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7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雪和宁俊琦闯了进来。
  楚天齐下意识的向门外看看,再没有人,便关上了屋门。
  夏雪不满的抗议着:“楚天齐,你什么意思?女朋友累成这样,你却还在惦记前女友,真是吃的碗里看着锅里的,贪心不足。”说着,坐到了沙发上。
  楚天齐羞赧一笑:“哪有,哪有?”
  “她已经坐车走了。我去睡一会儿。”说完,宁俊琦直接进了里屋。
  楚天齐正要跟进去,被夏雪叫住了:“你进去干什么?这还有一个大活人呢,把我扔这儿就不管了?”
  楚天齐收住脚步,坐到了沙发上。
  夏雪盯着楚天齐脸上看了一会儿,说道:“你小子也不知哪辈子修来的福,找到了俊琦这样的好姑娘。”
  “就是,就是。”楚天齐随声附合着。

  “就是什么?你知道什么?还是我跟你说吧……”夏雪向楚天齐讲述起了昨晚和今早的事情。
  听着夏雪的讲述,楚天齐数次看向套间的屋门,为屋子里休息的宁俊琦而感动。
  原来,昨晚,把孟玉玲弄到饭店客房后,孟玉玲的情绪很不稳定。一会哭,一会笑,一会自说自话,一会又两眼无神、坐着发呆。
  宁俊琦就一直把孟玉玲搂在胸前,轻轻抚着对方后背和秀发,就像一个妈妈在抚*慰自己的女儿。渐渐的,孟玉玲情绪舒缓了一些,在大哭一通后,情绪算是稳定了下来。
  从酒店前台要来盐水,宁俊琦就用酒精棉签蘸着,给孟玉玲擦拭脸上和前胸的伤处。酒精触碰到伤口,孟玉玲疼的紧*咬牙关,手臂乱挠,宁俊琦的胳膊上也受了好几次误伤。
  处理完前面的伤口,让孟玉玲趴在床*上,宁俊琦又用酒精给她擦拭背上伤口。看着一条条的血痕、一片片的淤青,宁俊琦难过的直掉眼泪,惹的一旁的夏雪都跟着伤心落泪。

  身心的疲惫,加上伤口清洗处理干净,孟玉玲终于沉沉睡去,还发出了“呼呼”的鼾声。
  让夏雪睡到另一张床*上,宁俊琦执意要看着孟玉玲,言说一会儿再睡。说是一会儿再睡,可是孟玉玲不时惊醒,宁俊琦就像妈妈一样,轻轻拍着孟玉玲,安抚她入睡。就这样,坐在椅子上,宁俊琦守到了天亮。
  早上的时候,孟玉玲醒来了,执意要走。宁俊琦和夏雪带着她去吃了一点早餐,把她送上了开往沃原市的班车。
  在上车前,孟玉玲谢过了宁俊琦和夏雪,尤其给宁俊琦更是深深鞠了一躬,并表示“要重新开始”。
  听着夏雪的讲述,楚天齐是满满的温暖和感动。
  夏雪除了讲述这些,就是替俊琦妹妹教训楚天齐,要他珍惜俊琦,要他做好新世纪男人的三从四德。
  楚天齐就是一个劲的说着“是”,“是”。

  十二点的时候,宁俊琦从里屋出来了,虽然看上去满脸疲倦,但“熊猫眼”明显减轻了一些。
  楚天齐赶忙走上前去,抓起了宁俊琦的手臂。他看到,她白皙的玉*臂上多了几条指甲划过的痕迹,有两条还结了小小的血痂。
  楚天齐轻声道:“谢谢你,辛苦了,疼不疼?”
  “没什么。”宁俊琦轻声道,“就当是替某些人还债吧。”
  “能不疼?别假惺惺了。你可要对俊琦好,否则我饶不了你。”夏雪在一旁警告着,虽说语气看似严厉,其实更多的是透着浓浓的羡慕。

  楚天齐抬起右手,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皮,憨憨的笑了。
  星期日一整天,在夏雪监督下,楚天齐被指挥的团团转,做着为宁俊琦服务的工作。
  看上去夏雪就像强势的丈母娘,宁俊琦就像乖巧的女儿,楚天齐就像听话的女婿。
  虽然楚天齐一直都没闲着,但他的心里却是无比甜蜜,因为他非常非常乐意做这些。
  星期一,刚吃完早饭,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宁俊琦电话,她已经回到乡里了。楚天齐腻腻乎乎嘱咐几句后,挂掉了电话。
  昨晚宁俊琦是和夏雪一起住的,今天起早开车回的乡里。
  抽完一支烟,楚天齐开始处理手头工作。
  不一会儿,响起了敲门声。
  楚天齐说了声“进来”,继续低头翻着手中的文字资料。
  “咔咔”女士皮鞋走动的声音,还伴着淡淡的香水味,一个人走前屋子,站在当地。
  不用看,就这走路的声音,还有那香水味,就知道是谁。果然,当楚天齐抬起头的时候,看到面前站定的正是财务股长任芳芳。
  今天任芳芳的装束,和星期六那天完全不同,那天打扮的非常妖*艳,动作也浮夸,而今天完全是另外一种风格。
  她上身是银色七分袖小*腰外套,里面是银灰色抹胸卫衣,腿上穿着银色一步裙,脚上蹬着一双银色皮凉鞋。她的披肩发已经束在脑后,用发网罩着,脸上的妆容化的很淡,就连香水味也淡了好多。淡雅的装束,淡雅的妆容,再配以银色的腕挎小手包,给人的整个感觉就是稳重、高雅、气质不俗,完全的知识女性形象。
  向前走了两步,把手中纸张放到办公桌上,任芳芳说道:“主任,我回来上班,这是手续。”
  楚天齐拿过手续,又装模作样看了一遍,拿起桌上电话拨了出去。电话一通,他说道:“要主任,过来一下。”说完,挂断了电话。

  任芳芳退后几步,坐到了沙发上。她坐在那里,腰板挺的笔直,面带微笑,表情恬静。
  今天的任芳芳,没有了一点往日的形神放*荡,如果不是见过她那个样子,无论如何也不会把她和那个“骚”字划上等号的。
  很快,要文武进来了。
  “要主任,这位是财务股股长任芳芳,病假提前结束,回来上班。”楚天齐替双方做着介绍,“这位是刚刚调任的开发区办公室主任要文武。”
  “要主任好,认识你很高兴。”任芳芳站起身,向要文武点头致意。
  要文武点头致意,并回了一句“任股长好”。
  楚天齐简单交待后,要文武拿起了组织部工作函。
  任芳芳说了一句“要主任请”,见要文武抬腿走去,才跟在后面,走向门口。

  在关门的瞬间,任芳芳停下来,嘴角上扬,冲着楚天齐一笑,才带上了屋门。
  从对方的笑容里,楚天齐看到的是蔑视、是嘲弄,是对方在冷笑。
  任芳芳能在这种情况下,提前回来上班,尤其还能同时让人撤掉审计,肯定有很大的能量。再结合她今天的表现,楚天齐不禁对这个女人又多了一份戒心,这个女人太能装了,可能这就是她的厉害杀招之一吧。
  脑中挥去任芳芳,楚天齐继续处理着手头工作。
  九点多的时候,楚天齐放下手中的资料和笔,直起腰,伸了伸胳膊,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
  “笃笃”敲门声响起。
  楚天齐迟疑了一下,说了声“进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