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7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太简单了,很容易想到。”宁俊琦把头扭向一边,“男主角为了爱情,放弃更好的发展机会,追随到女主角身边。在男主角眼里,女主角就是他的最爱,美好的未来正在向他们招手,男主角心里装着满满的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在那段日子里,女主角就是男主角的全部。
  可是,有那么一天,这一切都破灭了,都成了曾经美好的幻景,都成了过眼烟云。梦碎了,男主角却不愿醒来,因为他在梦中投入的太多了,尤其是投入了全部的感情。但现实告诉他,他必须醒来。于是,他决定逃避这里,逃避一切与女主角有关的东西,以期为那颗破碎的心疗伤。于是,他要离开沃原市。
  至于为什么选择弃教从政,其实也好理解。男主角认为,自己之所以在女友之争中失败,不是败给了那个人,而是败在了身份、地位,而是败给了权贵。于是,他急欲获得权利,急欲通过权利而找回尊严。所以,他才走上了从政之路。”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发出轻轻的抽泣声。
  听到宁俊琦哭泣,楚天齐轻轻扳过对方肩头,盯着她流泪的眼睛,说道:“俊琦,你怎么啦?是不是我惹你生气了?是不是觉得我太不该……”
  “生气,我就生气,气死了。”说着,宁俊琦扑到楚天齐怀里,双手在他身上捶打着,“我生气你怎么对她那么好,怎么那么痴情,生气我没有早点儿遇到你,生气……反正就是生气。”
  “俊琦,可那都是以前的事情,我现在心里只有你,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我愿意呵护你一辈子。”楚天齐赶忙哄着对方。
  宁俊琦猛的挣脱他的臂弯,抬起梨花带雨的脸颊,厉声道:“你说了可要算数,你心里只能有我,也可以为我付出一切。你能做到吗?”
  楚天齐郑重的点了点头:“我能做到,一定做到。”

  “呜”一声啼哭,宁俊琦再次扑到他的怀里,在他身上捶打着,“你不许骗人,骗人是小狗。”说到这里,她破啼为笑,“对,你就是小狗,要不大娘怎么会叫你狗儿呢!”
  楚天齐一下子无语了,但心中却无比幸福。
  屋子里黑漆漆的,固定电话再次响了起来。电话发出的光亮,映照在夏雪脸上,一闪一闪的,看上去有些诡异。
  夏雪看了一眼电话,把手伸向电话线,准备着把它拔下来。想了想,终于没有动手。而是叹口气,拿起了电话听筒,但并没有说话。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小雪,怎么才接电话,是不是不舒服了?有没有找医生看看?”
  夏雪没有说话,只是那样木然的拿着话筒,眼睛无神的看着前方。
  听不到回答,话筒里男人声音再次响起:“小雪,你已经好几长时间没理爸爸了,爸爸想你、惦记你呀!”停了一下,又说,“虎子也想你,他今天还给我打电话,问起了你……”
  夏雪厉声道:“少提那个恶心的人,一听到那两个字,我就想呕吐。”
  男人声音显得很亲切:“小雪不要这样,虎子说……”
  夏雪打断了对方:“够了,我来替你说吧?他说他想我,想来看我,可是我就是不接电话,对不对?”
  男人忙不迭的说:“对对对,他还说今天是七夕节,想和你通通话,想……”
  “哈哈哈,夏局长,你累不累,编这样的谎言有意思吗?”夏雪怒极反笑,“我来说吧,其实真*相是这样的。夏局长觉得,自己这个局长称呼太小气,该换一个真正被称作厅长的位置了。于是,就拨打了一个越洋电话,表明了自己的意图。得到的答复是,‘想挪位置不难,让你那个女儿给我来个电话,亲口认错,认可我可以三妻四妾,认可甘心做小,认可……’太恶心了,我实在没法再说了。夏局长,我说的对不对。”

  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传来一声叹息:“小雪,其实小虎真的祝你七夕……”
  “一个人的七夕很好。”夏雪打断对方,说完这句话后,把话筒重重的按在座机上,眼泪不争气的滚落下来。
  刚才打来电话的,是夏雪的父亲,省文物局局长夏寅初。在她的认知里,这个夏寅初局长,就是一个自私自利、不择手段的人。为了他的红顶子,他可以不顾亲情、不顾友情,妻子只是他进步的跳板,女儿也只是他官位交易的砝码和手段。
  人可以选择好多东西,但亲生父亲是不能自己选的。虽然夏雪特别看不上父亲的作法,甚至鄙视他,但她不得不承认这种关系,虽然经常磕磕绊绊,但还没有太僵。
  几个月前,发生了仙杯峰文物被盗一案,夏寅初毫不犹豫的把楚天齐列为第一嫌疑人,提供给警方。他美其名曰“知无不言”,但省文物局的这些知情人他一个也没提供,致使警方的目光一直在楚天齐身上。只到抓*住了魏超群一伙,只到真正盗墓贼交待,案情才真*相大白,原来泄密者正是省文物局专家。于是,夏雪打电话,埋怨父亲处事不公。结果夏寅初不但不认同女儿的指责,反而说女儿和这个姓楚的不清不楚,不守妇道。

  哪有父亲给女儿扣这种屎盆子的,但夏寅初却这么做了,目的就是想以此堵女儿的嘴。夏雪自然明白他的小九九,知道他因为手下泄密丢了面子、挨了批评,这是他最心疼的。
  盗墓一事刚过几天,夏雪知道了另一件事,一件让他不能再原谅夏寅初的事情。夏雪以前有一个男朋友,是她的大学同学,两人非常非常好。正等着谈婚论嫁的时候,她发现男朋友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而且是在一个被窝里。看到闭着眼睛、睡的香甜的男朋友,她的心碎了,毅然离开了这个负心汉,赌气嫁了父亲中意的官二代。前些天,她无意中才知道了事情真*相,原来那一切都是自己父亲导演的,目的就是为了他自己。包括自己的前男友,当时都是被使用药物了。

  当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夏雪欲哭无泪,有的只是心碎和后悔。
  今天又是七夕了,是自己和前男友相识十年的日子,她再次走到窗前,心中默念着:你在哪啊?
  经过一番撒娇,经过一番哄逗,宁俊琦破涕为笑。两人再次拥在一起,双*唇印上了双*唇,并顺势倒在身后的床*上。
  两人闭着双眼,用嘴唇、用双手去感知对方。可能是酒精的作用,也可能是别的原因,男孩很不老实,双手在女孩身上游走起来。

  “叮呤呤”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一下子破坏了屋子里的气氛。
  宁俊琦的嘴巴发出含混的声音:“天齐,放开我,我的手机响了。”
  “别管它。”楚天齐闭着眼睛,嘴巴依然盖在对方的嘴上。
  “我看看,我看看。”宁俊琦使劲推着楚天齐,伸手去抓床头上的手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