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19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台湖由于和大陆的关系影响,虽然在危机中受到的冲击并不大,危机过后的发展却也依然不温不火,在与韩国的竞争当中逐渐落后。
  新港与新加坡的情况类似,一方面,回归大陆以后,新港依靠大陆的支持,顶住了金融大鳄们最疯狂的进攻,并且实现了经济的持续繁荣,依然是世界首屈一指的自由港与金融中心。但是另外一方面,新港也因为大陆的迅速崛起,面临着大陆的竞争,尤其是沪城作为华夏国着力打造的金融中心的影响越来越大,新港受到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在东亚和东南亚这个雁行阵列当中,真正实现向前追赶的,或许也只有韩国与华夏国这两个国家,其他的国家,尤其是四小虎国家,逐渐已经泯然众人,而这种消退,实际上与华夏国的崛起有很大的关系。当华夏国成为世界的工厂,同样以外向型经济和加工经济为支柱的这些国家自然是受到影响最大的。
  而在华夏国成为雁列的领头雁以后,华夏国同样要面临这种压力。
  雁行理论放在国内或许更加直观,海州现在大概只能算是四五线的大雁,现在要加快发展,要抢前身位,抢到三四线,甚至二三线去,就必须抓住一切发展的机会,而眼下无疑就是最好的机会。
  包飞扬独自一个人一边沿着盘山公路不疾不缓地往山下走,一边思考这一次组团来东南亚招商之行的得失以及接下去的计划。山路上比较冷清,四寂无人,静悄悄的公路上只听见他鞋子走踏在路面的嗒嗒声。中间他曾经碰到过一辆车,车上的人大概也是陈氏家族的,可能是陈氏家族另外派来搜寻翻下山的那辆陈雅君越野车的那帮人。

  车上那些人有些惊讶地打量了独自行走在山路上的包飞扬几眼,大概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年轻人要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上山,现在还居然一个人孤零零的行走在盘山公路上。而且看着这个年轻人行走如此险恶的山路上,却仿佛如同在自家后花园一样闲庭信步般那样不慌不忙地走着。当然,也有人在心里恶意揣测,暗自想着这个年轻人不会是遇上了什么事情想不开,所以故意跑到山上在狂虐的台风雨中自虐一下,以发泄内心的情绪。

  车上有一个年纪大一些的面目和善的中年人看包飞扬面相似乎是华裔,所以还好心地询问包飞扬要不要顺路带他下山。不过他的好意却遭到了包飞扬的拒绝。不过包飞扬拒绝的态度不那么生硬,是在表示了诚挚地感谢中年人的好意之后才礼貌地拒绝了。包飞扬心中暗自估计,陈雅君应该已经帮他联系上了大陆招商团这边的人,所以才选择了边走边等。认为自己可能就会在路上遇到招商团过来接他的人。

  包飞扬现在走的是山上唯一的一条盘山公路,若是招商团方面派人开车过来是不可能错过的。他也不想现在这种情况下再和陈氏家族派过来的人发生什么联系,免得引人怀疑。让人发现了一些端倪后有一些不好的联想,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这对陈雅君不好!
  也幸亏包飞扬参加工作之后没有忽略身体的锻炼,在加上年轻体质好,所以这么漫长的盘山公路,他除了中间休息了两次之外,大概就这样一直持续走了一个半小时  。而每次休息的时间也就五分钟左右,不过是随意地坐在路边歇息一小会儿。
  就在包飞扬感觉身体有些疲惫的时候。终于迎面看到一辆绿色的马来西亚本地的出租车朝自己方向开了过来,车上的人把胳膊伸出车窗外边朝包飞扬招了招手。包飞扬这边尚未看清车上坐的是谁,那出租车已经慢慢减速,行驶到包飞扬的身边停了下来。一个中年人敏捷地打开车门跳了下来——包飞扬终于碰到前来接他的人。管委会招商局的局长纪任穹。
  纪任穹是原定招商团的正式代表,包飞扬空降到高新区任管委会主任,临时加入此次马来西的招商行程以后,他就顺次被挤出了招商代表团的正式代表名单,成了编外人员,和颜宝笙、林子琪都是自己报名领受任务才得以成行。
  包飞扬正式来海州市临港开发区上任以后,平时与管委会分管招商工作的副主任于海兰接触较多,有关招商工作的具体情况都经同于海兰向他汇报,并没有直接插手招商这一块的工作。因而在之前与在下面负责具体事务的纪任穹有过一些简单的接触,但是两个人之间的交流并不多。
  这一次江北省赴东南亚招商代表团大部队离开吉隆以后,代表团中的部分人员留下来。主要是对在这两日招商活动中表现出来有意向来江北投资的商人进行进一步的跟进,洽谈以后具体的投资合作如何开展,并且双方就具体的投资协议条款进行磋商。颇具招商业务能力的纪任穹在此次海州市招商工作四面受敌,被招商团中同行的其他一些兄弟县市恶意竞争的环境下,通过努力好不容易寻找到有意向的客户,当然是要进一步跟进这个手头上的项目。希望自己加把劲之后,达成自己的理想。能在马来西亚的这几天就与客户初步签订下投资协议,便也留了下来,另外留下来的还有自动请缨同样也领受了招商任务指标的颜宝笙和林子琪,包飞扬让陈雅君找对自己来说更为疏远陌生的纪任穹而不是相对来说比较熟悉的颜宝笙和林子琪,也是考虑到纪任穹作为男性,与其他两位女性工作人员相比,在马来西亚这个异国他乡,他对突发事件的应变能力应该很强,而且这其中也不乏有借此事考验纪任穹的意思。…

  包飞扬不知道陈雅君在电话中是如何跟纪任穹说的,但是纪任穹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赶到,说明他还是用心的,在接到电话后就立刻赶赴这里,而且能在完全陌生,语言也不是是十分方便的国外,迅速找到交通工具来到气候恶劣的大雨天许多司机不愿意到的盘山公路,能力也确实很强。
  “主任,这个保温杯里水是我来之前刚刚灌好的,应该还是热的,你先喝一点,暖暖身子,这里面的汉堡有些凉了,你要是饿的话,先将就着吃一点,我在来的路上看到了,再往前开大概三十多分钟路,就有一家小饭馆,我们等下可以下车去吃点热的。”见面以后,纪任穹并没有询问包飞扬为什么会在山上,而是非常细心周到地拿出了吃的与喝的,他带来的这些水和食物很简单,都是可以在最短时间取得的,应该是在他出发前匆忙之中准备的,为了是争取时间尽快地赶来。

  包飞扬接过纪任穹递过来的保温杯,拧开喝了一口,里面的水果然还是热的,马来西亚的气温虽然不低,但是包飞扬淋了一场大雨后又在山上吹了这么时间的山风,身体还是觉得有些起寒意了,这时喝了一口热水以后,正如雪中送炭般。顿时感觉原先冷冰冰的身上舒服了不少。
  包飞扬转过头满意地看了坐在自己身边的纪任穹一眼,虽然想不出他这么短的时间是从哪里找到的保温杯,但是能够想到还能够做到。说明他是真的用心了。
  “麻烦你了。”包飞扬微笑着对纪任穹点了点头,随口问道:“颜主任和林子琪她们两个人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