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100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罗娜娜倒也不是普通女子,更不黏人,见他婉拒也就没再纠缠,转身走进里屋,从桌上拿过一台笔记本电脑,回到他身边坐下,将笔记本放在瘦生雪白的大腿上,随后点开电脑桌面上一个视频文件,道:“自己看!”说完将屏幕转向了他。
  李睿凝目看去,见视频中的主角是个中年男子,所在是一个类似KTV包间的地方,他背靠沙发,左手搂抱着一个身穿短款白色连衣裙、露着雪白大腿的年轻女子,右手持着麦克风正在唱歌,唱了两句后,有些得意忘形,在怀中女子脸上亲了一大口。那女子娇嗔不已,在他怀里钻来钻去的撒娇。那男子哈哈大笑,拿过酒杯喝了一口酒,转头去吻那女子的嘴。
  李睿问道:“这男的就是张中?”罗娜娜道:“嗯,就是他,桌面上还有个视频文件,你打开看看。”
  李睿直接把她说的那个视频文件拖到了播放器里,画面一变,转到了另外一个场景,这是一个包间,居中摆着一张麻将桌,二男二女正坐在一起垒长城,其中正对摄像镜头的正是张中。他嘴里叼着粗大的雪茄,不时和旁边的女人说笑,手里还在娴熟的玩着牌,很有点赌场高手的风范,手边放着两摞钱,看厚度最少得有两万块。
  罗娜娜道:“怎么样,一个是在KTV包间和公主狎戏,一个是打牌赌钱,错误虽然都不算严重,但把他从副区长的位子上赶下来应该没问题了吧?”李睿非常满意的点点头,道:“没问题,市里一直在抓党风党纪,他这都跟公主亲上了,作风可谓极其败坏,市领导们不会轻饶他的。”罗娜娜道:“其实那个女孩不是公主,是我公司员工故意扮成公主模样的,不过外人不会知道。”李睿道:“这两份罪证很好,我拿优盘拷贝下来带走。”

  他从公文包里摸出优盘,插到笔记本电脑U口中,手法熟练的将两个视频文件拷贝进去。罗娜娜在旁安静的看着他的动作,表现得乖巧娴静,却比那股子妖媚的劲头更迷人。
  忙完正事,李睿搂住身边美少丨妇丨的腰肢,道:“我的好娜姐,你帮我那么多忙,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不过我也知道,你不需要我感谢,那我就都记在心里了。”罗娜娜温婉的笑了笑,问道:“你要走了吗?”
  李睿看着她的娇嫩脸孔,既不愿意承认,也不想否认。罗娜娜也不说话,只是带笑和他对视。李睿看了她一会儿,实在不好意思马上就走,抬手将她鬓边发丝拢到耳后,凑头过去吻上了她的唇瓣。罗娜娜立时闭上妖媚的眸子,仰首婉转相就……不过李睿知道这个女人经不起撩拨,所以只是吻了她一下表示心意,没有纠缠不放。
  从罗娜娜房间出来后,李睿没有第一时间回家,而是奔了三层的总经理办公室,有日子不见欧阳欣了,心里还是很想的,正好今晚有空,就过去看看她,正好她也冰雪聪明得很,将寻找苏云的事跟她说说,看她能否提供什么好主意。

  不过他很快扑了个空,总经理办公室屋门紧闭,敲门无人应,推门不开,看来伊人已经下班回家了,既然不在,那只好算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家吧。
  夜里九点半出头,李睿已经搂着青曼钻在被窝里躺下了。夫妻俩先说了件正事,青曼怀孕已经过了三个月,应该去医院建档了。李睿和她说好,本周六上午,陪她去市第一医院,找杨萍建档。
  正事说完,李睿把今天上午走访新苑小区所收获的新线索和青曼说了,看她是否还能像昨夜那样,从万千纷繁中抽丝剥茧,理出一丝头绪来。
  吕青曼听完后,先按住他那只在上衣里肆虐的魔爪,嗔道:“天天摸,你不嫌烦啊?”李睿笑道:“怎么可能烦?我摸一辈子都不够。”说着又忙碌起来。吕青曼也拿他没办法,只能任他继续,道:“我觉得这条新线索的关键点在于,苏云失踪后去了哪儿,又做了什么。”李睿道:“对,我也是这么想的,这应该是我们找到她的突破口,但却不知道从哪里推理。”
  吕青曼想了一阵子,道:“我觉得可以这样分析,她作为一个从未出过远门的女孩子,又是在战乱年代,不管去哪安身立命,凭她一个人的力量都是极其难以做到的。从她上过学读过书这一点来考虑,我更愿意相信,她极有可能是依靠了同学师友才敢离开青阳。但话说回来,在那种战乱年代,谁不是老老实实地留在家里或者躲到乡下去,又怎么会往外跑呢,那不跟自杀一样?”
  李睿听得眼睛一亮,感觉她的话已经抓到了某个关键,兴奋的道:“继续说啊,说下去。”

  吕青曼道:“但她和她的依靠却偏偏离开了青阳,这说明什么?说明她的依靠非常强大,强大到无惧乱世。从这一点,我想到了,在抗战时期,全国各地有很多知识青年,受到了我党思想与**的感召,为了拯救民族,为了驱逐日寇,为了复兴中华,而义无反顾的投向延安这个红色根据地,从此成长为我党坚固的基石与中流砥柱,为了新中国的诞生贡献出了伟大的力量。所以我觉得,苏云可能就是和同学师友一起,投奔了延安。”

  李睿又惊又喜,连声赞叹:“对,对,太对了,就应该是这样。她投奔了延安,自然能够安全无忧的生活下去,无惧战乱;她作为知识分子,加入我党后,做出的贡献很大,因此建国后也得到了一定的提拔任用,自然也就有了钱与社会地位,也因此才能把家人从青阳接出来……哎呀,太对了,应该就是这样,如果不是这样,也没有别的答案可以解释了。”
  吕青曼道:“我嫁过来以后,你每天下班都很晚,我无聊得很,就在家里看电视,这些日子看了不少谍战片,发现某些桥段虽然过于夸张,但对历史描述得还是相当真实的。譬如在抗战前后,我党在各地市都发展了很多地下党员,这些地下党员全部安插在重要的机关单位,譬如国民政府、公丨安丨局、邮政局等等,其中就有学校,而学校也是我党从来都特别重视的宣传阵线。我想,苏云可能就是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接触了我党思想,甚至结识了地下党员,还可能已经秘密加入了地下党,这都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这也就为她日后投奔延安打下了接触。”

  李睿听得非常兴奋,道:“越说越有道理了,呵呵,老婆你真是比我聪明一百倍啊……不过,你分析出来这一点,貌似也没有什么用啊,就算我们知道、苏云投奔延安、建国后可能成了某市某县或者军队的领导干部,但我们还是不知道她的落脚点啊,不知道落脚点,那就永远找不到她。”
  吕青曼叹道:“唉,是啊,你说的有道理,可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好啦,别想了,赶紧睡觉吧,明天起来再想。”
  李睿叹了口气,却也只能闭上眼睛睡觉,心想,自己尽力做到最好,力求对得起黄老,至于结果,就看老天爷开不开眼了。
  日期:2017-01-07 18: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