”
  她一下子歪过脑袋打量起了我,眼角弯弯的,特别好看,分明是在笑,而且我猜测她白纱笼罩下的笑容一定很好看,

  就这样,她足足打量了我三四分钟的时候,才终于说道:“我发现我比之前更喜欢你了,当你在村外和那几个臭道士说出你肚子里那惊世骇俗的想法、想对白羊峪的那群弃之不顾的时候,那时我就在想,如果你不和我作对的话,我或许可以不杀你,现在这种想法更加的强烈了呢,因为我觉得杀掉你这样一个人对于这个黑白不分的世界来说,或许是一种损失,”
  说完,她再没有看我,对着夜空中的老鹰招了招手,
  扑棱棱……
  那老鹰直接就朝我飞了过来,一下子落在了我的腿上,差点吓得我没掉到悬崖地下,不过看那老鹰没有攻击我,渐渐的我也安静了下来,
  “看它的眼睛,”
  这时候,她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一听这话,我连忙凝神朝那老鹰的眼睛看去,登时我愣住了,因为这老鹰血红色的瞳孔里竟然浮现出了一些画面,就他娘的跟看电影儿似得,,

  略一琢磨,我明白了,这老鹰是灵媒,和旱魃本心相通,旱魃就是把它心中所想通过这灵媒的眼睛表现了出来,
  说白了,她是要让我亲眼看看她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啊,而不是……让我听一个用苍白的语言凝聚出来的无关痛痒的故事,,
  这画面的最开头,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画面,其实记录的就是一个简单的家庭的点点滴滴,
  因为没有声音,所以她一直都在旁边轻声补充解说的,
  最开始记录的是在上个世纪末国家开发大西北洪流,那个时候,有一大批高学历的青年放弃了在城市工作的丰厚薪酬去了大西北支教,
  在这批青年中,若说学历最高,莫过于一个叫沈粟的年轻人,他毕业于清华大学,年纪轻轻就取得了咱们国家最高学府的博士生学位,可是毕业的时候他却直接拒绝了国外很多研究小组的高薪聘请要求,穿了一身粗布衣服,拿了两双老母亲临终时给他留下的千层底鞋就背了行囊一路跑到了青海的一个小村庄,他并没有生于那里,最后却扎根在了那里,将一生的心血都交给了那个小村庄所有孩子,

  甚至,他在那里还娶了一个农村的女孩儿,并且和这个女孩儿结婚了,有了一个非常非常可爱的女儿,
  女儿降生的那天,沈粟给女孩儿起名字叫沈梦琪,寓意平安吉祥,希望女孩儿的一生能够纯净、快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