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8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主要的,还是成绩。
  燃翼县里的农业搞出了特色,也离不开省农业厅的正确指导和有力支持嘛。
  张文定虽然对这件事有点动心,但毕竟他现在还不敢拿主意。他不是专家,不能盲目的下结论,说他燃翼就这么办。
  这事啊,他还要跟孟紫萱商量一下。
  在农业厅加深了一下感情,张文定便打算第二天返回燃翼。
  虽然在别人看来,他这一趟省城也是空手而归,但张文定习惯于放长线钓大鱼,很多小的东西,他看不上眼,别人怎么议论是别人的事,到时候自己拿出点动作来,让他们瞠个目结个舌,那才叫真本事。

  第二天下午,张文定正打算回燃翼,武玲给他打来了电话。
  张文定不知道武玲是怎么知道他在白漳的,他问了几句孩子的情况,武玲便问他有没有去哥哥家。
  张文定其实本来没打算去武贤齐家,上次来白漳才去过的,可武玲这么问了,他也不好说自己没这个打算。
  毕竟,这个哥哥有点特殊,很多事还指望着他给出把力,所以张文定脑子一转,说今天正打算去呢。
  张文定跟武玲之间的关系是很多夫妻都非常羡慕的,说相敬如宾虽然有点勉强,但两人却几乎从来不红脸。而且,一方提出的意见,对方都会欣然接受。
  现在武玲的言外之意就是让他去一趟武贤齐的家,那么就算他搞不清楚武玲的意图,也是觉得很有必要的去一下的。

  张文定不会傻到去问武玲自己去干嘛,为什么去,而是听从了武玲的建议,打消了马上回燃翼的念头。
  这次跟上次不一样,上次张文定去武贤齐家没提前联系他,以至于给武家留了个看嫂子的印象,可这一趟张文定不能再看嫂子了,看多了不好。
  他提前给武贤齐打了个电话,虽然这个省长大人的电话不是说打就打的,可张文定不想这次去再扑个空。
  毕竟,他拜访的是大舅哥,而非嫂子。
  武贤齐的工作很忙,接通电话只说了不到一分钟便挂断了电话,叫张文定在家里等着他。

  一省之长忙,这是理所当然,张文定也不觉得有什么。他都不需要买礼物,因为从燃翼带来的土特产比什么礼物都更合适。
  张文定虽然不是去看嫂子,但嫂子的心情他也要考虑到。
  所以,他又给曾丽打了个电话,正好曾丽今天晚上有约,没办法给他弄水饺吃,但晚上肯定也会赶回去。
  张文定心中大定,不用去武家吃饭了。
  在外面吃了饭再去武家,对张文定来说,是很愿意的。
  别看他在武家吃饭的时候没有什么不自在,但多少还是觉得没有在外面吃饭那么舒服。
  到了武贤齐这个位置,只要没有特别重要的工作,应酬还是不算多的。下班之后,他直接就回家了,吃过饭后,才见到张文定过来。
  他倒是没有因为张文定没有在他家等他而生气,笑着招呼他到:“文定来了!坐,吃过饭没有?”
  这种家常的话语,一下就显得气氛很柔和了。
  虽然平时不是很愿意和武贤齐打交道,但张文定在武贤齐面前也并没有那种谄媚和战战兢兢的感觉。
  他是女舅哥,自己是妹夫,应有的尊重应该有,但也不至于表现的太猥琐了。
  纵然没有这层亲戚关系,张文定的定力那也不是盖的。
  能控制自己心跳速度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练家子,一种是心脏病患者,张文定属于前者。

  他客气的笑了笑,对武贤齐说:“吃过了,本打算来家里吃的,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给拦住了。”
  张文定虽然是谎话,但武贤齐听的明白,他现在是在白漳,理论上来讲张文定并非是专程来看自己,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这也在情理之中。
  武贤齐并未在意这个,跟张文定,没必要遮遮掩掩,官话套话一大篇。
  曾丽这时候插了一句:“小玲和孩子都挺好的吧?叫他们有空也过来住一段时间嘛。”
  这是女人最擅长插嘴的话,在这种场合,作为嫂子,不说句话显得不礼貌,可说别的又不合适,只能搬出家人来问候一下。
  曾丽对这方面的掌控,相当得心应手。
  张文定笑了笑,回答道:“都挺好的,今天打过电话,孩子现在都快会站着了。有空就叫她们过来玩,到时候恐怕还要打扰嫂子你了。”
  “打扰什么呀?赶紧过来……时间过得可真快,上次我见她还躺着抱着呢。”曾丽道。

  武贤齐看了一眼妻子,插了一句话,对张文定说:“我听你嫂子说前段时间你来了一趟,怎么也没给我打个电话?”
  这个话,算是武贤齐侧面的给张文定一个信号,你上次没白来。同样,武贤齐现在能够对张文定这么说,也算是对张文定一种有限的认可,比之前那种不情不愿的心态,要亲近了许多。
  当然了,这种认可还是很小的认可,并不是特别大的认可。
  张文定感觉到了武贤齐对自己态度的变化,看着他的眼睛,微笑着道:“你工作忙,我能不打扰就不打扰你。”

  “打扰什么?当你自己家就行了!”武贤齐说了一句,看到电视里新闻没了,便招呼张文定去书房了。
  去书房,自然是要谈工作了。
  两个男人的话题永远都不会落在家庭那点琐事上面,特别是一个一省之长,一个县委的专职副,只要没人在场,他们的话题永远都和工作有关。
  武贤齐尽管对自己这个妹夫不是特别满意,但妹妹认定了,而且现在孩子都生了,也只能尽力培养了。
  他没有废话,很直接地问张文定:“最近工作怎么样?”
  张文定早就知道进书房是要谈工作的,也有这个心理准备。

  他倒是不避讳自己的成绩,当然,该避讳啥,他心里比谁都有数。跟吴忠诚的斗争,在武贤齐面前最好不要说,免得他以为自己是窝囊废,跑到他跟前来告状了。
  “最近县里上了两个项目,正在厅里跑支持呢,工作开展得还算顺利。”张文定答道,表明自己在县里站稳了脚跟。
  好一个还算顺利,武贤齐自然明白这话里的味道。
  不过,这些事,两人都心照不宣,也不必说的那么直白。
  武贤齐对张文定所谓的项目只字不问,这属于张文定分内的事,现在他没提出有什么困难,自己也不能说出些要不要帮忙之类幼稚的问题。

  沉默了几秒,武贤齐才对张文定道:“在县里工作,事情很多、很杂,对你的工作能力是个考验,也是个磨练,可以直观的了解基层的种种情况,你难得有这个经历,要好好体悟。”
  日期:2017-01-06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