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0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具体的案情李牧只是简单了解了一下,嫌犯劫持了别墅的女主人和女儿,目的就是要让男主人出现。
  诡异的是,警方经过多渠道的紧急联系,无法联系上男主人。
  那些李牧没有兴趣知道,他只需要知道,嫌犯必须得死,警方已经明确表示,在重伤了那么多特警队员之后,嫌犯事实上已经被打上了死亡名单,而且从眼前的情况来看,嫌犯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作案,活捉他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别墅前后的门窗都被嫌犯封锁了起来,眼前这个状况,李牧是没有下手的好办法的。幸好,他只是负责在关键的时刻开上那么一枪,而行动方案自然有人家市局的来做。

  一台依维柯挡在前面,又一台轿车停在那里,市局的领导们就着轿车发动机盖做桌子,再一次紧张地讨论起行动方案,现场自然有谈判专家在那不厌其烦地喊话,而还有警员不断地往别墅的固话打电话,企图建立和嫌犯的直接通话渠道。
  李牧站在边上听着,这时他才知道,原来嫌犯是公丨安丨机关追捕了很久的油毒贩背景的人员,曾经在缅甸那边打过仗,难怪玩得一手好诡雷。这要是单打独斗,李牧也没信心能把他拿下,毕竟李牧有自知之明,自己真正拿得出手的,也就是一个还算可以的枪法了。
  站在李牧身边的冯玉叶,低声问他,“怎么样,有信心吗?”
  李牧眉头微微皱了皱,“我只是很奇怪,特警队的狙击手没有把握的事情,请部队的来就能做到万无一失?”
  好看的眉头深深地皱起来,冯玉叶思考了一阵子,眉头舒展随即跳了跳,低声说,“你是说,X市局只是想找个……”
  “我什么都没说。”李牧低声打断她的话。

  冯玉叶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反倒是李牧,思索了一阵子,说,“倒也没什么,说到根上,也不是什么很难办的任务。”
  “你有什么想法?”冯玉叶低声问。
  两人小声地交谈着。
  李牧整理了一下思路,说,“很明显嫌犯是寻仇,而且目标是男主人,但是他找不到男主人,所以才会孤注一掷冲到家里劫持了人家的老婆孩子。你站在嫌犯的角度,你会怎么想,当被这么多丨警丨察包围了之后。”
  “既然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我觉得任何人都会不折手段达到目的,不在乎把事情闹大。”冯玉叶斟酌着说。
  李牧缓缓点了点头,“我注意到,现场并没有媒体,封锁的范围估计有五六百米。丨警丨察、歹徒,双方在进行的是一场殊死的战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警方的弱点是,有致命的把柄抓在歹徒手里。”
  “什么致命的把柄?”冯玉叶下意识问。

  李牧说,“人质。”
  冯玉叶反应过来,尴尬地笑了笑,快速地温柔地看了李牧一眼,“那如果你来策划行动,你会怎么做?”
  无声地笑了笑,李牧说,“直接把别墅炸了。”
  冯玉叶猛地一愣,随即哭笑不得。李牧的办法绝对是具有代表性的,不为什么,只因为李牧是军人。在军人的词典里,没有妥协二字,也没有人质这些乱七八糟的。战争的残酷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为了达到战术目的,自己都可以牺牲,就更别说他人了。
  这个时候冯玉叶才明白,之前李牧说任务不难的原因,因为考虑的角度不同啊!
  李牧眉头皱了皱,说,“奇怪的是,我们到这里也半个多小时了,歹徒却是没有主动要求警方帮他找人,这不正常。”
  “没错。”冯玉叶眼睛亮了亮,“难道他有恃无恐?”

  “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办法,要么把歹徒引出别墅,要么强攻,只要是强攻,就饶不过暗藏的诡雷机关。”李牧低声说,“他的确是有恃无恐,警方的排爆专家估计没有更好的手段对付诡雷。”
  诡雷诡雷,顾名思义,就是诡诈的雷,雷通指爆炸装置。通过伪装、诱-惑、欺骗等诡计引爆,使敌方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受到伤害。一开始多用地雷,因此称之为诡雷。慢慢的形式发展众多了,就泛指爆炸装置。当然,要说在建筑物里无法安装地雷,那绝对是扯淡。
  在李牧眼里,就算他只是接受过大纲内的地雷使用训练,这栋别墅哪哪都是适合布设地雷的好地方——地雷不一定说都要埋在地下。
  此时,市局领导那边开完现场会议了,转身朝这边走了几步,点头示意。冯玉叶指了指李牧,说道,“首长,需要我们做什么,请指示。”
  市局领导转向特警队长,特警队长点点头,随即对李牧说,“同志,你负责第一个狙击点,我们会有人跟着你,你只需要负责抓住时机开枪。”
  方才李牧是把他们的行动方案从头到尾听了一个清清楚楚的,特警队长一说,他就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里,而任务,刚刚特警队长已经说过了。
  犹豫了一下,李牧的嘴巴微不可见地动了动,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当即点头答应:“是!首长!”
  说着就要展开准备。

  那名市局领导看着李牧,眉头皱了皱,忽然说,“等等。”
  李牧站住脚步转过身。
  “小同志,你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想法?可以讲一讲吗?”那名市局领导问李牧。
  特警队长适时介绍:“这位是我们局长。”
  李牧看了冯玉叶一眼,开始整理思路……
  “首长,我能单独向您汇报吗?”
  李牧尊尊敬敬但语气很不容置疑,那意思是,不单独,那我就不说。
  局长点了点头,和李牧走到一边,其他人原地站定,心急地看过来,不是低声交流几句。

  “首长,我是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李牧说道。
  “小同志,你放心大胆地说。”局长斩钉截铁地说道。
  李牧点点头,沉声道来,“根据你们提供的情况,我判断,歹徒的目的性非常的强。他要么想要亲手置男主人于死地,要么想要在男主人面前杀害他的家人。此人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做下这案件的。”
  局长点头表示同意。
  李牧看了看时间,继续说,“我到达现场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十七分钟,在这期间歹徒没有提出任何要求,我认为起码说明一点。他认为男主人一定会出现,而且他并不着急。这样的人很危险,他没有被情绪冲乱头脑。我相信,目标别墅的所有出入口都被布置上了诡异丨炸丨弹,我察看过爆炸的前面,爆炸的威力很大,但是使用的火药量并不多。这说明歹徒非常的精通制作简易爆炸装置,而且设置的方式非常的巧妙。恕我直言,想要没有伤亡地攻入,恐怕要全面交给部队交手才行,但现在的情况不允许。”

  即便李牧说了这么一大堆,但是局长何尝人,马上就听出了重点,“你的意思是,你反对强攻?”
  李牧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攻击是必须的,但是我个人认为刚才的作案方案欠妥。硬碰硬会导致很大的伤亡,并且人质的安全也很难保障。”
  慢慢地眯起了眼睛,局长盯着李牧看,这个解放军小伙子顶多也就二十岁左右,还是个低阶士官,但是看他的沉沉稳稳的神态和语言的表达能力,却是说明这个人思维很清晰,同时也有很不错的战术素养。
  日期:2016-03-17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