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324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干粮就着清水,一口气吃了个半饱,然后我就靠在祖宗祠堂的门口休息了起来,理着自己有些纷乱的思绪,
  一路走到现在,我已经不想管这些村民的死活了,但已经来了这里,不把事儿解决了我也脱不了身,弄的还是挺郁闷的,
  一直等那些村民吃完了,我才终于找上了那老村长,问他知不知道他们先辈的事儿,
  悬棺葬,坎方路,图腾鬼庙……
  这些东西全都在告诉我这个村子从前有很大的秘密,这里能兜出这么大的事情,怕是还得应在这个村子的从前,
  结果听到我的问题以后,老村长反而愣了,一脸迷惑的说:“这位小哥怎么对我们先辈的事情感兴趣呢,不过,我们白羊峪的老百姓世代都在这里种地务农,我们的先辈应该也是这样吧,”
  从始至终,我一直都在盯着这老族长的眼睛,看他不像撒谎于是我也有些犯嘀咕,于是我又问:“那悬棺葬和你们村子外面那个庙又是怎么回事啊,”
  “那个庙啊,早荒废了,我小时候听我爷爷说好像是以前村民祈求一些事情也没什么用,后来干脆就不管它了,”
  老村长说道:“至于棺材吊在悬崖上,我们一直都是这么埋死人的啊,怎么啦,”
  我一阵失望,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问道:“那么你们的先辈难道就没有留下什么文献什么的,”
  “文献,你是说书吧,,我们这地方,老百姓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种地命,几辈子都出不了一个读书人,哪能看懂那些啊,”
  老村长笑着摆了摆手,不过随即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说道:“你这不说还好,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要说字儿,好像在祠堂里面真有那么一块石碑上有字儿,不过以前咱村子里出来的读书人都识不得那些字儿,也不知道到底是些什么字儿……”

  我连忙说道:“带我去看看,”
  “跟我来吧,”
  老村长招了招手,然后转身就走进了祖宗祠堂,我紧随其后,张震麟他们可能也是好奇我要干嘛,于是也跟了上来,
  在祖宗祠堂里面七拐八弯的兜了十几个圈子,然后我们终于来到了白羊峪供奉祖先灵位的地方,是一间阴沉沉的大屋,在大屋的东北角,我终于见到了老村长说的那块石碑,
  这块石碑大概有两米高低,不算小,打开手电筒一照,上面刻画的是一些非常奇怪的划痕,很分散,就跟随便刻画上去的一样,

  可是……这种文字我却在家里的古本上面见过,,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失传了很多年的苗文了,
  其实,其实但凡是对咱们国家的五十六个民族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苗族的文字,到现在都是一个谜题,
  现在的苗族使用的文字呢,其实全都是建国以后国家用拉丁数字给苗族弄出来的文字,至于历史上苗族使用的苗文,绝大多数专家都认为苗文并不存在,苗族就像是曾经的匈奴人一样,只有口语,没有文字,他们的文化都是用口口相传的方式来传承的,
  不过这种说法我觉得有些扯淡,根据我对苗族的一些了解来看,无论是他们的传说还是古歌,里面传递出的种种信息都说明这个民族曾经绝对出现过文字,只不过苗族一直都是部落制的生活,再加上中间曾经经历了好几次的迁徙,所以他们的文字遗失了而已,当然,也有可能他们的文字是只属于族里高层掌握的信息,相较之下,我还是更倾向于前者,因为苗族在历史上因为环境和气候变迁曾经进行过好几次大迁徙,这才渐渐形成了红苗黑苗白苗等无数分支,川黔那边环境恶劣,说是穷山恶水是一点都不为过,要不然在古代也不会被中原人认为是西南蛮荒了,在古代那种人力、运输力的情况下,要完成一次种族大迁徙太难了,迁徙一次也不知道得断送掉多少条性命,每一次迁徙都相当于是一次整个民族的涅盘重生,在这样的情况下,苗族的失去的自己文字也是很正常的,

  真正的古苗文,早已失传,这一点毋庸置疑,
  不过,我却是认识一些古苗文的,因为在我家里有这样一本孤本,里面全都是湖南城步发现的古苗文碑拓片,还有一些别的古苗文拓片,那本书的作者基本上已经把这些拓片破译出来了,虽然零零散散形不成系统的语言体系,但是我却是识得不少古苗文的,
  如今一看这石碑,我就知道这绝逼是正儿八经的古苗文,
  “大侄子,你家是世家,这字儿你认识不,”
  这时候,张震麟忽然开口问我:“你快念给我听听,”
  这人……
  也真是没长心,
  我算是服了,心里虽然对他有成见,而且成见还大了去了,但这是说正事儿呢,我也不能跟他对着干,不过一张嘴语气还是不免恶劣了些:“这是古苗文,能识得的人全世界不超过一百个你信不信,破译是需要时间的,你真当阿拉伯数字啊,张嘴就来,”
  张震麟被我顶撞了一句,倒是再没有和我急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前不久我一通臭骂给他骂不好意思了,所以也不和我争,讪笑了一声,坐在一旁连连摆手:“你先看,不着急,”
  我撇了撇嘴没说话,从书包里拿出本子开始破译了起来,

  白羊峪的村民应该是箐苗后裔,所以他们的古苗文应该是偏向于川黔苗语方言的,我就是顺着这个方向进行破译的,还别说,事实证明我的方向确实是找对了,经过了两到三个小时的折腾,这碑文我终于是大概的解开了,
  这碑文记载的内容和我想象的差不多,确实记载的白羊峪村民的来历,大体和我之前的推论差不离,这白羊峪的村民正是箐苗后裔,
  他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这大概要从公元元年说起了,也就是距今约2000多年前的西南,那时候的西南,在中原贵族眼中看来,是蛮荒,是穷山恶水,所以中原的皇帝一直都懒得去征服那块地方,
  但是,中原皇帝看不上那地方,居住在当地的苗族可是看得上的,
  当时,在西南苗疆如今临近六盘水地区,有两个苗寨部落最为强大,一个是箐苗分支里的仡芈部落,一个是黑苗分支里的仡濮部落,当时的箐苗不是现在的箐苗,可不仅仅只有4000多人,群体非常庞大,雄踞一时,而当时的黑苗也不是现在的黑苗,他们崇拜巫蛊之术,族中多是草蛊婆,甚至还有一个级别类似于九段大天师的蛊王,
  正所谓这一山难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仡芈部落和仡濮部落分不了公母,所以只能在六盘水地区展开了一场长达百年时间的血腥争霸,
  根据这石碑上的记载,在双方最后角逐的时候,仡芈部落几乎是倾巢出动,拉出了将近八千人的军队,这在当时的西南蛮荒已经是非常惊人的了,而仡濮部落也不是省油的灯,蛊王率领所有草蛊泼外加三千黑苗军队西出山寨迎战,
  结果,仡芈部落挡不住仡濮部落那铺天盖地的蛊虫,全军覆没,战败后的仡芈部落北逃,一路逃到了山西恒山深处躲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