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316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图腾果然寄居着一个阴魂,而且八成还是一个非常凶悍的脏东西,毕竟这些玩意就跟野兽差不多,一些强大的野兽占据的领地弱的不敢靠近,估摸我们眼下遇到的这阴魂也是这样,因为它强大,所以外面的行尸害怕它,这才不敢进来,结果我们冒冒失失的钻了进来,真可谓是才出狼窝又入虎穴,
  我头皮有些发麻,正所谓这鬼性难测,和这么一个凶悍的东西共处一室,我们怕是很难捱啊,
  这时候,一道有些干涩僵硬的声音忽然在古庙里响起:“小子,给婆婆继续上香,别断了,香火不断,婆婆保你们今夜无事,”

  和我们说话的是谁,无需多说,
  我连忙从背包里面取出了请神香,这回这东西我可是带足了,反正西域一别后,青衣又给我邮了不少,所以这一回走的时候我带了一大把,足足得有几千支,绝对够伺候这鬼婆婆一晚上了,
  等我又供上了三支请神香以后,我才试探性的问道:“婆婆,这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啊,一到晚上难道很危险,”
  “危险,何止是危险啊,嘎嘎,如果没婆婆护着你们的话,就你们几个,活不了,”

  那道声音又一次响起,很冰冷:“那帮该死的村民,自己犯下了滔天的罪孽,招惹出了了不得的东西,也是活该他们沦落到这般田地,出了事儿了才知道来拜祭婆婆了,还想让婆婆救他们,去和那凶悍的东西对抗,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从六百年前他们封了婆婆的道场,断了婆婆的香火开始,婆婆就再也不会管他们了,”
  我从这鬼婆婆的语气中听出了不满……
  似乎,这白羊峪的村民在600年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下子封了图腾鬼庙,断了这鬼婆婆的香火,于是这鬼婆婆就和白羊峪的村民之间产生了嫌隙,这一次白羊峪出事以后,这鬼婆婆才没有继续庇护他们……
  我一边沉思着,一边问道:“那么,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
  “到晚上你不就知道了么,”
  鬼婆婆尖锐的冷笑着:“行了,小子,看你有香火供奉,婆婆也不为难你,今天晚上你们可以在这里避着,婆婆保你们能活到天亮,等明天那些东西一回去,你们立马离开这里,这里的事情你们最好还是别管了,我知道你们里面有一个天师,没错,天师确实能管的了那东西,但管,不如不管,否则有干天意,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确实该死,因为他们干的事情连婆婆我都看不下去了,”

  说完,这老婆子就陷入了沉默,我追着问了半天,就和我说了一句:“小子,平安过了今晚明天就回去吧,真的,有些事情当你们了解了以后也未必知道该怎么做,所以把一切都交给天意吧,还有,今夜最好别说话,尤其是这道门,说什么也不能出去,婆婆这里现在也算是画地为牢了,和外面的东西井水不犯河水,大家都得守这个规矩,你们要是走出去了,就算是婆婆也救不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最后,我问了半天也问不出这村子里到底有什么,索性也就放弃,
  这时候,我们基本上也都缓过神来了,然后张震麟和王笑笑他们终于问起了我周兴平的事儿,没办法,我只能把周兴平出事儿时候的情况和他们说了大概说了一下,虽然我已经竭力的在避免细节上的描述,防止给他们造成心理阴影,但是周兴平身死这个消息还是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冲击,最起码王笑笑是哭成了个泪人,段腾和陈文也是一脸悲戚,
  看得出来,王笑笑应该是对周队有特殊的感情,夹杂着崇拜和少女懵懂时对英雄的那种情愫,
  这样的状态其实不好,尤其是在眼下这种情况,更加不好,不能保持绝对的平静和冷静,对他们没有好处,

  我甚至隐隐有忧虑难不成,真让周敬一卦成真,这四人都活着出不去,
  太多的疑点想不通,最后我也干脆不想了,从背包里取出了干粮和清水吃了一些,然后就在庙里找了个地方睡觉去了,当然,我们也不能全去睡觉,留两个人一边给那鬼婆婆烧香,一边放哨,防外面的东西,也防那鬼婆婆,对方虽然现在没有整死我们的意思,但这鬼性难测,谁他娘的能说得好,留一手准没错,
  一天都是疲于奔命,我也着实是累了,所以这一觉入睡的很快,几乎是闭上眼睛的功夫就进入梦乡了,干了这行以后,时间久了整个人的神经都开始麻木了,不管多危险,只要有机会睡觉,我一定不会放过,
  谁知,我睡了还不到两个小时,就被放哨的张震麟给我推醒了,睡眼惺忪里我有些不解的看着他:“怎么了,”
  “你听,”

  张震麟蹙眉道:“好像正主儿出来了,”
  我浑身一哆嗦,一骨碌就从地上爬了起来,侧耳仔细听了起来,这一听不要紧,果然我听到有隐隐约约的歌声在外面回荡着,似乎是一个女子在唱歌,歌声凄婉,
  “彼岸花,永远在彼岸悠然绽放,
  此岸心,唯有在此岸兀自彷徨,
  多少烟花事,尽付风雨中,
  多少尘间梦,尽随水东转,

  看见的,熄灭了,
  消失的,记住了,
  开到荼蘼,花事了,
  留下的记忆不过是一地花瓣,
  风吹走了,也就没有了……”
  这歌声哀婉动听,映透着红尘的沧桑和人情的悲凉……
  最重要的是,我从这歌声里听出怨恨,
  那是一种淡漠的怨恨,恨到极致,转淡漠,这种怨恨最难化解,
  想想那鬼婆婆的话,在切身感受了这正主儿的恨,我不禁轻轻倒吸凉气这白羊峪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有如此含恨冤魂蹦出来,
  呼啦啦

  这时候,外面忽然阴风大作,凛冽的阴风在席卷的同时似乎还夹杂着鬼哭的声音
  哐!
  这小庙的木门在阴风激荡中竟然直接被吹开了,霎时,一缕缕的阴煞迷雾就开始往庙里渗透。..
  一看这情况,我轻轻倒吸一口凉气,抽出百辟刀就跳将起来,不光我起身了。就连张震麟和他带来的两个弟子都全部站了起来。
  阴风打门,分明就是邪物登堂!
  难道那正主儿准备无视鬼婆婆直接对我们下手了吗?

  就在我惊疑不定之际,鬼婆婆的声音终于响起了:“楚河汉界,咱们泾渭分明,你今夜准备打破规矩了吗?”
  这鬼婆婆怕是道行深的很,它这么一张嘴,那开始往庙里蹿的阴煞迷雾登时犹如潮水一般退去。
  这功夫,大概是因为被吓到了的原因,正在点香的王笑笑竟然停下了,登时惹来了鬼婆婆的训斥:“说了让你别停下,怎么就停下了?怕什么怕!这一亩三分地上婆婆说话还是作数的,只要不出去。保你们无事!”
  “无事?”
  一直都在唱歌的那道女声忽然响起,似乎是在叹息一样,声音总是给人一种非常飘渺的感觉,没法确定她的具体位置:“婆婆这话大约是说的有些大了。你说无事他们就能无事吗?婆婆,我敬你,但是这些人来了不该来的地方,所以你不该留他们的!”
  “嘎嘎嘎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