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329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此一顿,花木兰飞快和我说道:“好了,小天,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先不要慌,走一步看一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碰上传说中的灵媒了,”

  灵媒,
  我一愣:“这是什么东西,”
  “一种和亡者伴生的东西,”
  花木兰沉声道:“这种东西有可能是某一种动物,也有可能是一种植物,都是说不好的,打个比方,如果一具尸体起尸的话,在这个过程中它有一个阳气入体,阴气扩散奔走的现象,尸体里会释放出很多浊气,那些被尸体的浊气侵蚀的东西就是这具尸体的灵媒,通过灵媒,可以直接和这具尸体交流,这具尸体也能通过灵媒施展一部分自己的手段,在我生活的那个时代,曾经有西方的黑巫师沿着丝绸古路来到大魏国,展示过这种神奇的方法,西方的黑巫师就是通过灵媒来和一些邪物做交易的,再通过灵媒来让邪物帮他们去做一些事情,”

  听了花木兰说的,我渐渐明白过来了:“你是说,那只鹰就是在这旱魃形成的时候被释放出来的浊气感染的灵媒,”
  “不错,”
  花木兰轻轻叹了口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旱魃就是通过眼睛来传导力量的,你刚才看了那只鹰的眼睛,所以才直接和那旱魃建立起了练习,被它控制了,也正是因为这个它才能和你交流的时候不被别人听到……”
  原来如此,
  我轻轻倒吸一口凉气:“那么,有办法化解吗,”
  “有,”
  花木兰沉声道:“杀死那灵媒,”
  我……
  这完全是屁话好吗,那只老鹰早就已经飞的没影儿了,我到哪里去找去啊,恐怕就算是花木兰上去也追不上了吧,
  就在我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大胆的念头忽然浮上了心头,
  犹豫了一下,我就飞快和花木兰说道:“这或许也是一个机会,那旱魃不是要指引我去见她么,正好,你回头去叫张震麟他们,让他们尾随我,这样我们不就有机会和那旱魃正面对抗了吗,”
  “这个你还是别想了,”
  花木兰轻轻叹了口气:“旱魃近乎魔,不光完整保存着前世的记忆,甚至比前世更加聪明,你能想到的它怎么能想不到,在带走你的时候,你的队友其实已经发现了,尤其是那个天师,在灵媒一出现的时候就直接从睡袋里面出来了,可惜他们全都被旱魃提前埋伏的恶鬼用鬼打墙给困住了,几乎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把你带走的,,”
  这个消息对我来说绝对是个晴天霹雳,如果说之前我还有一点点的念想的话,那么现在我已经完全没有丝毫侥幸心思了,
  “不要慌,我倒是觉得,那个旱魃真的不会害你,”
  花木兰跟我说道:“它……可能就是想和你说点什么,这只是我的感觉,害你的可能性不是很大,旱魃不是普通的冤魂小鬼,冤魂小鬼没脸没皮,为了一口活人阳气爬上床和活人翻云覆雨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可是旱魃不会,作为尸类的终端存在,它们有自己的骄傲,完全没必要骗你,它要是想取你的性命的,恐怕在那灵媒降落在你头上连我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直接取了,”
  我仔细想了想,似乎也是这么个道理,没见过老鹰的人可能会觉得一只天空中的小鸟有什么了不起的,但山里的老猎人都明白,老鹰才是各种猛兽中的最要命的杀手,
  山里的孤猪,天上的老雕,
  只有山民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孤猪就是单独出没的野猪,这种野猪被群体遗落,就跟个孤独的亡命狂徒似得,比黑熊瞎子都凶悍,惹急眼了不吃人肉就要人命,东北虎见了都得退避三舍,毕竟横的还怕不要命的不是,而这天上的老雕说的就是鹰了,这玩意贵在速度快、灵活,神出鬼没的,有时候你自己都不知道咋回事儿呢就被山里的鹰直接取了脑壳子,
  这是深山老林里面最凶悍的两种杀手,想想方才的情况,我也是一阵后怕,确实,那老鹰要是想干掉我,只需要爪子动一下就可以了……
  这么一下,我这心里面倒是一下子坦然了起来,任由自己的身体被灵媒控制着一路朝老龙窝山顶上蜿蜒前行,

  老龙窝不是太高的山,山路不长,在这样黑黢黢的环境里我走了约莫四五十分钟的功夫,才终于在一处悬崖边上停下了,然后,一幅说不上是唯美还是诡异的画面跃入了我的眼帘,
  一个背影窈窕的女子正背对着我坐在悬崖边上,在夜风之中裙裾飞扬,满头青丝在夜风中乱舞,仅仅是这一道背影,足以倾城,
  只是,在她的上空,却盘旋飞舞着好几只展翅足足有一米五长的老鹰,在明月之下,这些老鹰的眼睛血红血红的,就像是红宝石,熠熠生辉,很明显全部都是灵媒,
  这一切糅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妖冶的美丽,
  我轻轻倒吸着凉气,我知道,那裙裾飞扬背影恍如谪仙子的存在就是正主儿了一具旱魃,
  因为,这个时候明月倾泻下来的光辉落在她身上以后,竟然化成一层亮晶晶的光点全都融入了她体内,那悬崖里也升腾起浓郁的阴气融入她体内,这分明就是她在吞吐月华、吸收阴煞之气,
  在这老龙窝,除了那具旱魃,还有谁能做到这一点,
  静,
  悬崖之上死一般的寂静,只有风声在回响,
  她就那么静静坐在山崖边上,任由裙角飞扬,淡定而永恒,仿佛是一尊雕塑一样,
  她不说话,我也不说,
  她不说,可能是因为在想什么事情,
  我不说,是因为不敢,因为我不知道她到底要干嘛,怕一句话不对头,惹急眼了她给我宰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得不如履薄冰,

  就这样,我在她身后足足站了有十几分钟的功夫,感觉腿都有些麻了的时候,她才终于有了进一步的动作仅仅是扬起右手,
  我这才注意到,她的手非常漂亮,不胖,但也不是枯瘦如柴的那种,非常圆润,手指修长,在月光下皮肤上都泛着点点晶莹的光泽,简直就像是一件艺术品一样,
  很难想象,这会是一具尸,不,或许现在应该称之为魔,
  在此之前,我一直都想象不出诗歌里面说的“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情形,那种形容太笼统了,直到见到她,我终于明白了,
  也就是她这么轻轻一抬手,盘旋在夜空中的那些老鹰当时就发出了非常刺耳的尖叫,完全破坏了我和她之间的这种静谧,不过伴随着那些灵媒的尖叫,我发现我的身体已经恢复了自由,
  完全是出于本能的,我的手放在了百辟刀上,入了这一行,这似乎已经成为了我的习惯,刀在,人才安心,

  “你不需要紧张的,我说了不会伤害你,就不会伤害你,”
  这时候,那坐在悬崖上的女孩儿终于开口了,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最起码,今夜我不会伤害你,”
  此刻她的声音是非常平和的,不像是在图腾鬼庙的那天晚上那么凄厉,听起来非常悦耳,甚至让我不禁产生了一种错觉我面对的是个活人,
  这时候,她终于缓缓转过了头,当我第一眼看到她的眸子的时候,我有些发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