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6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再说了一会,华子建却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宫老先生打来的,他说想请华子建夫妇明到他家里吃顿便饭。
  华子建心中有点奇怪,按宫老爷子的性格脾气,他应该不会刻意的相邀自己,华子建略一沉吟,就说:“行,明天刚好是周末,我带我爱人一起到老先生家里叨扰一顿了。”
  宫老先生也客气的说:“哈哈,华市长是客气了,你能来是我老头的荣幸啊。”
  “那里,那里,这话应该是我说,哈哈。”
  两人彼此客气了几句,这才结束通话,但放下了电话的华子建心中却总感觉有点什么事情,车本立很高兴的说:“华书记,那明天我陪你们一起过去吧?”
  华子建愣了愣,点点头说:“好吧,那就明天一起过去。”
  接着车本立又反复的强调说晚上给华子建单独开一席,表示表示自己的谢意,但华子建坚决的拒绝了,吃饭对华子建有时候真的时候真的是一个负担,自己和车本立也不需要用吃饭来表示相互的亲密程度了。

  第二天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早晨,华子建就带着江可蕊到领那个古旧的石板小巷子里了,刚进去就见车本立在共老爷子的门口候着华子建,他们一起进了共老爷子的院子。
  家里一下了突然间来了这么多人,按说宫老爷子是会感到不习惯,因为华子建觉得宫老先生是一个清静惯了的人,但今天很奇怪,看上去宫老爷子挺高兴,叫唤着要老伴去菜场买这买那,车本立为了讨好老先生和华子建夫妇高兴,让助手开着车子送宫老先生的老伴和江可蕊去买菜。
  这里老爷子就和华子建说起了一些书法,字画的趣事,几个人倒也谈的很是投机,但华子建却相信,老爷子肯定是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和自己谈的,几次见他谈着谈着,就有一种想要转换话题的感觉,但直到吃饭,他也没有说什么。
  中午的菜是江可蕊一手操办的,烧得非常的好,车本立和老爷子吃后连连夸赞,都给了很高的评价,说江可蕊的菜是色、香、味俱全,有一级厨师的水平。
  “可蕊,烧菜能得到老先生肯定的人可不多,可见今天你是用了心的。”华子建也对老婆翘起了大拇指。
  “那是,我可是把我平生所学的全都使出来了。”江可蕊停了下,又说,“咦,你什么意思,听你这话的意思,岂不是说我平时给你烧菜都是没用心。”
  “是啊,华书记,你这样说江台长可不对,快罚杯酒。”宫老先生说道。
  华子建一副十分无辜的样子,说:“我可没这意思,我是说你平时烧菜用了十分的心,而今天给易老烧菜用了十二分的心。”
  江可蕊就笑了,说:“这还差不多。不过,宫老先生发了话,酒还是要罚的。车老板,倒酒。”
  车本立忙说:“江台长,我看华书记今天喝的不少,要不这杯酒让我代喝好了。”
  “这个我可作不了主,你得问问宫老先生他们同不同意。”江可蕊说。
  “不用代,我自己喝。”说着,华子建便端起酒杯,把酒干了。
  这顿饭,吃了一个半小时,饭后,车本立帮着江可蕊一起到厨房收拾碗筷去了,宫老先生面色就渐渐的沉了下来,说:“华书记,上次你到北江上任的时候作的那首《赴任》,水准还挺高的,只是意境有点孤傲了,所以我想说说我的看法。”
  华子建闻言心中暗想,看来现在是要说道正题了,这说诗词只是一个幌子,只是不知道这个宫老先生今天要对自己说些什么,华子建一下就专注起来。
  点点头,华子建说:“请宫老先生直言便是,我洗耳恭听。”
  老先生说:“华书记啊,你的诗中本来是很有气势的,但感觉过于霸气了,上次在你办公室我没有说,今天既然遇到这个机会,也就谈谈。”
  “嗯,嗯,也许老先生说的很对啊。”
  “霸气是所有人类都拥有的潜在力量,这种力量是与生俱来的能力,可以靠着自身“气魄”震摄对方,但如果控制不好,会使周遭的人一并受牵连,也会给自己带来很多危险。”
  华子建默默的点点头,他相信宫老先生是有所暗指的,华子建说:“是啊,老先生所言极是,过钢者易折,善柔者不败。所谓物过钢则易折,虽然强度很大,但是缺乏柔韧性地状态下,必然不是最强者,往往事与愿违,难以成功。”
  宫老先生很欣赏华子建这种悟性,就继续说:“昨天云中书记来看我了,说到了一些你的事情,让我感到有些担忧。”
  华子建粟然一惊,这应该不是一个好兆头,自己在北江市立足未稳,刚有点起色,要是李云中对自己心生厌恶,以后自己的处境就很麻烦了,虽然上次自己让李云中在大桥方案上支持了自己,但谁能摸透他的心思。

  “这样啊,不知道云中书记对我那些不满意。”
  宫老先生说:“云中书记没有明说,但好像感觉你很不安定,隐隐约约的提到你对谁在调查,他觉得你过于激进,没有容人心态。”
  华子建明白了,一定是自己对易局长的调查引起了李云中书记的猜疑,觉得自己是在挑起战端,排除异己,李云中现在要的就是稳定,要的就是平衡,上次他支持自己大桥的新方案,其实出发点也就是为了一个平衡,现在他感觉到自己过于强势,大有压垮杨喻义等人的趋势,所以他开始对自己有所防范了。
  当然了,从李云中的角度来说,他是对的,因为很多事情都具有连锁反应的,自己对杨喻义打压的过狠,杨喻义自然就会还击,不要说北江市不能稳定,只怕连北江市都会卷入争斗,李云中是绝不愿意看到这样一个情况发生。

  也许,李云中正是要借宫老先生的口,给自己发出一种警告。
  华子建低头想了想,说:“其实说真的,我也不想那样做,但有时候啊,身不由己,每一件事情都让你无路可退。”
  “华书记,我给你写一副字吧?”宫老先生主动的说。
  “奥,那感谢不尽。”但华子建还是奇怪,为什么正在谈论着这个事情,宫老先生又转到写字上去了。
  这面宫老先生就走了字案边,拿起狼毫,沾满了浓墨,凝神屏气,唰唰唰的几个大字跃然纸上,字写得软润而不失气劲,如一副温软皮囊下包裹着一具铮铮铁骨,华子建近前一看,四个大字“难得糊涂”!
  华子建已经知道这是宫老先生在回答自己刚才的问题了,但华子建却无法接受这样善意的提醒,不错,只要自己稍微的糊涂一点,其实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自己和很多官员一样,睁只眼闭只眼,哪里还有争斗,还有对决。

  问题在于自己学不来这些人的‘虚怀若谷’,自己看到丑恶和**就像伸手去管,自己看到百姓受苦,就要站出来说话,难民营的事情自己能不管吗?那样的话,这些百姓现在还住不进新房!大桥招标自己袖手旁观?新屏市要为此多付300万元。易局长的**自己不抓?他会变本加厉的继续贪墨。
  日期:2016-03-17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