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6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在客厅的坐了几分钟的时间,他觉得自己应该到厨房去搭个手,所以他来到了厨房,这个时候,秋紫云正她踮起脚,翻着橱柜上层的架子,由于她身体在尽量的往上伸展,那衣衫下摆也就提过了许多,秋紫云依然的苗条的腰就露了出来,洁白,细腻,看的华子建一下有点晕了,那白花花的身体,完全的冲击了华子建的视觉和灵魂。
  秋紫云也发觉了身后的声音,她蓦地转身,就看到了华子建近乎于痴迷的表情。
  “子建!”秋紫云放下了脚跟和伸长的手臂,喘口气,一手按着胸,深吸了口气:“太高了,我够不着!”
  “让我来吧。”他说。
  “嗯,好。”秋紫云很难一直看着他的脸,而不去看他肌肉结实的宽胸。他的肩膀、手臂及胸部的肌肉都很结实,腹部至腰形成倒三角吗,秋紫云猛将自己着迷的视线拉回他脸上,发现他热烈的目光。
  华子建想走过去将她拉入怀中,可是他依然很矛盾,他在努力的控制自己,所以他站在原处,肌肉明显地因努力控制而颤抖。
  秋紫云知道他在挣扎,他在矛盾,她也知道他要她作决定,秋紫云不记得是如何奔向他的,只知道他们紧紧拥抱好一晌没动,沉醉于两人身体完美契合的奇迹中。

  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他很放松,但这样的轻松没过多长时间,华子建就又想起了李云中带给自己的那个很深奥的理论,一想到这个,华子建就有些迷茫了。
  秋紫云抬头看了看华子建,“怎么了?你有心事?”
  “没呢。”华子建言不由衷的回答。
  “说说嘛,”她俏皮的说着。
  安静了一会儿,华子建开口了,“我有点弄明白了,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做的是对是错?过去我总人为我这样的工作方式是对的,今天云中书记却让我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秋紫云听了华子建这句话,沉默不片刻说:“你对自己的理念和行为缺乏自信了。”
  “也可以这样说吧,我是不是经常在破坏着原则和规矩?”华子建问。
  “是的,但这又怎么了,只要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你就不用怀疑自己的对错。”秋紫云说。
  华子建想了想:“但是,我本来应该带领别人来遵守这些规矩啊,换句话说,我应该是这个社会规范的维护者,而不是破坏者。”

  秋紫云摇摇头,很认真的说:“你被云中书记的理论给绕进去了,其实啊,很多理论都是矛盾的,不错,你看似在破坏规矩,但问题在于,很多规矩并不完善,也就是说,从理论上讲,全民都提高了社会也就进步了,问题在于怎么样才能全部提高?其实做好自己,从自己开始,只要是对的就坚持,只有每一个人都这样做了,社会才能不断的进步。”
  “每一个人都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华子建回味和重复着这句话,慢慢的,华子建笑了起来,是啊,是啊,自己没有做错什么,自己不过是用人力来弥补很多规矩和原则上的漏洞,华子建这样想着,一下就有了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他嘿嘿的笑了,自己差点就让李云中那高深的理论给绕进去了。
  华子建就低下头去,在秋紫云的唇上又深深的吻了起来。。。。。
  风平浪静的几天过去了,韩阳市徐海贵却没有等到省委对北江大桥招标的干预,而宣布中标之后的北江市就再也没有准备更改招标结果的意思了,这让徐海贵感到怒火中烧,自己费尽心机的第一次到省城来发展,就是这样的一个结果,还是北江市的市长亲自相邀自己前来的,这样的打击对混迹黑道多年,一直也都桀骜不驯的徐海贵来说,实在是难以接受。
  当然了,易局长等人也答应给他一两个项目的,但这些小项目根本都不是徐海贵心中的菜,他从来也都是一个要面子的人,在韩阳市宣布自己要来省城发展的时候,各路官员,朋友们也都对自己表示了支持和庆祝,现在自己就这样灰头土脸的返回韩阳市,这以后自己的老脸还要吧?自己在韩阳市还混吗?
  徐海贵在宾馆中气愤着,他用双手把轮椅推到了那房间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楼下芸芸众生匆匆忙忙的身影,看着对面高低不一的大厦,心中久久没有平静下来,这个地方自己不能离开,自己一定要在这里站住脚,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战火的洗礼了,那就从这个,从今天开始吧。

  徐海贵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刀疤,你马上带几个精明能干的兄弟到省城来。嗯,挑顺手的,勇猛的,另外啊,来了之后你们先租上一些房子住下来,等兄弟们都熟悉了省城,我们在详谈。”
  这‘刀疤’是徐海贵多年的一个兄弟,徐海贵每一次行动都少不了他的支持,两人关系是不用说的,关键这个刀疤还是一个很舍得拼命的主,一身上下可谓是伤痕累累,刀疤的称呼也并不是说他脸上有刀疤,他唯一没有留下伤疤的也就是脸上。
  在徐海贵团队中,也就算他最为心狠手黑,冷酷凶残了,这些年在徐海贵抢生意,争地盘中,刀疤每次都是首当其冲的一个人,自然了,徐海贵给他的信任和恩惠也不再少数,韩阳市所有徐海贵的场子,刀疤都可以畅行无阻的享用那里的小姐,钱就根本不在话下,徐海贵每月都给刀疤超过常人的薪水,还另外划出了一条街道给了刀疤,那里的所有保护费都不用上交,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所以刀疤对徐海贵也是言听计从,以命相赠。
  徐海贵在挂断了刀疤的电话之后,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号码,这应该是韩阳市公丨安丨局的一个朋友,徐海贵就比较客气起来,说:“黄兄弟最近可好啊,呵呵,我很好,我在省城,那里那里啊,是这样的,省城警方你有朋友吗?嗯,好好,帮我介绍几个。”
  对面那个姓黄的就犹豫了一下,说:“徐总,你在省城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没有,没有,只是我以后准备在省城发展,少不得要多结交一些各路的朋友。”
  “奥,这样啊,好吧,我在省城还有几个铁哥们,我一会把他们的电话发给你,见了面你就说是我老黄的朋友,绝对靠得住事情。”
  “嗯,嗯,谢谢黄兄弟,改天我回韩阳一定坐坐。”
  徐海贵在连续的安排好了很多事情之后,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这些年来徐海贵养尊处优过的很快乐,每天只需穿梭在韩阳市那些达官贵人之间,听着音乐,喝着小酒,摸着美女就可以完成整个生活的节奏,但现在他又准备动了,他也知道这样的感觉不好,但从骨子里生出的那种呲目必报,争强好胜,拼狠斗勇的情结却让他必须这样做。
  因为即使给狼洗礼命名,它还是要跑回森林里去,即使剥掉狼的七层皮,狼仍然是狼,这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而徐海贵也就是一匹狼,虽然这些年他住进了别墅,他成了各种代表,他系上了领带,在很多场合表现的温文尔雅,但这都掩饰不住他心中的狂野和凶残,他要对车本立展开报复,要让省城的这些老板和道口上的大哥们知道,来之山区的狼依然是可以咬人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