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9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趁着这难得的不算太嘈杂的机会,张文定大声说道:“乡亲们,我理解你们的心情。啊,药厂现在正在筹建,环保问题也是县里重点抓的事情。啊,刚才我已经跟大家承诺了,如果药厂生产以后出现环境污染,县里对这个问题是严肃的,只要有污染,马上就整顿,甚至是关停!但是,现在呢,人家药厂都还在建设,还没有投产,一粒药都没卖出去,大家就问人家要环境污染的补偿,啊,有没有这个道理?啊,我告诉你们,你们这个要求,我无法给你们承诺!”

  说到这里,张文定故意停顿了一会,见大家没有再次骚动,便话锋一转,道:“大家好好想一想,是不是这个道理?啊,虽然在补偿这个事情上,我无法给大家一个承诺。但是呢,我可以和药厂的老板谈一谈,等药厂建成以后,到时候肯定还会继续招聘员工,这个,我们可以争取一个就近录取的原则,你们几个村符合要求的,会优先录取。”
  这又是一个承诺,而且是相当靠谱的承诺。
  药厂里本身就有他们几个村子里的工作,而且这次收购,又决定在镇上招收一些工人,现在,张文定还说要让药厂再扩招一些人。
  这个条件,真的相当优厚了。
  补偿只是一时的,但有个稳定的工作,却是长久的。
  在发达地区,老百姓去厂里打工很正常,但在燃翼企业很少,在乡镇,那就更少了。老百姓都想出去找个活干,指望着靠天吃饭的一亩三分地过日子,猴年马月也奔不上小康。
  所以,燃翼县广大农村中,青壮年大部分都远走他乡,寻求自己的美好生活去了,一些妇女和老人留守在家。但他们何曾不想在家门口找个工作,可没企业,这一切就都成了幻想。
  有句俗话叫“讨吃不过本地方”,还有句俗话叫“人离乡贱”。如果在本地方能够拿一份不错的工资,谁又愿意抛下年迈的父亲幼小的孩子奔赴人生地不熟的沿海,吃不习惯睡不安宁捞那几个辛苦钱呢?
  劳动力出去了,留下妻子在家带着孩子,各种不放心;然而和妻子一起外面打工的人,两夫妻纵然是在同一个市里甚至是同一个工业园里找到了工作,但却也没办法进同一家工厂。
  那样的日子,还是难受啊!
  现在来了个药厂,而且就在离家不远处,谁不想在里面找个养家糊口的工作?
  况且,现在县领导又亲自承诺了,所以,众人对这个条件,还是比较满意的。
  就连刚才那个挑头要补偿的人,听了张继松的话,也不再说话了。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吃了,大家也便谁也不敢吃了。

  人群里再次传出一阵阵嗡嗡声,那是村民们小声讨论的声音,还杂夹着一些对张文定的称赞。
  这个工作的机会,一下就让他们心里痒痒了。
  纵然自己家里没有合适的人,但是,大家同在一个村子里,多少都有些沾亲带故,如果明确跳出来反对的话,那是会得罪全村人的。
  嗯,还会得罪别的村的人!

  现在这儿站着的,可不止一个村的。
  紧张的情绪,一下子就得到了缓解。
  张文定趁机又摆出一堆道理,说县里为了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正在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希望老百姓能积极配合县里的政策。他还说,县里富了,老百姓就能富,县里的工厂多了,农村的劳动力不出县城就可以找到好工作;如果县里经济不好,就没钱解决老百姓的实际问题……
  这一番话正中老百姓的痛点,给了众人莫大的希望。
  他们觉得,张文定是个说实话的好官,是一个替老百姓着想的好领导,所以大家便不再那么执着,说话的时候也不那么冲了,甚至还有人笑着跟张文定开起了玩笑。
  这时候,张文定才开口劝众人回去,并且不停的说一定会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等到以后县里工厂多了,不说别的,各个村里的人就是种菜卖菜,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带着对张文定的信心,带着对未来的憧憬,人群慢慢开始散去。
  等人都走完了,张继松这才有了个机会喘口气,但现在还不是他松口气的时候,刚才被抓的几个人,他还要去了解一下。
  刘浩让司机把车开了过来,跟张文定一同坐车回县委。
  既然县政府这边没一个领导出面,而且刚才张文定还在县府这里处理了这场危机,可姜富强依旧没有打个电话过来,甚至就在现场的姜富强的秘书,也没有任何请示,那张文定也不可能呆在县政府了,只能回县委。
  脚还没踏进办公室,张文定便问刘浩:“那几个人怎么样了?”

  刘浩犯了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刚才温大奎把人带走以后,他就一直站在张文定身边,怕张文定再有什么需要。
  所以,他并不知道现在人去了哪里。其实,说起来这也算不上是错误,只是一个失误。
  在那种环境之下,刘浩只能顾一头,他选择了顾张文定这头。
  当然了,如果换作是白珊珊那样的秘书,肯定是在顾着张文定的同时,还能够及时掌握别的需要马上掌握的情况。
  可惜,刘浩不是白珊珊。
  此刻,听到张文定这个问题,刘浩的后背有些冒汗。作为一个秘书来讲,他觉得他还是应该把这些事情都考虑到。而且,面对着张文定,他也觉得心里有愧。

  老板出差前交待他在家里守着,可还是闹出这种麻烦事,他处理不了,还得老板亲自来擦屁股。
  纵然这不是他刘浩的错,可他也很不是滋味,觉得愧对了老板的信任。
  刘浩虽然能力不如白珊珊,但忠诚度还是没问题的。
  他尽管心里惶恐,却没准备说假话,而是实话实说,赶紧对张文定道:“我现在就打电话问问。”
  张文定没停步,头也没回对跟在身后的刘浩说:“你先进来。”
  这下刘浩有些发虚了,后背的汗开始淌出了溜。
  他心中涌起一股恐惧的感觉,这下完了,自己今天这是犯了个天大的错误啊,令老板发大火了。若是单纯挨个批评还没什么,若是老板借着这个火气把自己给辞了,那自己岂不对不起刘家列祖列宗?
  三把手的秘书,这个机会,那是刘家十八代祖宗保佑才得到的啊!
  唉!刘浩啊刘浩,你平日里这么小心,关键时刻怎么能这么掉链子呢?

  这小子见今天这事儿闹得太大,害怕得不得了。
  心惊胆战的跟张文定进了他的办公室,刘浩没有忘记自己应该做什么。他先给张文定泡好了茶,然后便站在一旁,等着想象中即将来临的噩梦。
  张文定进门后先翻了翻这几天的材料。他去省城这几天,文件都被刘浩整理好,而且按他的习惯分好类放在了桌子上。
  由于刘浩整理的比较仔细,所以张文定只用了不到五分钟便浏览完了这些文件。虽然只有五分钟,刘浩却像是躲过了漫长的一年,这个滋味不好受,但他必须要等。
  日期:2017-01-08 18: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