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3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阁主不再纠结这事儿,说道:“先谈事儿。”
  我拿出了手机,将那太皇黄曾天剑主的照片找了出来,给两人打量了一番,然后说道:“就是这人,目前只有他的照片,另外他自称为‘太皇黄曾天剑主’,而且流出来的血,是金色的……”
  与林齐鸣的反应相同,那方阁主一下子就琢磨过来,问道:“是天人?”
  我摇头,说不确定。
  方阁主拿了我的手机过来,仔细打量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道:“你蓝牙传给我,回头我找人将消息放出去……”
  我说有一个要求,这事儿做得隐秘一点,不好跟别人透露是我再找,甚至不要跟别人谈起我。
  方阁主点头,说对于客户的隐私,我们一向严格保密。

  我说那这个费用……
  方阁主十分爽快,说这个单的确有点儿难度,毕竟金色血液,这事儿涉及的层面有点儿广,不过大家是朋友,我给你们打一个大折,凑个整数——所有消息,总共一百万,如何?
  一百万……
  这个数目,对于以前的我来说,实在是一个天价金额,不过此刻见多识广的我也明白一点,对于这种大海捞针的事儿,慈元阁不知道会耗费多少的人力物力,他们去跟人花钱买消息,也得费不少的钱,所以这笔钱算是十分厚道,他们说不定就是白干了,甚至还有可能亏本。
  不过对于他明显的卖好,我也不拒绝。
  有的时候,太过于客气了,弄得双方都下不来台,这事儿可就有点儿不知进退了。
  难得糊涂。

  再说了,我以后再想办法补偿他们便是了。
  我与方阁主达成了交易,谈妥了联系方式和资金来往渠道之后,便也不再多聊公事,而是将精力转移到了喝酒上来。
  大家之前便是认识,而且还颇为投缘,此刻重新聚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不用去想太多复杂的事情,心情一下子就变得无比地放松起来,不知不觉,酒就喝得有点儿多了。
  我是个谨慎的性子,不管如何,始终都保持着一分清醒,所以喝到半夜,看见屈胖三已经倒下了,我便起身告辞。
  当天我们是在慈元阁歇息的,次日醒来,我感觉脑袋疼得厉害。
  揉了揉头,我方才发现自己是在慈元阁,而旁边的屈胖三呼呼大睡,居然还没有醒过来。
  我使劲儿甩了一下脑袋,开始反省起来。
  虽说黄小饼和方阁主都算是我比较信任的人,但是出门在外,人心隔肚皮,一点儿防备心都没有,这样子很容易会栽的,我以后得多加谨慎一点,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
  我认真地反省,然后一早上都在房间里打坐,结果到了日上三竿的时候,屈胖三都没有醒过来。
  我忍不住推了他两把。
  屈胖三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打量了一眼我,说怎么了?
  我说太阳晒屁股了,起来吧。
  他愣了好一会儿,又问我,说起来干什么,我们还有什么事情要去做么?
  我思索了一下,发现查验太皇黄曾天剑主真实身份这件事儿,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而接下来则需要用时间来等待,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们其实是没有什么屁事儿的。

  这般说来,我倒是打扰了他的睡眠。
  我无奈地让他继续睡去,而自己则离开了房间,洗漱完毕之后,在院子里走了走,这才发现我们住的这儿是慈元阁的一处客房,院子不大,但颇为精致,从月型拱门往外走,能够瞧见一片池塘,池塘里面有着许多荷叶与假山,而中间则有一道石头拱桥,飞渡两岸。
  我并不是什么文人骚客,不过从这个角度望过去,感觉这景色其实很美。
  我欣赏了一会儿园子里的景色,有些乏了,准备回房,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感觉不远处有人在看着我。
  我抬头望去,与那人四目相对。
  当我瞧见那人面目的时候,却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被重锤猛然敲击了一下似的,脑子里“嗡”的一声响,一种说不出来的恶心浮现在了心头。
  那人只是瞧了我一眼,便离开了,留下失魂落魄的我在池塘边,过了好久,方才回过神来。
  这个时候,昨天我们见过的那位美女过来找我,说黄供奉让我过来,看一下两位醒了没有,若是醒了,且去他那里用午餐。
  我回去叫了一回屈胖三,那家伙依旧瞌睡得很,无奈,我只有一人赴宴。

  好在黄小饼这边也只是一人。
  昨夜酒喝太多,中午都是些清淡小菜,我有些神不守舍,黄小饼问我怎么了,我如实回答,他听闻了我对于那人的相貌描述,低声说道:“那人应该就是王员外。”
  王员外?
  他昨天晚上不是离开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一脸郁闷,而黄小饼当着我的面给方阁主挂了一个电话,问起了此事,然后告诉我,说的确是没走,昨天那家伙也歇在了慈元阁,不过与这边隔得比较远而已。
  我对于这件事情有点儿心理阴影,而听到了我的述说,黄小饼也来了兴趣。
  慈元阁的消息十分灵通,对于江湖上发生的各种事情都能够第一时间知晓,这也是我亲自赶到这边来的原因,而作为慈元阁的首席供奉,黄小饼自然也知道许多的事情,关于我的一些消息,也传到了他的耳中来,也正因为如此,使得他对我的实力也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而正因为如此,更是显出了那个王员外的不凡来。
  再加上昨天方阁主对于王员外的描述,让他来了许多兴致,三两下把饭吃完,他起身来,说我去会会那人,看看到底有什么真本事。
  他的主动出击有些草率,不过我却并不准备拦着。
  事实上,我也希望有人能够去试探一下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样的来头,为什么会给我予这样的感觉。
  要知晓,这世界上的事情,从来都不可能是无缘无故、无中生有的。
  万物皆有定律。
  即便是我,近年来之所以能够名声鹊起,也是因为聚血蛊的传承,以及背靠着苗疆蛊王陆左的声势。
  这世间突然冒出这么一位顶尖高手来,让人着实有点儿生疑。
  他是什么来历呢?
  我有点儿迷茫,感觉出了茅山,遇到了那位太皇黄曾天剑主之后,世界观一下子就被颠覆了。

  它仿佛没有了规律一般,变得不可操控、不可预知起来。
  所以我才会被陆左和杂毛小道托付,过来这边查探那人的底细,而此刻我也是如此,希望黄小饼能够探出这位王员外的底子来。
  不管怎么说,黄小饼都是很厉害的修行者,拥有着江湖人罕有的飞剑,应该不会吃亏。
  再说了,虎父无犬子,他老爹可是曾经的天下十大。
  我留在了黄胖子的院子,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结果发现这家伙兴冲冲而去,败兴而归,我诧异,说什么情况?
  黄小饼一脸郁闷,说这个家伙走了,我去扑了一个空。
  我的心里顿时就是咯噔一下,想着这个家伙之所以会走,莫不是因为我?
  日期:2016-07-30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