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311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底是尸类的怪物在作怪还是旱鬼,这个就说不好了,不过张震麟认为是旱鬼的几率较大,因为尸类的怪物要出现道行太难了,除非遇到特别的情况或者是风水格局才能一蹴而就以外,否则行尸有成需要经历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前面也说过这个过程,首先要度一口阳气起尸,再者长出白毛变成白煞,吸食牲畜之血足够后会长出黑毛变成黑凶,然后黑凶再饱尝人畜之血变成跳尸,跳尸伤人无数后会变成飞尸,飞尸再饮日精月华千年会变成旱魃,而我们说的有道行,必须要是跳尸以上,道行要想影响到天地环境,必须是飞尸以上,往白了说,这个过程动辄就需要千年的时间,与白羊峪的情况不符,

  白羊峪就紧挨着全真教,千年之前全真教?盛,行尸出现在这里早他娘的被灭了,哪里有机会蹦跶到现在,所以,还是旱鬼的几率比较大,旱鬼如果怨气足够,再害够十条人命,直接就能造成我们眼下这种情况,白羊峪的事儿是近期出的,怎么想都有可能是旱鬼,
  当然,这些都是我们几个探讨完以后得出的结论,仅仅是猜测,还不能妄下断论,
  “不管什么,既然来了,总得进去看看,”
  张震麟长长呼出一口气站了起来:“好了,大家带了行李准备进山吧,小天开路,大家都跟紧点,阴煞中邪物丛生,咱们这一路进去怕是不会太平,”

  我们眼下的位置其实就已经无限靠近白羊峪了,在稀薄的阴煞迷雾中一路向下,离开我们所在的这座山以后,然后我们就彻彻底底踏进了阴煞里,
  这一脚踩出去,可谓是从一片世界直接到了另外一片世界,浓郁的阴煞扑面而来,呛得我喉咙里面干痒难耐,眼前也是白蒙蒙的一片,除了阴煞还是阴煞,可见度比传说中还要低,何止是不足二十公分,分明就是睁眼瞎,,
  我是第一个踩进阴煞里面的,为了看清楚四周的情况,当下抱着尝试的心思默默运起杀气,冰凉的杀气在我体内游走,视线也被血色渐渐笼罩,我眼前的阴煞之气这才缓缓消失,隐隐约约之间我这才大概看清了四周的景象,不过很朦胧,就像是睡眼惺忪时看景物一样,感觉很模糊,
  过了良久,我才终于适应了一些,视线也清晰了不少,我这才发现在我身边的树木已经完全枯死了,
  眼下是冬天,树木枯死很正常,但是我眼前的这些树木却完全腐败发黑了,估计是被阴煞之气侵袭,所以干脆绝灭了,
  “大侄子,”
  这时候,张震麟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里面情况咋样,能看清不,,”
  “大概能辨认道路,”
  我叹了口气,如实说道:“不过情况比咱们想象的要恶劣许多,进来就睁眼瞎,我估计也是因为作怪的东西又厉害了几分所以阴煞开始扩散的原因,”

  说完,我打开背包,从里面掏出一捆登山绳,拆开将一头系在了我腰上,然后把剩下的朝身后抛了出去,然后对站在外面的张震麟他们说道:“把绳子系在腰上,大家都跟着我走,这里面什么都看不见,分开走很容易走丢,”
  张震麟他们知道深浅,听了我的话以后,二话不说全都把绳子拴在了要上,张震麟和他的两个徒弟在最前面,然后是周敬和林青,接下来才是周队那边的四个丨警丨察,周队是最后一个把绳子套在腰上的,
  这么个走法,我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可是一时半会儿又说不上个所以然来,最后甩了甩脑袋干脆不想了,看他们全都已经准备好了,然后就拉了拉绳子,在最前面的张震麟当时就迈步踏进了阴煞迷雾里,其他人紧随其后,
  一进来,张震麟就登时轻轻倒吸一口凉气:“果然是睁眼瞎,都已经到这地步了么,看来这地方那脏东西已经成了气候了,大侄子,这一路就拜托你了,”
  我点了点头,从背包里面取出罗盘以后就循着朝前走去,

  根据周队他们提供的地理信息来看,白羊峪的位置应该是在我们刚才的那座山下来一路往南的方向走就到了,所以我只要循着罗盘指明的南方走就没问题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我开了杀气虽然能勉强看清楚路,但可见度最多也就只有不到二十米,能看到的非常有限,辨认方向基本上只能靠罗盘,
  我带着队,一行十人几乎是一头朝南方扎了去,走了约莫半个小时左右,发现我们应该是钻进了一条山谷,
  看来是走对了,
  看到这山谷,我心里微微松了口气,这条山谷就是滋养出阴煞的源头了,也是进入白羊峪的必经之地,根据周队他们提供的白羊峪地形测绘上来看,这条山谷全长应该是在八九公里左右,只要穿过这条山谷就会到达一个三山汇聚的谷地,白羊峪就在那块谷地了,
  如今我们已经站在了这里,那就意味着离白羊峪不远了,不出意外,明天能到,

  八九公里地,其实按照正常人的脚力来说,也就是半天的脚程,但我们现在情况特殊,未必能走得了那么快,
  别忘了,我们可是正午时分进入阴煞的,这个时候是天地间阳气最浓的时候,也就是阴煞最弱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我开了杀气才仅仅能看到前方二十米左右的地方,那么等午后天地阳气一点点衰弱的时候,这阴煞也会一分分的增强,怕是我的视线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只等天一黑,这路,也就没法走了,即便到了晚上危险也必须找个地方休息了,
  为了能趁着我眼神还好的功夫多赶些路,所以我走的还是比较快的,转眼就钻到了山谷的深处,
  这时候,走在后面的王笑笑忽然说道:“咦,是下雨了么,怎么有水掉在我脸上,”
  “笑笑,你瞎说什么呢,还当这里是你们海南老家呢啊,这可是山西,是北方,冬天能下雨,”

  段腾瓮声瓮气的说道:“再说了,没听大师说么,这作怪的不是旱鬼就是有道行的姓氏,所以才天地大旱,你没瞅那土干成啥样啊,还下雨……”
  说到这里,段腾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下子不说话了,
  不光他不说话了,所有人都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段腾虽然是在嘀咕,但是却说出了最大的可疑之处,平白无故的怎么会有水滴下来,

  一时间,我们几个都安静了下来,四周也是静的落针可闻,紧接着,又是“啪嗒”一声,
  这回,就连走在最前面的我都听得清清楚楚的,那声音分明就是滴水声,
  “葛……葛先生,您快帮我看看到底是什么,”
  王笑笑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带上了一丝哭腔:“刚才又有什么东西掉在我脸上了,”
  其实我心里也他娘的有些发毛,不过在这阴煞里面他们几个都是睁眼瞎,只有我能看见,所以我咬了咬牙,最后只能硬着头皮朝王笑笑那边走了过去,

  在这鬼地方我的视线也受到了挺大的影响,看东西模模糊糊的只能看个大概,细节看不清,所以我几乎是挨到了王笑笑的身子才终于看清了看清了她脸上的东西,那是两到黄绿色的水痕,而王笑笑的皮肤是特白皙的那种,这水痕落在她脸上显得触目惊心,
  王笑笑这姑娘可能也是一辈子没怎么接触过男人,所以我贴上来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扭捏的,一张脸敷上了一层粉红,抬眼有些不安的看着我:“葛先生,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要动,”
  我蹙眉说了一句,光看这颜色我还真有些掐不准,犹豫了一下,就伸出手指黏了一些那黄绿色的液体挑在指尖搓了搓,感觉油腻腻的,似乎有脂肪在里面,不过还是有些断不准,于是就凑上去闻了闻,这一闻就不要紧,我的眉头蹙得更深了,

  这黄绿色的油状液体上散发着臭味,似乎是尸臭,
  这……似乎是从尸体上面滴落下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