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7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字报的内容几乎事事都有所指,只是又被北江大学的颜教授这位大才子的春秋笔法处理得似是而非,倒也并没有产生多大的影响,但上面明显的提到了一号线需要拆迁的小商品批发市场,而且言辞颇为激烈。
  华子建就摇摇头,说:“李书记,这是什么地方来的。”
  李云中有点好笑的说:“这是我们北江大学的颜教授偷偷贴到省委大门口的一份意见书。这上面可是把北江地铁说的一钱不值。”
  华子建也有点好笑,这有些个教授砖家啊,乱弹琴,作为北江市的地铁工程,说良心话,还是很有益处的,可以极大的缓解整个北江市拥堵现象,为广大群众大开方便之门,至于修建中可能出现的一些问题,那是难以避免的,还有站点拆迁的问题,也都是大方向中的小瑕疵,不能一点盖面,全盘否定。

  华子建刚要说话,就见省纪检委的黄副书记也敲门走了进来,招呼说:“李书记,你找我啊。华书记也在啊,呵呵,好久不见。”
  李云中点点头,拍拍身边的沙发说:“你坐下吧。”
  华子建和这个纪检委的黄副书记那更是老相识了,过去两人有过几次的遭遇,但这个黄副书记最后始终也没有把华子建弄倒,这不得不说是他的一个遗憾,但黄副书记对华子建也是更为敬重,现在没想到时过境迁,华子建摇身一变,职务就超越了自己。
  李云中指了指华子建手中的那个大字报问:“这怎么回事啊,搞的跟过去文~革一样。”

  黄副书记就忙说:“我刚才了解了一下情况,北江大学的这个颜教授啊,就是一根筋,大字报是他写的,也是他贴的,很多人都说他神志错乱呢。”
  华子建却觉得这颜教授不一定真如众人想象得那般不堪,他这番不痛不痒的举动难保不是在敲山震虎,那些在地铁项目中暗渡陈仓的人未必不会心有余悸,特别是对小商品城的搬迁不满,这也多多少少和自己的想法有点相同的。
  华子建正在想着,却听见李云中冲着自己点点头道:“子建同志,你对这个事情有什么看法?”
  华子建一时却瞧不出李云中的态度,且他打心眼中还是同情颜教授的,便含糊地说道:“颜教授这种做法自然是不妥,我想黄副书记这里应该采取点措施,否则终归会有不好的影响。”

  华子建觉得,既然李云中把黄副书记叫来了,肯定的是想让他处理这事,自己不过是适逢其会而已。
  李云中想了想,颔首道:“这个颜教授啊,这么做了,北江市还留得下他吗?”
  华子建听罢,不由得心头一惊,不由得偷眼去瞧那黄副书记的表情,只见他神色肃穆,只顾一个劲儿点头称是,华子建不由得心生同情。
  黄副书记也说:“是啊,要不就查一查他?”
  李云中沉默片刻道:“子建啊,你认为怎么样?……”他说着,却拿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盯着华子建看。
  华子建很是犹豫,要说颜教授这样做确实有点添乱,但这事情也到不了上纲上线的地步,

  华子建说道:“那个颜教授毕竟在大学待了几十年,也算老学究了,我想事情不要搞的过激,否则他到处乱讲,真真假假的,难保不会出什么乱子。”
  纪检委的黄副书记恨恨地说道:“这个老家伙就是破罐子破摔!不行我回纪检委合计合计,找个机会把他给双规了!”
  华子建听得心惊肉跳,却平静地说道:“黄书记,我看不妨通过他的家人做做他的工作,能够息事宁人就算了吧。”
  黄副书记道:“这个法子我不是没有考虑过,可是那颜教授实在是强横,口口声声说自己非要将北江市的天捅破个窟窿不可。要是对他客气了倒显得在纵容他了!再说颜教授现在又不见了,据说他曾经撂下话说要去北京上丨访丨,这不,信访办的同志已经带着人去北京寻他去了。”
  华子建情知,如果颜教授赴京上丨访丨的消息传出来,不知道要让多少人睡不着觉呢。
  华子建沉吟着说:“虽然颜教授在这上面写的有些夸张,但也不是一无是处,比如上面说到的这个小商品城的搬迁问题啊,其实我也有同感,觉得修地铁本来就是为了方面大家,但不能为了这个事情,影响到本来就发展正常的另一些问题。”
  李云中眉毛一挑,脸色几变,说:“修地铁是大事。”

  华子建也在心中叹口气,看来李云中并不喜欢自己这个说发,他的言下之意就是搬迁相比地铁那都是小问题了,但华子建认为,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大利益能不危害小利益那是最好了,当然,地铁作为李云中的一大政绩,他确实没有少操心,就算过去王书记在的时候,李云中为地铁的项目也算的上呕心沥血了,现在有人大放厥词,他不高兴也是正常的。
  华子建要考虑一下自己对一号线站点的搬迁问题是否应该在今天来说了,或许应该错过这个时间说更好一点。
  正在华子建思考中,李云中又问:“子建,你今天来准备说点什么事情?”
  华子建忙说:“我想听听李书记对地铁搬迁还有什么新的指示没有。”
  李云中摇下头,说:“这些事情你自己拿主意吧,对了,上次我说的话你想通了没有。”
  华子建当然不能说自己已经想通,并觉得自己没有错。
  他就很小心的说:“嗯,想通了,所以我会把交通局易局长的事情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

  李云中眼光闪动了一下,点点头,说:“好,这样就对了,要从大处着眼。”
  华子建也就附和着点点头,华子建想,今天只能这样了,小商品城搬迁的事情,只有改天再说,这颜教授一闹,搞的自己都有点不好张口提这事情了。
  同时,华子建还觉得李云中将颜教授事情的化解寄希望于黄副书记的想法其实是行不通的,黄副书记所擅长的无非是那套习耳熟能详的围追堵截、软硬兼施的法子。那颜教授毕竟是在大学中浸淫了数十年的主儿,黄副书记的那一套倒未必能够奈何的了他。这恰恰是华子建最担心的:若是颜教授真的激怒了李云中,只怕让小商品城的搬迁事宜更没有缓和的余地了。
  想到这里,华子建的心中不由得一紧,却笑着对黄副书记说道:“黄书记,这个颜教授可不比寻常,他毕竟是北江大学的老教授,据说他的那些同学中可是有不少人物是不容小觑的啊。”
  黄副书记一张光溜溜的白面却早已被不安染成了黑紫色,他低声叹息道:“华书记啊,我何尝不知道这一节啊,我听说信访办的人今天已经赶去北京了,驻京办那边也已经到处去去找他了,那可是北京城啊。我们也只是仅仅人力而已,真不知道这老头中了什么邪火……”
  黄副书记说得兴起,却发现李云中只顾低头转着手中的茶杯,知道自己说得多了,忙不迭的住了口。

  李云中见黄副书记住了嘴,才说:“这样吧,还是按华书记的意思,先找到人做做他的工作,尽量说服教育,不要把事情弄僵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