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8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以前的药厂就因为污染,闹过几次矛盾,现在新药厂虽然设备先进,而且工艺也是最新的,但老百姓的担心,也是可以理解的。
  当然了,现在的情况,已经令张文定没有心思去考虑污染不污染的问题,他在想如何平息这个事情,如果说服老百姓接受这个项目。
  别的事情都好说,但**,那是真的相当恼火的。
  这样的事情在网络上有很多起,而且严重程度也要比燃翼严重的多,很多地方有前车之鉴,处理好了你好我好,处理不好那就会焦头烂额。到了那个时候,就算你政府理由再充分,也会无比被动了。
  张文定最担心的就是把事情闹大。
  他要赶紧回去,要不然下边那些人还不一定怎么处理,万一出个篓子,谁也担当不起。虽说现在这个项目关系到燃翼的招商环境的形象问题,按理说吴忠诚和姜富强应该不会允许事情闹大,可这毕竟是他张文定引进的项目,他有点不放心吴忠诚和姜富强。
  不是怕他们俩不管这事儿,而是怕他们不用心去管,更怕他们用老办法去管,到时候越管越乱,那麻烦就大了。
  司机已经把车开得飞快,但张文定还是觉得慢,不时的催促司机快点,在车子马上要到燃翼的时候,张文定又接到了刘浩的电话,说老百姓已经去县政府了,而且人还很多,不是一个村的,还有下游的几个村,现在信访办的领导正在想办法控制局势。
  是的,下游的几个村——药厂离河不算远。
  我擦!张文定冷汗都出来了,差点就要骂人了!
  这么大的事情,居然只是信访办的人去处理,就没有一个县领导出面吗?
  他有过处理**的经验,但经验并不丰富。
  在随江的时候,他处理过两次。
  一次是在开发区,主要还是徐莹在处理,他只是听徐莹的招呼。再一次,是在县里,他以副县长的身份处理的,算是有经验,但也没有丰富的经验。
  现在,要他自己来处理这个事情,那点经验,也就可以忽略不计了——望柏市可不是随江市,他没那么强的背景。
  特别是这种事情,要说用经验解决,这经验也是有差别的,搞得不好还会犯教条主义的错误。
  所以,张文定心里并不轻松。
  现在问题的源头已经找到,张文定只想跟老百姓好好解释,避免他们冲动。
  想着这些问题,张文定直接嘱咐刘浩:“一定要把群众安抚好,千万不要冲动,不要让矛盾更尖锐……”
  刘浩本想解释解释,可张文定炮火连篇的嘱咐,让他插不上嘴,最后只能是在电话里点头称是。
  挂断电话,张文定才反应过来,跟刘浩嘱咐这些没用。
  他拿出手机,本想给姜富强打个电话,但想了想还是罢了,这个时候估计姜富强也已经焦头烂额了,闹不好他正着急有关部门开会呢,自己还是不要打扰他的好。何况老百姓去的是县政府,本也属于姜富强管的。
  自己打不打这个电话,都无关紧要,而且还有点不合适——自己一个出差在外的人打电话问在家的领导,这是质问吗?
  是的,哪怕他已经要进县里了,但毕竟还是算在外出差的嘛。
  然而,这个事情,张文定却不能做个旁观者。

  毕竟,这个项目是他引进的,本着首问负责的原则,自己也应该插手处理一下这些事,况且施工方和投资商最终要联系的还是自己。
  张文定来燃翼这么久,也跟燃翼的老百姓打过交道,在他印象里,燃翼大部分的老百姓都是比较老实的,轻易是不会出现过激的事情的。
  今天这个局面,真的是出乎意料了。
  这是老百姓的维权意识提高了?
  可是,这维权意识的提高,也不至于这么快啊!
  县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工厂都离居民区不远,而且污染要比药厂严重的多,可那片的老百姓不但没有上丨访丨,还感谢政府提供了这么好的就业机会呢?
  现在药厂刚开始建,还没出现污染,怎么老百姓就不乐意了?

  虽然张文定存在这么个疑问,但相比于处理眼前的事情来说,这点疑问已经微不足道。
  刚进县城,张文定手机又响了,这次是陈娟给他打过来的。
  陈娟自从去了文化局,已经很少给张文定打电话。如果有事情,又不紧急的话,陈娟往往会亲自跑到张文定办公室汇报的。
  张文定也知道,陈娟除非有重要的事情实在找不到他了才会打电话给他,所以他虽然心里很烦,却还是接通了电话。
  陈娟说话毫不啰嗦,电话刚接通,就从电话那头对张文定说:“老板,县政府来的那些人,恐怕有人带头。可能是有人想搞点什么。”
  这就是手底下有人的好处,遇到大事了,说话从来不拖泥带水,也不玩隐语,直接就切中要害。
  陈娟刚刚跟刘浩通了个电话,得知张文定正在回来的路上,她担心张文定处理起这件事被动了,所以才马上给他打的这个电话。
  她的这句话并不是空穴来风。
  说来也巧,这些上丨访丨的人中,有陈娟的一个亲戚,她是出门的时候遇到这位亲戚的,见这么多人闹事,她才多嘴问了问。
  虽然亲戚没直接说明是谁带的头,但话里却透露出了一点内幕来,说是这件事有人蛊惑。其实,这种事情,一般的群众本来是什么都不懂,听到某些人一说,他们才意识到到自己的处境,群情激荡闹哄哄地就跑到县里上丨访丨来了。
  陈娟怕问多了引起他们的怀疑,便找了个理由离开。

  然后,她就给刘浩打了个电话,本来是想去张文定办公室汇报的,但得知张文定不在,她只好打了这个电话。
  张文定听陈娟这么一说,心里的疑问似乎已经明白了几分,语气平稳地说道:“怎么个情况?”
  陈娟道:“具体的我不清楚,我正在打探相关情况,一有消息,第一时间向您汇报。”张文定道:“嗯,好,注意安全。”
  挂断陈娟的电话,张文定不得不往深处想了想。
  他觉得有人带头这个只是含蓄的说法,如果再一深想,难免会让人觉得这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而且,目的也许并不仅仅只是环境保护,恐怕主要是针对他张文定,不让他张文定的影响力和威信越来越大……
  这个可能性并不是很大,但这个念头,却在张文定的脑袋里疯狂地生长了起来。
  张文定没让司机把车直接开进县政府,而是停在了离县政府三百米左右的地方。

  并不是他怕农民围攻了他,而是他想先了解一下情况,在跟群众直接对话之前,他要先大体了解一下群众的具体诉求,这样心里才会有数,谈判起来也能掌握主动权。
  日期:2017-01-07 18: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