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6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切的一些都让自己无法回避啊。
  华子建默默的看着这几个大字,心潮起伏,他好一会才说:“谢谢老先生的厚爱,我会注意的。”
  宫老先生就很欣慰的一笑,说:“字先放我这里吧,过两天我给你装裱一下,可以挂在你的办公室。”
  华子建却笑了,摇摇头说:“那太麻烦老先生了,我自己找人装裱。”
  “也行,可以把你上次拿手诗词换下来。”
  华子建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很清楚的回答:“这一副字我准备挂在家里。”
  宫老先生一下睁大了眼睛,他从华子建这句话中也听出了另一层含义,那就是华子建虽然一直在附和自己的话,但从骨子里,他绝不会轻易改变他的习惯和手法,他无法做到李云中希望他做到的那样息事宁人,他会继续像一支锋利的长枪,拼杀在宦海之途。
  宫老先生叹口气,什么都不说了,他没有办法来改变华子建的理念,但不由的,他有开始对华子建担心起来,因为从昨天李云中那忧郁的眼神和凝重的语气中,宫老先生也听出了李云中隐含的不满。
  不过华子建还是很感谢宫老先生的提醒,所以他很仔细的把这幅字装进了自己的包里,嘴里也连声的感谢着,宫老先生也只能苦笑这摇摇头了。
  华子建还想说点什么,这个时候,车本立和江可蕊已经收拾好了厨房,来到了客厅,华子建就不能再提这件事情了,宫老先生也换了一种语气说:“华书记也写一首诗吧。”
  华子建忙摇手说:“我那毛笔字怎么敢在老先生你这里写,那纯粹就是关公面前舞大刀。”

  “华书记你客气了,难得今天这样清闲,就给我留一点墨宝。”
  华子建的毛笔字要说也不算太烂的,但和宫老先生这样的大家相比,就不是一个档次,可是现在话说到这里了,华子建也不好在推辞,他也已经想好了一首诗,想要表明一下自己的心态。
  正在迟疑中,江可蕊笑着说:“子建,算你还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江台长,话不能这么说。我们这也是闲来无事,大家作着玩玩,找找乐子,又不搞什么评比。所以,不管水准如何,只要是抒发胸臆,都算是好诗。”老先生说道。

  “对啊,大家只是图个高兴嘛,不用顾虑这么多的。”车本立也说。
  华子建看了看这些人,说:“既然你们这么说,那我就大胆献丑了。”
  刚蘸了墨,正要下笔,华子建放在茶几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江可蕊过去一看,忙对华子建说:
  “子建,李书记打来的电话。”
  华子建一听是李云中的电话,当即把毛笔往砚上一搁,从江可蕊手里接过电话,人也就闪到了客厅外面的院子里去了,这房里的几个人就见华子建在外面“嗯嗯嗯”的谈了一会,才挂断电话,返回了客厅说:“老先生,今天就不能再陪您了,我现在要赶回去,准备一下待会到省委去。”
  “你去办正事吧,用不着顾虑我这个老头子。”

  华子建也就不再多客气什么了,收拾一下,转身带着江可蕊和车本立离开了这里,
  出了院子,江可蕊轻声问华子建:“李书记找你什么事。”
  华子建说:“路上再说吧,总之不是什么好事情。”
  上了车,江可蕊才知道丈夫又有了新麻烦。
  事情是这样的,徐海贵因为大桥招标的事情找到了李云中的秘书,反映北江市的个别领导在北江大桥的招标过程中,不仅利用手中权力操纵媒休,恶语中伤竞标人,还出手干预市招投标委员会的正常工作,致使市招投标委员会临时更改中标结果。
  这事情就汇报到了李云中那里去了,刚才李云中让华子建过去一趟,说要和他谈谈。
  “李书记没训你吧?”江可蕊有些替丈夫担心,又有些生丈夫的气,“我早跟你说了,北江大桥你不要去插手,你不听。”
  “你看你,又来了。云中书记没责怪我,他只是要我把事情理顺好,别闹得满城风雨,造成不好的影响。”

  “那他还要你过去见他?”
  “我肯定要汇报和对这个事情作个说明的。”
  江可蕊担忧的问:“徐海贵不过是韩阳的一个企业老板,他怎么能见到李云中书记的秘书呢?”
  “反应迟钝了吧,这不明摆着有人在给徐海贵铺路搭桥嘛。我现在担心的是,徐海贵不仅会告黑状,还会煽动群众到省里闹事。”
  “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对杨喻义和徐海贵他们来说,这事闹得越大就越有利。”江可蕊想了想,说,“市里不是有个信访工作领导小组吗?维稳工作你就交给他们去做,出了问题找他们问责。”
  华子建思考着,没有说话。
  江可蕊问:“现在直接把你送省委去?”
  华子建摇下头说:“先回市委吧,约得时间还有一会,我要到办公室准备几份资料,免得说起别的事情了措手不及。”
  说着话,车子就到了市委大院门口,华子建走下车来,让江可蕊先回去,后面车本立的车也到了,华子建没有告诉车本立有什么事情,只说要去谈工作,让他也离开了。

  进了市委的大院,没走多远,却看到不远处走过来三个人,又说又笑的,是副书记屈舜华和杨喻义,还有一个是杨喻义的秘书小张,那三个人也看到了华子建,走上前来。
  “华书记,休假也来办公室啊?”杨喻义问道。
  华子建说:“有点事情,过来看个资料,杨市长怎么也过来了?”
  “嘿嘿,我来找屈书记有点事情。”
  “奥,这样啊。”华子建想了想,说:“杨市长也没听说吗?徐海贵因为没中标,跑到省里去了,说我们北江市的领导幕后操作,干预招标。”
  “有这样的事情?”杨喻义像是很诧异的说。
  屈舜华副书记也说:“这不符合道理啊,我们和省信访局这些部门都挂好了钩的,一旦有人上丨访丨,必定会先通知我们的。徐海贵去省里反映问题,我们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收到呢?”
  “人家没去信访局,直接去找了云中书记的秘书。”华子建也是想看看这事情杨喻义到底有没有参与进来,但现在看来,似乎杨喻义还真的不知道,这也是很有可能的,徐海贵这样的人,未必就能听杨喻义的招呼。
  屈舜华眼睛瞪得老大,说:“这个徐海贵,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杨喻义也是咬牙切齿地说道,“我都跟他说了,他没中标,应该是他个人的信誉有问题,怪不得别人。而且,我还按华书记的意思,让其他局给他一些其他工程项目。可这人怎么就这么不识好歹,招呼也不打就跑省里告起黑状来了。我马上打电话给他,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华子建说:“看来杨市长也还蒙在鼓里。电话就不用打了,让他去闹,我看他能闹出什么名堂来。刚才我一下车看到你们在谈论着什么,还以为你们是在讨论徐海贵这件事呢,原来不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