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36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少长别人威风,灭自己志气!”陈汉杰截断了陈汉礼的话,快语连珠道:“什么叫做视死如归?不懂就别乱用,那是说好人的,不是说坏人的!这两拨人是厉害,可是不都全被咱们废了么?我就看不惯你这胆小的样子!”
  日期:2017-01-03 21:27:00
  陈汉礼哼了一声,道:“我懒得跟你抬杠!”
  陈汉杰道:“你说不过我了,你没理了!”
  “对对对,你有理!”陈汉礼道:“我看你最好找个牌子,上面写着‘我有理’,然后挂在自己脖子上,这样谁看见你,都知道你有理!”说罢,陈汉礼啐了一口,低声骂道:“杠子头!”
  陈汉杰脸色一阵涨红,忽然冷笑道:“对,我是杠子头,那也比你这个‘坏事祖爷’强!”
  陈汉礼道:“我怎么坏事了?”
  陈汉杰道:“刚才是谁提的主意说要从墙上走的?是你!骚主意,差点害死所有人!要不是族长出手救你,你现在也跟这地上的小人国一样,躺着呢!”
  陈汉礼变了脸色,道:“你——”
  陈汉杰道:“我怎么了我?我说错你了?族长救了你,你不好好提提劲儿,还泄大家伙儿的气,什么东西!要不是瞧着你比我大那么一两岁,我早耳刮子扇你了!”
  陈汉礼怒极,手执烟枪往胸前一横,浑身微微哆嗦着,说道:“陈汉杰,你本来就不是我亲弟弟,我也不是你亲哥!你不服我,看我不顺,很好!来来来,不用顾忌什么大小,咱们手底下见见真章,瞧瞧谁是真英雄好汉子,谁是驴屎蛋子外面光!”
  “你当我怕你!?”陈汉杰拂袖就上。
  日期:2017-01-03 21:29:00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呛话如打机关枪,我们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就要干仗打架了,众人全都懵在当场。
  眼瞧着两人就要动手,突然黄光一闪,两人各自惨呼一声,半边脸上都已经是鲜血淋漓!
  两人一个捂着左脸,一个捂着右脸,都朝后看去。
  后面,老爹手持皂白相笔,“嗖”的一声收了金牙线,眼中迸着异亮的寒光,冷冷的盯着陈汉礼和陈汉杰,道:“已经警告过你们一次,全当耳旁风!你们既然不要脸了,我就给你们脸上添添彩!下次,再敢动手,我就把你们二人的手切下来!”
  刚才那金光一闪之间,老爹已经把陈汉礼和陈汉杰各自半边脸上的肉削掉了一小片,虽然不是什么大伤,但却是在脸上,疼痛不说,留疤也是其次,最关键的是丢人。

  两人捂着脸,都低头说道:“对不住族长,我错了。”
  “打你们都不亏!”叔父也骂道:“几十岁的人了,学小屁孩子囔嘴!有什么可吵的?吵赢了是能赢口屎吃还是赢口尿喝?!你陈汉杰没大没小!你陈汉礼为长不尊!一个要打做哥哥的,一个就能说出不是亲兄弟的话来!当着弘道的面,还真是不打算要脸了!?忘了老族长交待的话了!?”
  陈汉礼和陈汉杰都是满面羞愧,那架势,恨不得也立时学了那些侏儒的地行术,钻到地下去再不见人了。
  日期:2017-01-03 21:30:00

  陈汉隆忙道:“好了,好了,这也都是话赶话,赶到一起去了。兄弟之间,打断骨头连着筋,一笔写不出俩‘陈’字,闹闹别扭,那以后可是更亲!可都不许记仇啊!”
  老爹拿出一包药,丢给陈汉礼道:“抹在脸上,止血生肌,从张熙岳那里讨来的,你们两个用了吧。”
  两人都又连忙谢了。
  老爹又道:“去把这些尸体都丢到大殿中,连屋子一并烧了,免得再留下祸根,去害后来人。”
  陈汉雄和陈汉隆都说:“好!”
  陈汉礼和陈汉杰擦完药也都忙不迭的去了。
  我也要一起帮忙,老爹却给我和叔父使了个眼色,我们二人便都留了下来。
  眼见四个族叔都去了,老爹才对我说道:“以后族长的位置是你来做,家大业大,人多口杂,不要以为里里外外都是亲人,便好说话了,其实极难应付,越是沾亲带故的事情,越是难办。你要有明瑶一半的精明,我也放心,只可惜你是脑子聪明,却心软嘴拙,人情世故易犯糊涂。从今往后,你要多学多留心。”
  我道:“是!”
  叔父在旁只是笑,道:“咱们家里这些个老货,个个难缠,要是没点本事,还真是压伏不住。刚才你爹那一手,叫做打一巴掌再揉揉脸,恩威并施啊,虽外人看得清楚,但身在其中的人,譬如汉礼和汉杰,都不知不觉被整治的服服帖帖。”
  日期:2017-01-03 21:31:00
  我“嗯”了一声,想着陈汉礼和陈汉杰刚才的样子,不觉暗暗好笑。
  老爹道:“二弟,咱们到现在没找到正主,却已经碰到两拨打前站的人了,你瞧出什么门道来没有?”
  叔父沉吟了片刻,道:“这些人的手段,怪得很,我行走江湖这许多年,从未遇到过。”
  老爹点了点头,道:“就是这个意思。怕不是咱们本土的。”
  我诧异道:“不是咱们本土的,是外国人?”
  先前我们在林中遇见的人,还有那些施展地行术的小矮人,看模样,都不像是外国人,但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话,所以也难以断定是否是东亚他国之人。
  老爹道:“人是不是国内的,难以断定,但这些术,十有八九不是学自国内。”
  正说话间,破庙之中烈烈声起,我们三人回望过去,但见火光熊熊。

  陈汉礼、陈汉雄、陈汉隆、陈汉杰四人结伴而来,陈汉雄道:“族长,什么不是学自国内的?”
  日期:2017-01-03 21:32:00
  老爹道:“我和汉琪、弘道刚才在揣测,这些遗世魔宫邪徒的手段,多半不是学自国内的。”
  陈汉隆吃惊道:“族长的意思是,还有境外势力参与这邪教?”

  “尚在猜测。”老爹道:“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碰到正主。还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何等样人,是何来头。”
  陈汉雄道:“族长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奇怪,他们的手段,在这之前,确实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上来打的我都有些措手不及了。不过,这些妖人也是失算,他们对付咱们,居然分兵设陷,要是聚拢起来,一起对付咱们,那不是更厉害吗?”
  老爹道:“他们的术受地利所限十分严重,施展起来,需要借势,且也因人而异,譬如要施展‘卷风裹刃’之术,就要借助林木,而施术者本人,须得是纤细体轻之人,至于施展‘地行术’,就需要借助松土,而施术者本人,也最好是侏儒、瞎子。所以不是他们不能聚拢在一起,而是聚拢在一起,无法发挥自身本事。”
  众人纷纷点头。
  日期:2017-01-03 21:32:00
  老爹道:“咱们走吧。天也晚了,咱们再往前走一段路,遇到合适的地头,就先歇歇。”
  天色确实暗了下来,我们跟着老爹继续前行,沿着水流,溯源而上,那山涧渐渐变得宽阔,原来它是往下分流的。

  到了一片开阔地,夜已经很深,老爹停了下来,让我们吃些东西,就着山涧用水。
  随行带的有从张熙岳那里拿来的试毒药丸,取水来丢进去,有毒无毒,一看便知。
  不过这山涧水量甚大,流速也很快,想在这里面下毒害人,绝非容易的事情。
  我们随身带的有干馍,叔父和陈汉雄、陈汉杰又去临近的树林中、草谷中打野味,我四处找了干柴生火,陈汉隆陪着老爹说话,陈汉礼坐在火堆旁,借着火“嗒嗒”的抽烟,须臾间,一团灰影“呼”的一声劈空打来,陈汉礼伸手一抓,原来是只兔子。
  叔父奔过来道:“老七,看你的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