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20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学生说道:“我觉得这不是普通的分工问题,而且还有垂直的分化,就说现在很厉害的硅谷,他们掌握了技术和新兴产业,但掌握主动的还是华尔街的风险投资。雁行理论认为,领头的大雁将淘汰的产业向后面的大雁逐级转移,实际上就是形成了一个垂直结构,在前面的大雁始终会掌握更优势的经济资源,掌握更优势的话语权。”
  陈云良点了点头,伸手示意这位同学坐下来,他每次提出问题,一般只会让两个人回答:“好,基本上这两位同学都说到了点上。全球化这个问题,我们就不多说了,我们今天要讨论的还是城市规划这个问题,要对城市进行好规划,首先就必须确定这个城市的角色地位,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我们可以将所有的城市都看成是一个城市体系,以前,这个体系是以经济活动的部类为特征的水平结构,到以经济活动的层面为特征的垂直结构。”

  “当然,我们说在任何时期,城市体系都有垂直和水平结构,只不过是过去是以水平结构为主,而现在每一个城市都需要参与到全球城市的垂直体系当中。”
  “在这个垂直体系中,我们可以看到,管理和控制层面集聚的城市占据了主导地位,而制造和装配层面集聚的城市则处于从属地位。在发达国家和部分新兴工业化公家和地区形成的一系列全球性和区域性的经济中心城市,对于全球和区域经济的主导作用越来越显著。”
  陈云良讲完理论,又开始提出新的问题:“全球化正在汹涌而来,而垂直化也不可避免,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城镇,必须在这个体系的水平结构和垂直结构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对于这个问题,大家有没有什么想法?好的,我们请那边的同学回答这个问题。”
  被叫到的学生站起来说道:“陈教授刚刚提到,小到一个城镇,大到一个国家,都有定位  。总体上来看,我们国家现在的定位就是制造甚至是装配,具体到城市,包括一直在喊要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沪城,其实距离这个目标的距离还很遥远,沪城的经济依然是以制造和装配工业为基础,这个和规划并不一致。”

  每一个被叫到的学生回答都很简洁,这显然也是陈云良课堂上的“规则”。
  这个学生回答完以后,陈云良突然伸手向后面一指:“请那位站着的同学,对,就是刚刚说话的那位说一说你的看法。”
  刚刚转过头跟包飞扬说话的陈寒脸色顿时腾地红了起来,他毕竟离开校园有半年多了,对课堂的纪律并不是那么敏感,刚刚转过头想要跟包飞扬说话,没想到却被陈云良点出来回答问题。
  陈寒学的是工程经济,对城市规划并不了解,当然听了半节课,他也能扯上几句,可是大庭广众之下让陈云良叫出来,他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大脑一片空白。

  看到教室里学生的目光都转过来,包飞扬不由暗自苦笑,这下子陈云良一定也注意到自己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
  “陈教授,您好。”包飞扬微微一笑,向陈云良点了点头:“我是海州开发区的工作人员,今天来拜访陈教授,机会难得,就来听陈教授的课,刚刚听了半节课,也是很受启发。”…
  陈云良打量了包飞扬两眼,显然已经知道他的身份:“嗯,既然你来听课,那就要遵守我课上的规矩,你就说说你的想法。”
  陈云良的语气显然不怎么好,他课上的规矩不仅是要回答问题,也包括了不能够随便说话。包飞扬已经破坏了一个规矩,显然不能再破坏另外一个规矩。
  包飞扬知道,陈云良此举也有考验他的意思,刚刚他已经给陈云良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虽然刚刚讲话的是陈寒,但显然陈云良会将这件事记在他的头上,包飞扬也没有推托责任的意思——如果他连这个问题也回答不好,指不定陈云良就会取消原本说好了的会面。
  教室里两三百学生的目光也都落在包飞扬的身上,虽然陈云良的课有不少人旁听,可那大多是别的系或别的年级的学生旁听,猛地跑出来一个学校外面来的人,而且还是什么海州开发区的,这就让他们感到很意外了,他们也很好奇,想要听听包飞扬有什么样的看法。
  包飞扬飞快地组织了一下语言:“好的,那我就随便说说。”
  “我认为,陈教授刚刚提到的垂直结构在我们国内可能更明显,因为我们的城市是有级别的,比如沪城就是省级,直辖市都是省级,计划单列市就是副省级,还有省会城市也是副省这个级别的,然后就是地级市、县级市相当于副地级、再下面就是县级,这个是行政级别,从经济职能上来讲,情况大致也差不多,级别高的,在管理和控制层面更强势,级别低的,可能就只能在制造和装配上寻找机会,甚至上级会赢家通吃,也争抢这些机会。”包飞扬简单地说道,这毕竟是课堂,不可能给他长篇大论的机会。

  “哈哈!”不少学生都笑了起来,包飞扬的这个说法可谓非常接地气,很符合华夏国的国情,有的学生都转过身,暗暗向他竖起大拇指。
  “你的这个说法倒是很别致,也有些道理。”陈云良居然也点了点头:“我们课堂上也难得出现有一线经验的,要不这样,包主任你就到前面来,跟我们谈一谈基层的城市规划是什么情况?”
  看着陈云良认真的目光,包飞扬心中不禁有些错愕,他完全没有想到陈云良会给自己来这样一手。
  “哗哗哗——”这时候,那些精力过剩、唯恐天下不乱的学生们都已经开始鼓掌,似乎担心包飞扬会拒绝掉陈云良的邀请一样。
  陈寒心中很是担心,又非常自责,用担忧的目光看着包飞扬,张了张嘴,想要对包飞扬说什么,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在陈寒看来,这肯定是自己连累了包飞扬,要不是自己扭头去找包飞扬说话,陈云良就不会点自己回答问题,正是因为陈云良点的问题自己回答不敢上来,包飞扬才会主动站出来帮他解围,可是谁又能聊到最后的结果却是包飞扬被让陈云良叫到讲台上去发言呢?
  陈寒是去年毕业刚进的公司,与包飞扬毕竟不熟,只是听总经理刘钰的介绍,知道包飞扬他是海州市一个经济开发区的主任,但是对这个经济开发区究竟有多大,级别究竟有多高,陈寒可一点都不知道  。更何况即使他能够准确地知道包飞扬的身份,知道包飞扬是一个正处级领导,哪里又如何?要知道这里可是共济大学,是沪城的老牌大学,即使放在全华夏国来排行恐怕也是前十位,而包飞扬此刻面对的又是共济大学的著名教授陈云良。陈云良是什么人?全国城市规划界的学术泰斗,即使在沪城。也是能够直接闯进沪城市长办公室跟沪城市长对话的人。面对着陈云良这样的身份,即使陈寒知道包飞扬这个临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是正处级干部,哪又如何?难道他有资格能去和陈云良这样规划局的大牛对话吗?眼下看来。包飞扬被陈云良叫上去说不好话,在这么多学生面前丢人现眼,似乎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要是真的那样的话,陈寒心中肯定会很自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