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304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候,不老尸似乎被磨光了耐心,有些暴躁的说道:“你把脖子上的那东西放下来,我放你的伙伴走,”
  曹沅终于笑了,似乎在为自己一生终于能压制不老尸一次而开心,也似乎是在为我们能活着离开而高兴,
  “不行,”
  谁知,这时候多伦竟然吼了起来,然后一把捏着我的脖子就将我提了起来,吼道:“别人都能走,但是这个人今天走不了,他伤了我的眼睛,必须死,”
  强烈的窒息感涌来,可是我却忽然感觉到有些麻木了,没有一丁点对于死亡的恐惧,只是静静的看着多伦,
  “很抱歉,这个我不能答应,”
  曹沅在一边说道:“你要杀的人,恰恰是我一定要救的人,就算这里的人全死了,他也必须活着走出去,因为,他曾经无数次的救我,被尸蹩围攻,没人管我,就他扛着我跑,被咬的遍体鳞伤,被别人欺负,他不怕血溅七步也要给我讨个公道……一直以来,我都是他的累赘,可是这一回,我要救他一次,明白告诉你吧,他死,我死,他活,我留下来,”
  多伦不说话了,另一只没有被我刺瞎的眼睛里闪烁着近乎散不开的怨毒,明显是恨我恨的牙痒痒,我甚至都能清晰的听到他的牙?咬得咯吱咯吱作响,明显在克制,也在犹豫,
  谁知,这时候不老尸竟然一下子朝多伦冲了过来,
  它真的是太恐怖了,浑身上下阴气澎湃,就像是瞬移一样,直接就出现在了多伦身边,然后一拳头轰在了多伦肋下,强悍如多伦竟然被这一拳头给崩飞了,我也啪嗒一下落在了地上,摔得就要跟断了气似得,全凭着一股子心劲儿半爬了起来,对曹沅说道:“放下刀吧,你这样做,我一生也不会安宁的,”
  这话,我没有说虚的,
  今天如果曹沅用自己的命给我们铺出一条生路,我真的没办法承受这样的情义,太重了,
  可惜,曹沅压根儿没有搭理我,
  这时候,多伦王子终于从地上蹦了起来,恶狠狠的盯着不老尸:“你要干什么,”
  “我说过,我已经答应了,”
  不老尸淡淡说道:“现在一切以大局为重,这几只小蚂蚁放跑了又能影响到什么,想必如果主人在,也一定会赞同我的做法的,反倒是你,因为自己的情绪一味的影响计划,我觉得你应该冷静一些好好想想,如果我这位姐姐自杀了,主人会是个什么态度吧,他布局了六百年的不老尸因为你的冲动被破坏了,你觉得他会放过你吗,不要忘了主人手段,”
  一说起那位主人,多伦也是狠狠打了个哆嗦,看了我一眼,那眼睛里的怨毒几乎是不加掩饰,最后也不知道废了多大力气才别过了头,沉声说道:“好,放他们走吧,”
  不老尸点了点头,一挥手,一道澎湃的阴气化成劲风就抽打在了那具水晶棺上,“啪嚓”一声,水晶棺直接被抽了个粉碎,露出了一条黑黢黢的隧道,
  看来那老宫女说的不错,出口果然是在水晶棺下面,

  “我希望你能兑现自己的诺言,只要我送他们走,你就好好留下来与我融合,”
  不老尸深深看了曹沅一眼,忽然笑了起来:“想必楼兰女王这点气度应该还是有的吧,”
  说完,它双手猛然一抬,
  这石室之内,顷刻之间阴风呼啸,一道道阴风原地席卷而起,化成了龙卷风,将我们所有人全都托了起来,然后不老尸一摆手,这些阴风席卷着我们就朝出口冲去,
  然而,别人想不想走我不知道,可是我不想走,
  “不,”
  我忍不住怒吼了起来,剧烈的挣扎着,一双眼睛完全是被曹沅吸引着的,她看起来仍旧是瘦瘦弱弱的,可最后却给我们这支小队撕开了一条生路,牺牲的,是自己,
  仿佛是落马山的一幕重现,我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天哥,再见,希望还能再见,”
  曹沅忽然开口了,这一刻她竟然在黑暗中笑,笑的很干净:“我终于能为你做点事情了,一点都不后悔,刀百辟,心不易,我记住你和我说的话了,无论是生是死,你为我建立的信念和信仰,永不变,”
  水晶棺下的通道漆黑深邃,泛着一股子往人骨头缝里钻的阴冷,
  我整个人的思维都是浑浑噩噩的,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什么,似乎有万千纷乱思绪,又似乎脑海中一片空白……
  曹沅……就这么眼睁睁的在我眼皮子底下把自己交代出去了,

  到现在,我仍旧觉得有些梦幻,和她相处时候的种种就跟放幻灯片似得闪过脑海,
  忘不了那夜与她一起看大漠上空的苍月,无关男女之情,只是夜阑人静时一种朋友之间在精神上的无形沟通,
  我喜欢和她相处时候的那种感觉,现在这个社会太浮躁了,所谓朋友,不过就是大家一起出去吃吃饭喝喝酒逛个街看个电影,然后就成为了朋友,这两个字也一下子变得不是那么值钱了,可是与曹沅相处不一样,她很安静,我也不是个话多的人,我们的交流无关风月,只谈藏在心底的晦暗和伤疤,或许所谓的知心人说的便是我与她之间了,这种安静而厚重的关系,我特别珍惜,
  只是,如今终究还是失去了,
  难道……在这个狗日了的世界里,好人真的活不下去吗,
  前有张博文,后有曹沅……
  我在这条路上,到底还要失去多少,我努力的想抓住一切,可最终却什么都留不下,一切的一切就像是沙子,我攥的越狠,它们流失的越快,我越用力,心越疼,

  我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下坠时候强烈的失重感冲击着我的神经,这条出口也不知道究竟有多深,似乎是垂直一路向地下凿出来的,足足过了有两三分钟的功夫,我整个人“噗通”一下坠入了水中,这通道下面似乎连接着地下水脉,不过我从高处坠落,再加上整个人浑浑噩噩,完全没有做出任何自我保护动作,所以在入水之前整个人完全是横向拍在水面上的,一瞬间产生的冲击力差点没拍死我,顷刻之间我张嘴就黑血出来了,然后整个人都被冷冰冰的地下水包裹了,口鼻之间、肺部,没少呛进去水,我就算是想挣扎都力不从心,而且这条地下水脉也不知道是塔克拉玛干沙漠里的哪条水脉,水流很急、冲劲儿也很大,我一落水就被挟裹着朝前冲,整个人也渐渐的没有知觉了……

  等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一张不是很柔软的床上了,被褥也不是特别好的料子,但是洗的很干净,能闻到清爽的洗衣粉味道,比现在那些添加了太多香料、价格也贵上很多的洗衣液让人安心的多,
  身体仍旧是没有恢复,浑身肉疼,
  睁开眼睛四下打量了一眼,发现眼下我所在的地方是一间木屋子,非常简单的那种,倒是有点类似于伐木工在深山老林里搭建的那种工棚,
  这里,是哪,

  我记得我坠入地下河以后就彻底失去知觉了,后面发生了什么我也不记得了,
  吱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