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38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汉杰在旁看见,愕然难当,正要说话,老爹立时打了个噤声的手势。陈汉杰这才把话憋回去。
  我和叔父面面相觑,也都不敢开口,心中只是在乱想:“这鬼火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声不响之际,那些鬼火仍然在慢慢移动,朝着我们每个人凑近。
  陈汉雄身前的十六朵鬼火距离他已经不足两尺的距离了,上下两层,各层八朵,环绕着陈汉雄,成了半个圆圈,幽幽闪烁,虽是火光,但那碧粼粼的颜色,看在眼中,却叫人有说不出的森寒冷意。
  日期:2017-01-04 21:59:00
  眼见那些鬼火越来越近,陈汉雄不禁悄悄往后退却,不料,他刚退得一步,那些鬼火便“嗖”的也近前行了一步的距离,快的不可思议!
  众人皆惊!
  万万不料,这鬼火竟然如此灵透!
  但陈汉雄站住了不动以后,那鬼火便又恢复了先前缓缓靠近的态势,悄然朝陈汉雄凑拢。
  陈汉雄伸手拿出自己的铁酒壶,拧开来,喝了一口酒,“噗”的一声,朝眼前的鬼火狂喷!
  那酒遇到鬼火,只见腾地一下,鬼火的势头足足又涨了三倍,且往前一蹿,险些烧到陈汉雄的头发!
  陈汉雄大惊,连忙把酒壶又放下,满脸冒汗,扭头看向老爹,寻求主意,老爹皱眉不语,盯着鬼火沉吟。
  我看了看自己眼前的两朵鬼火,虽然离得我稍远,有四五尺的距离,但也和陈汉雄的一样,在朝着我的身子缓缓凑拢,那速度尽管不快,却又正因为不快,这种慢慢逼近的压力反而更加叫人难受。
  老爹忽然喝了一声:“施展锁鼻功,屏住周身气息!”
  日期:2017-01-04 22:14:00
  众人一怔之间,老爹眼前的鬼火已经变成了四朵——他先前说过一次话,那鬼火已经一分为二,眼下又双分为四。
  我不知道老爹为什么要我们都施展锁鼻功,但是此时的情况,也由不得我们胡乱发问,而且对于老爹的话,我也一直是言听计从的,当即便施展起“锁鼻功”来,屏住了呼吸,也闭合了周身的毛孔。
  然后,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那些鬼火竟然在我闭息的一瞬间,全都不动了。
  它们一下子止住,只静静的飘在空中!
  我环顾其他诸人,莫不如此!

  尤其是陈汉雄,那鬼火迫在眉睫处,终于停住,他不禁喜形于色。
  我心中也不由得又惊又喜,暗暗感叹:“还是老爹厉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看穿了这些鬼火的玄机!”
  原来这些鬼火竟然能凭着我们的气息来辨别我们的方位,进而靠近我们!
  而我们一动,它们便也动,我们说话,吞吐气息,挥舞手掌,鼓荡气息,都能让这些鬼火发散,虽然不知道是何路邪术,但委实邪门的厉害!
  日期:2017-01-04 22:17:00
  那些鬼火既然不动了,老爹便试着自己动了动身子,往后退了一步,那些鬼火并不追随,仍旧还是不动,老爹又退,鬼火还是不动,这便彻底确定了移动是安全的。
  我们见状,也全都往后移动。

  那些鬼火,便全都晾在远处,幽幽闪烁,像是巨型野兽的邪恶大眼。
  站得远了,陈汉雄俯捡起一根啃干净的野兔骨头,朝那鬼火掷了过去,眼见骨头盖向鬼火,只听“哗”的一声响,仿佛倾盆泼水在地,那块骨头立时化作了一片粉末,簌簌的落。
  众人见状,全都骇然变色。
  这鬼火的厉害,真真是超乎想象!
  亏的先前老爹提醒过我们一次,不要碰这些鬼火,否则我刚才用脚一踩,现在怕是整条腿都未必在了。
  众人都惊惧时,老爹忽然深吸了一口气,远处,他那四朵鬼火“嗖”的飘来,众人都愕然之际,老爹却迅速的提起自己的青木葫芦,拧开葫芦嘴,噙了一口酒水,朝着疾疾而来的鬼火喷去。
  日期:2017-01-04 22:19:00
  一声响,四朵鬼火全都灭了!
  叔父、陈汉礼、陈汉隆、陈汉杰见状,也纷纷都把各自的盛酒器具拿了出来,有葫芦,有铜壶,有皮囊,有瓷瓶……都学着老爹,先吸一口气,引得那些鬼火凑近,然后喷酒水灭火。
  我不喜欢喝酒,厌恶酒味,所以也从来没有配过药酒,更不会随身携带这些东西。
  陈汉雄则是先前吃过一次亏,这次不敢再故技重施,只呆呆的看着叔父等人逞雄施威。

  陈汉杰灭尽了自己的火,得意洋洋道:“八哥,你把你的火吸近,老弟我帮你灭了。”
  陈汉雄无奈,自己不济事,也唯有央求他人,便深吸一口气,把他那十六朵鬼火都引了过来。
  陈汉杰忙嘬酒水去喷,不料,陈汉雄的鬼火实在太多,陈汉杰功力也不够出类拔萃,一口酒水只灭掉了上层四朵,下层两朵,还剩下十朵没灭,且都认主,无一例外,全去扑陈汉雄!
  日期:2017-01-04 22:22:00

  陈汉雄惊得扭头就跑,却忘了他自己一跑,那鬼火也跟着跑,直烧到脑后,“噌”的一下,陈汉雄满头的发瞬间全都化作飞灰,脑袋立时成了秃瓢,且那鬼火还追着不丢,眼看就要殃及全身,亏得老爹赶上前去,“呼”的一口酒水,把十多鬼火全都喷灭,也淋了陈汉雄一头。
  陈汉雄擦了擦脑门上的酒水,一摸到自己的光头,又是心有余悸,又是心疼惋惜,看见陈汉杰在一旁忍不住的偷笑,不由得恼羞成怒,蹿了过来,一把揪住陈汉杰,骂道:“你这个赖种,要害死我啊!”
  陈汉杰忙道:“我好心帮你,你还当驴肝肺。谁叫你的火那么多!”
  陈汉隆劝道:“八哥,他也不是故意的,确实是你的火太多了。”
  陈汉雄愤愤的松了手,“哼”了一声,道:“没那鳖本事,就别瞎几把逞能!”
  陈汉杰挤眉弄眼的,看着陈汉雄的光头,只是乐。

  这边,叔父对我说:“把你的鬼火也吸近了,我帮你喷灭了。”
  我把鬼火吸近,叔父一口酒喷的干净,至此,那些来的古怪的鬼火,全都没了。
  日期:2017-01-04 22:31:00
  陈汉雄好不烦恼,问老爹道:“族长,为什么你们的酒水管用,我的酒就不管用了?”
  老爹道:“你的酒是混了蛇血的血酒,我们的酒是配出来驱邪的药酒。你的酒沾了邪气,就废了,遇到这些邪火非但灭不了,反而会助长火势。”

  陈汉雄大感懊恼:“这样啊……”
  陈汉礼道:“让你嘴馋!我都说了别吃那长虫,你非不听!现在坏了辟邪的药酒,我看你随后怎么办?!”
  陈汉雄搔了搔新变的光头,喃喃自语道:“难道这是个计?有人故意放了长虫,要来坏我的药酒?”
  陈汉杰还在旁边笑,道:“八哥,你以后要是当和尚,可就省劲儿了。”
  陈汉雄骂道:“滚你的蛋!信不信我先剃度了你?!”
  “都别说话。”老爹忽然严肃道:“留神了。”
  叔父也冷笑道:“应该是放火的兔崽子们到了。”
  我耳听得四周隐隐似乎有极浅的呼吸声,知道有人在悄悄接近,暗暗警惕。
  日期:2017-01-05 21:48:00
  ———————更新线———————
  我耳听得四周隐隐似乎有极浅的呼吸声,知道有人在悄悄接近,暗暗警惕。
  夜眼之中,我瞧见百步开外的地上,有些模糊的影子起起伏伏,几无动静,速度却又奇快。
  老爹大声喝道:“魔宫的邪徒,既然是来对付麻衣陈家的,难道不知麻衣陈家有夜眼么?!难道你们趴在地上爬来,我们便瞧不见了么!?站起来,各亮手段,好生斗一场!休叫我先小看了你们的为人,再小看你们的本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