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40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1-01 10:38:06
  (正文)
  2.5.6 “阿卡迪亚”会议
  让我们暂时离开远东,把目光转向同样战火纷飞的西半球。珍珠港事件发生后的第一个星期天,1941年12月14日,一艘排水量达43000吨的崭新战列舰离开了英伦三岛,驶入破涛汹汹的大西洋,朝着彼岸的美洲大陆快速奔去。
  舰上是大英帝国内阁首相丘吉尔一行。就在远东各个战场激战正酣之时,丘吉尔留下新任参谋长艾伦�6�1布鲁克爵士在伦敦“看家”,自己率领参谋长委员会一众大腕儿,乘坐皇家海军最新战列舰“约克公爵”号横渡大西洋,前往那个刚刚被拖入战争的盟国做正式访问。目前,大英帝国的首脑们也只能乘坐这艘刚刚服役月余的新舰了。就在几天前,它的同级舰“威尔士亲王”号已经被日本人击沉在南中国海,另一艘“英王乔治五世”号必须留在本土附近海域,时刻监视德国战列舰“提尔皮茨”号的动向,选择“约克公爵”号出行也实属无奈之举。

  首相的舱房设在舰长室里,隔壁是一间特制的旅行地图室,以便丘吉尔能够随时掌握全球的战况。美国突然卷入战争使丘吉尔“龙心大悦”,苦撑危局两年有余的大英帝国终于有了一个最强势的盟友。尽管德国贸然发动对苏联的战争已使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但意识形态的不同和对俄国人的天生厌恶,使丘吉尔总觉得无法与斯大林畅所欲言。在远东,那个已经与日本人奋战了四年之久的蒋介石,丘吉尔眼里压根儿就没看上。

  欧洲和北非的战况令他欣慰,英国第八集团军的进攻迫使隆美尔暂时撤出了托布鲁克。在欧洲,斯大林和他的战友们成功将德国人遏制在冰天雪地的莫斯科城下。只要俄国人能够坚持下去成功地拖住德国人,英伦三岛暂时就不会有被入侵的危险。如果不是该死的日本人在远东贸然发起了战争,看似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面性,尽管目前从远东和太平洋上传来的都是令人沮丧的消息,但丘吉尔还是想谢谢日本人,他们用一种最简洁、最痛快的方式将美国人拖下了水,这是他梦寐以求的结果。之前自己费了老鼻子劲儿不过弄到个《租借法案》而已,日本人简直太“伟大”了。丘吉尔清楚,尽管远东在短期内会面临非常糟糕的局面,但战争的结局已经注定。用我们熟悉的一句话就是,“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烦恼无时不在,日本人凭空弄这一出子给老谋深算的丘吉尔带来了欢乐,也带来了新的担忧。挨了揍的美国人会不会怒不可遏,迅速将注意力转向太平洋?要知道如果没有美国的援助,英国和苏联连同那个贫瘠的中国都无法长久地坚持下去。由于日本人袭击了珍珠港,美国已经通知英国等盟国,暂停对外的军事援助,所有根据《租借法案》制定的交货计划有待做出新的调整。丘吉尔意识到了这种潜在的危险,即美国可能在太平洋大张旗鼓进行对日本人的战争,而让英国在欧洲、非洲和中东对德国和意大利作战。

  想到此处,丘吉尔顿觉此行任务紧迫。他必须尽快赶到华盛顿,劝说美国人继续执行8月份大西洋会议上确立的首先打垮希特勒的“先欧后亚”战略,不要把人力、物力过多地向太平洋战场倾斜。他将在华盛顿与罗斯福和他的幕僚们召开一次重要会议来研讨这一问题。虽然比起后来的开罗、雅尔塔、波茨坦会议相比,本次会议的名气不算很大,但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之后盟军首脑之间举行的第一次正式会议,即史称的“阿卡迪亚”会议,此次会议将为盟军统一思想最后战胜轴心国奠定坚实的基础。——对于这一段,老酒本来想简单说两句一笔带过的,但考虑到不说清楚后边很多事情都无法表述,因此还是硬着头皮试着说说吧。这种政治家之间的明争暗斗就似太极推手,比酣畅淋漓的战争场面描述起来要困难得多。这也正是老酒踌躇再四,几天未更的主要原因。

  就在丘吉尔动身前往华盛顿之前,英国外交大臣艾登爵士已经前往摩尔曼斯克,随后他将前往莫斯科与斯大林会晤,争取苏联能对日本宣战。——作为一介武夫的麦克阿瑟所能想到的,老谋深算的政治家丘吉尔肯定更能想到。航行途中,丘吉尔给艾登爵士发去了一封电报,提出了一些鼓励性建议,“俄国如果对日本宣战,对我们将是极其有利的”。
  军舰在大海上劈波斩浪,舰上的人却感到航行无比漫长。在“约克公爵”号的航行地图室里,丘吉尔惊愕地注意道,山下奉文的第二十五军正朝着马来半岛的南端快速挺进,香港传来的也是坏消息,那条被称为东方马奇诺的“醉酒湾防线”轻而易举地就被突破,香港守军已经全部龟缩到了岛上,而援军注定是没有的,东方明珠的陷落已经成为一个时间问题。郁闷中的丘吉尔很快收到了艾登发自莫斯科的电报,艾登说,他在与苏联谈到他们应该同盟国一起参加远东战争时,苏联的那位伟大领袖表示坚决不参与。“大不列颠并不是独自同日本作战,”斯大林直截了当地提醒他,“它有中国、荷属东印度和美利坚合众国等诸多盟友。”在即将抵达美国时,丘吉尔再次收到了艾登的电报,说他与斯大林“在友好的气氛中告别”。话说得异常优美动听,但双方只是就一些不疼不痒的问题达成了理论上的共识,实实在在的事儿一件都没办成。

  随丘吉尔一起前往华盛顿的,有战时内阁成员比弗布鲁克勋爵,第一海务大臣庞德上将,空军参谋长波特尔中将,以及刚刚卸任参谋长的迪尔元帅等等。“约克公爵”号以20节的高速在大西洋上行驶,就这样他们到达美国也要整整七天时间,途中还需提防德国潜艇的攻击。——如果真有一艘德国潜艇把这艘战列舰击沉了,那么这个艇长肯定会在咱们今后谈论欧战时登上牛人排行榜的。
  在整整一周中,丘吉尔一行同外界几乎处于半隔绝状态,这也使他们有充裕的时间为即将同美国人的会晤进行准备。丘吉尔意识到,这次会议对英国人的意义要远远大于美国人,毕竟自己是去求人家的。如果会议不能取得成功,美国人的努力和物资供应由欧洲转向太平洋的话,英国就会回到1940年所处的那种绝境中去。相反,尽管目前美国人境况不妙,却并无这种焦虑的心情。
  随行的都是重要人物,一路上大家也绝不会寂寞。丘吉尔向随行人员介绍了即将举行的双边会谈,他手头摆着“关于我所设想的未来战争进程的三份文件”,即《大西洋战场》、《太平洋战场》以及《一九四三年战役》。每一个文件都费去丘吉尔四、五个小时,三份文件的撰写历时两三天之久。他想起了拿破仑的一句名言,“把事物集中起来思索,久而不倦”。在行驶到离布雷斯特大约600公里的海域时,丘吉尔突然想起了一周之前壮烈殉国的菲利普斯和他的“威尔士亲王”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