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327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阴风,在林间平地席卷,吹拂的林中枯败的树木叶子哗啦啦的作响,除此之外,整个老龙窝大山一片死寂,完全没有任何的生命的痕迹,
  这里,仿佛就像是还没有开辟的天地一样,根本就是一片混沌世界,
  “我去,这到底是遭了什么灾啊,”
  张显宗轻轻倒吸着凉气嘀咕道:“真的是旱鬼在作怪吗,旱鬼出现,不过就是天地大旱而已,怎么可能破坏力这么惊人,这简直就是要把这座山都变成生命禁区了啊,”
  “怕是咱们弄错了,不是旱鬼啊,”
  张震麟叹了口气,将道袍的衣襟撩起别在腰上,然后解开腰上的绳索以后就直接大步朝山上走去,一直走到第一颗完全已经变成黑色的松树前才停下了,拿出腰间的软剑一抖手就朝树干刺去,只听“喀拉”一声脆响,这一剑竟然直接将一颗数十米高的松树的树干给洞穿了,然后他一拧手,又是一声脆响,一条裂痕很快就在树干上蔓延开来,然后这颗松树的竟然就这么断裂了,直接朝我这个方向倒了过来,

  这他娘的可是吓了我一跳,这树不小,落在我脑袋上不得当场砸死我啊,吓得我慌忙跳开了,诡异的是,这松树在倒下的过程里速度非常慢,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质地很轻,在飘一样,
  等这株树到底的时候,在地上发出的响动也不对劲,动静很小,
  这不对劲啊,
  我也察觉出这树上似乎有蹊跷了,犹豫了一下,狠狠一脚踩在了树干上,这一踩不要紧,只听“啪嚓”一声,松树顶部跟成年男子大腿粗细的树干竟然直接被我踩断了,落脚点的地方树干更是被踩成粉末,
  这粉末很怪,完全是黑色的,就像是……咱们烧完纸以后的那种碳化残留物一样,
  难怪的张震麟能轻轻松松一剑砍到一株大树,原来这树的精华早就流失了,现在留下的就跟木炭似得一截枯干了,
  不,比木炭要疏松的多,
  “该不会是那东西吧,”
  张震麟在一边嘀咕着,看到这树干的情况以后一张脸当时就难看了起来,紧接着快步朝着一丛枯萎的草丛走了过去,从里面拽出了一条野兔的尸体,我好奇他要干什么,于是就连忙跟了上去,等我过去的时候,张震麟正好拿软剑在切那兔子的脖子,
  可惜,这个季节的死兔子早就冻得硬邦邦的了,要不然也保存不下来,他那软剑哪行,
  软剑玩的是寸劲,要说劈砍,那是胡闹,

  “叔,你先一边去,”
  我对着张震麟摆了摆手,等他把死兔子撂在地上的时候抽出百辟刀直接一刀砍在了这兔子的脖子上,
  手起刀落,兔子脑袋分家,
  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尸体冻得硬邦邦的兔子在砍掉脑袋以后脖子里竟然流出了黑色的脓血,霎时一股恶臭开始在山林里面弥漫开来,
  我捂住鼻子躲开了,但是心里已经震撼到了极点,

  这脓血的颜色、气味我真的是太熟悉了尸毒,,,
  以前在秦岭大山的时候,我中了尸毒,然后弄出来的毒血就是这味道,准没错儿,
  “我想……我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张震麟在一旁轻轻叹了口气:“无论是最开始时候咱们看到的景象,还是那正主儿的种种行为,都让咱们以为是鬼物在作祟,毕竟,那正主儿完全保存着生前的记忆和怨恨,怎么看都像是鬼物在作祟,因为尸是没有生前意识的,,可现在看来,咱们其实都走入误区了,这作怪的东西,是尸,不是鬼,”

  尸,
  我轻轻蹙起了眉,有点想不明白,绝大多数的尸类怪物其实都是体内无魂,就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哪里有什么生前意识,能记住生前之事的是三魂七魄,行尸不过就是因为胸口憋了一口阳气,所以不肯归于尘土,
  像不老尸、血眼妖尸那种终究是少数,那是人为手段制造出的尸魂一体的怪物,尸魂一体太难了,排除鬼老太那种纯属巧合出现的蜡尸外,基本上尸魂一体的尸类怪物都是有人在出幺蛾子,
  于是我不禁问张震麟:“你是说,有人在正主儿的身上做文章,把它的魂扣留在了尸体内,”
  “不是……”
  张震麟缓缓摇了摇头,沉声道:“这正主儿的魂恐怕早就离开了,她是横死,阴间会对她多有照拂,恐怕她早就已经进了轮回了,现在在作怪的只有她的尸,”
  说此一顿,张震麟微微眯起了眼睛,淡淡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尸,不需要魂魄在体内也能凭着道行忆起前生,变成一种近乎的魔的怪物,相当于变相重生,”
  还能这样,

  我也有些好奇了,就问张震麟:“叔,你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张震麟紧紧抿着嘴,过了半响,才缓缓从口中吐出一个字:“魃,”
  说完,张震麟沉沉叹了口气,起身缓缓从山上走去:“走吧,咱们这一次怕是有麻烦了,而且还是很大的麻烦,”
  魃
  魃

  张震麟的这一个字在脑海中盘旋不去,我整个人就像是魔怔了一样,完全愣住了,一直等一股阴风加身的时候我才陡然一个哆嗦清醒了过来。
  旱魃!?
  不得不说,我现在整个人都是崩溃的,说实话,我完全没想到我在有生之年竟然真的会和这种怪物面对面的单挑一次!
  什么是旱魃?那是尸类怪物里面最牛逼的存在,飞天遁地。吞吐日精月华,近乎魔!
  难怪鬼婆婆说只要是尸就得听那位正主儿的,原来这根本就是一具旱魃!!
  要想成就一具旱魃,少说得几千年的时间,所以我们最开始根本没有敢往这方面想,现在看来是三寓之宅的阴气和煞气无限度的缩短了养成旱魃的时间
  我忍不住苦笑了起来,青衣成名一战便是用却邪剑斩杀了一具旱魃,不过那一战也给青衣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害,当初在秦岭大山的时候他就曾经说过,恶斗旱魃的时候他一日三请神,从阴间拉出了三个鬼王恶战,对他身体造成的负荷太大了。以至于留下了后遗症,多年不曾有寸进,只不过经历了秦岭大山的凶险以后,他才终于略有所悟。有了一些进步。
  青衣能用出七神印,绝对是潜力很惊人的那种天师了,结果却差点被一具旱魃给打废了
  张震麟,虽然是老牌天师。但是未必能扛得住啊!
  他这一路上也没有展露出什么特别强悍的手段,我心里能不犯嘀咕么,而且最重要的是,白羊峪逝去的祖祖辈辈可全听那位正主儿的号令,也就是说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一具旱魃,还有铺天盖地的行尸恶鬼,这么一叠加,生机渺茫。
  说实在的,从始至终张震麟这位不靠谱的叔叔就说了一句有营养的话我们有大麻烦了,而且还是要命的麻烦。
  但都走到这一步了,掉头跑,我估计也是跑不掉了,只能硬着头皮拼一把了,当下我对着林青他们招了招手,直接朝张震麟追了上去,等撵上以后我就问他:“接下来咱们怎么做?”
  “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