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6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秘书也把华子建的水泡好了,还把李云中的杯子也端过来,见李云中挥挥手,秘书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办公室,这里也就只剩下了李云中和华子建两人。
  华子建拿出了香烟,但李云中摇下头说:“现在不想抽,你自己抽吧。”
  华子建不好自己一个人抽,又把烟装了起来,说:“我准备给书记你汇报一下大桥招标的事情。”
  李云中点一下头,说:“叫你来就是想听听你的解释,这不是我不信任你,但事情总要有个原因。”
  “是啊,我理解。。。。。。”华子建就开始说了起来,他从徐海贵和车本立两人招标的报价开始,一直谈到了最后自己参加招标会的情况,他也说了自己的想法,说了自己也希望车本立中标,这不仅可以让北江市减少300万投资,还因为这个徐海贵让自己有点担忧,怕他会把一些不好的风气带到北江市来,给北江市增加一些不稳定的因素。。。。。
  李云中听的很仔细,在华子建回报的时候,他一句话都没说,华子建一面回报,一面想要观察一下李云中的表情,不过那纯粹就是枉然,李云中的神情根本都不会让华子建看到一点点的含义,那表情深如潭水,波澜不惊。
  在华子建说完时候,好一会,李云中都没有出声,两人都沉默着,华子建终究是没有李云中的耐性,就提起了话题说:“李书记感到这样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李云中这才抬起头,神色肃然:“子建同志啊,你说的是有一些道理,但我可以不可以这样理解,那就是除了你上述的原因之外,你有没有一种想要通过这件事压制别人的想法?”
  说完,李云中深深的看着华子建,车本立的事情,李云中也是听说过,如果这个人不能中标,肯定会打击到华子建,所以华子建势必要扳回这局,对这一点李云中也是可以理解,但问题在于,华子建对杨喻义的打压不是这一件事情,两件事情了。
  当然,也不是说每次都是华子建惹起的事端,但就算是杨喻义引起的,但你华子建也要知道适可而止,为什么非要斤斤计较。
  华子建在李云中这话说出来之后,犹豫了一下,不错,自己肯定是有一种那样的心理,这一点都不奇怪的,现在李云中能说出来,他自然不是无的放矢,华子建也就不想回避。
  “这应该也是一种因素吧,但李书记,实事求是的说,假如事情刚好相反,徐海贵的价格比车本立的价格低很多的话,我肯定也会这样做,也会让徐海贵中标。”
  李云中自嘲的一笑,说:“看来啊,你们北江市的这个政府采购中心和招标组根本就是多余的,你就是一个没有规矩,意气用事的人,你往往凭借着你的感情在处理很多问题,要知道,这是人治,不是法制,既然有招标办,事情就应该按设定的原则来执行,对不对?”
  华子建在李云中的这一席话后有一种懵懵懂懂的感觉,不错,从理论上来讲,李云中的话是对的,或许自己在管理一个庞大的集体的时候,自己这样的方式是很落后的,因为自己毕竟是一个人,不是上帝,自己的眼光也不可能看遍北江市所有的土地和几百万的人事。

  自己只有让每一个人都遵守一个法度,也或者说是规矩,这样才能把所有的工作干好。
  难道说自己错了吗?
  华子建有点混乱了,他在李云中强大的逻辑推理和精深的理论分析中,找不到自己的方向了,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是对的,但又在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错的,他无法分辨到底自己应该听从心中的那一种声音。
  李云中静静的看了华子建一眼,又说:“我还听说你对交通局易局长也展开了调查,而且也没有和其他的常委商议,这样做我就有点怀疑你的出发点了,你到底是在反腐,还是想树立你个人的威望,以达到你对杨喻义同志的压制。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真的有点提起你担心了,你在走上一条唯我独尊的道路。”
  华子建也只能沉默了,他不想解释什么,同样的,李云中说的也没有错,自己在对待易局长的这个件事情上,也确实是存在了那种私心的,为什么偌大的北江市自己谁都没查,就偏偏查上了易局长,是因为有人举报?
  开玩笑呢?在北江市成千上万的干部里,被举报的恐怕也不是易局长一个人吧?
  华子建感到后心有点发凉,哪应该是冷汗吧,华子建在一次自问,难道自己真的错了?

  李云中叹口气说:“我不是想批评你,我只是觉得你还有很好的潜质,千万不要毁在自己的个性上,你现在听明白了,北江市需要一个稳定的局面,北江市也是一样的,谁要企图破坏这个局面,我,我李云中首先就不会答应,不管他是谁。”
  华子建有些黯然的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那么你准备怎么样来修正你的这个错误呢?”李云中平静,但很冷峻的问。
  华子建却很茫然的摇摇头说:“我现在有点混乱,很多事情我还没有想清楚,我需要对书记你今天的很多话做一个彻底的理解之后,才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

  李云中的眼睛就眯了起来,他发现,自己还是没有让华子建彻底的诚服,但毋庸置疑的说,自己用自己的虚幻的理论,已经让华子建有点动摇了。
  不错的,一点都不错,华子建是觉得很迷茫,从李云中书记的办公室出来之后,他就感到头有点晕晕的,李云中的那些话一遍遍的在华子建的耳畔回响着,华子建便像一个走火入魔的武林学子一样,在正邪不同的秘籍面前,有点茫然了。
  自己难道这些年都错了吗?既然设定了那么多的法律法规,还有各种原则,自己本来就应该去遵守他们,但现在显然的,自己是在破坏他们,是在带头践踏那些规矩和原则,这应该是错的。
  可是问题在于,自己要是不那样做,显而易见的就会让国家和百姓受到损失。
  但每一个人要是都这样来做,那还要规矩干什么。。。。。?
  华子建晕晕谔谔的在省委大院走着,还没走到自己的小车跟前,身边突然的就停住了一辆小车,这让正在沉思的华子建吓了一大跳,赶忙往旁边躲开,车窗上的玻璃就滑开了,秋紫云有点想笑,又没有笑出来的脸就出现在了车窗上:“想什么呢?傻傻的样子。”
  华子建刚才是想的太专心了,所以才受到了惊吓,现在一看是秋紫云,也忍不住笑了笑,说:“我刚从云中书记哪里出来,有几个问题还没有彻底想清楚,你这车也不摁喇叭,真把我吓傻了你是要负责的。”
  华子建本来是一句玩笑话,但听的秋紫云脸色一阵的红晕,她就有那么一小会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这怪不得秋紫云,每当和华子建在一起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有点木木的,这个男人带给自己了太多的幻想。
  日期:2016-03-17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