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17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看了看坐在一边的秦时,又看了看坐在自己正对面的徐盛教:“徐城石化的成长受限,而徐城的劣势,却恰恰是海州的优势,我觉得可以联合石油总公司、徐城石化和鼎峰化工,加上省里和海州市,一起在海州市的临港打造一个新的石化基地。其实通过这次的考察我们也可以发现,大型石化企业往往是建在港口旁的,因为石化要依赖原油,这方面油轮的运输成本要比铁路运输成本低廉很多。”

  秦时看了一脸平静的包飞扬一眼,为他的野心所深深震动:“这个难度很大吧,省里自然会支持你们,但是徐城市,还有石油总公司那边的工作恐怕都不好做,还有就是这个项目谁来主导?鼎峰化工虽然有实力,但也主要是和拜耳等大公司进行合作,他们能不能撑起一个大项目,石油总公司那边是不是愿意当配角,这些都是问题。”
  “当然,难度肯定很大,但如果鼎峰集团与石油总公司那边没有问题,省里能不能让徐城做出一定的让步?”包飞扬顺着话头紧跟着问道,虽然是在回答秦时的问话,眼神却看向了另一边的徐盛教。
  徐盛教抬头看了包飞扬一眼,见他脸上带着探询之色,沉吟着没有说话,知道包飞扬这是在等着自己表态。
  从包飞扬刚才所说的话里的意思来看,可以听得出来就是他虽然可以不需要省里出面就去做通石油总公司以及马来西亚鼎峰集团的工作,但是要省里出面去做对这个项目很可能会激烈反对的徐城市的工作。虽然徐城化工因为企业负担过大、运输成本高企以及生产效率低下等原因,目前的企业效益不是非常好,但若是真的要将这个企业改迁到海州市,肯定会触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集团,在工作过程中自然会遭遇到相当大的阻力。

  徐城石化集团作为一家历史可以追溯到解放前的石化公司,可谓是真正的历史悠久根基深厚的老牌企业,虽然现在从性质上来说是隶属于石油总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但是公司毕竟是建立在徐城,与徐城地方的利益攸关,按照包飞扬刚才所说的提议,不管是将徐城石化集团这家企业进行整体搬迁,还是只是将其企业产能转移到海州市,甚至仅仅只是调取其企业的部分资源用来支持海州这个新成立的项目,都会对徐城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

  比较而言,如果采取前两种做法,对徐城的影响最大,这意味着徐城石化集团会遭到削弱,后者虽然看起来问题不大,但也意味着被抽调资源后的徐城石化集团将会没有未来,这些显然都不是徐城市愿意看到的,即使是放眼全国来说,也不会有一座城市会崇高到为了其他兄弟城市的发展而影响本地发展。损及自身利益。
  徐城在江北省的地位非常特殊,其经济实力甚至堪比江北省的省会城市凤湖。徐城的铁路交通网络发达,作为全国性的铁路枢纽,也要比凤湖的地位更加突出,甚至一直存在一种让徐城取代凤湖成为江北省省会的说法。
  徐城为了地方利益。肯定不愿意让徐城石化集团遭到削弱,想要做通徐城的工作,必定会遭遇到激烈的反对,难度可想而知,即使是作为上一级政府出面,也不一定就能够顺利地协调好。
  徐盛教心里正在思索着这层层的盘根错节的复杂关系。盘算着是否真的有操作的可能,如果能操作的话,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而在没有完全的把握之前,以他常务副省长的身份。肯定是不好说出什么话来表态,房间里一时寂静无声,徐盛教可以不说话,但是担任秘书角色的秦时却不能够就这样让这种尴尬的气氛一直僵持着,他避开了包飞扬的提问,赶忙找到不需要让徐盛教为难的另一个话题,开口对包飞扬问道:“包主任,正如你刚才所说。华夏石油总公司的摊子很大,他们对新上马的项目都比较谨慎,你打算用怎样的方式来说服华夏石油总公司?同时又如何做通马来西亚鼎峰集团的工作呢?”

  包飞扬也知道想要让徐盛教立马表态。同意由省里去做通徐城的工作比较难,更何况这件事情也不是徐盛教他一个江北省常务副省长所能够决定的。见秦时试图调节气氛,于是包飞扬就收回目光对秦时回应道:“从整体经济形势上来看,大家都认为经过前两年的调控,大陆经济已经成功实现了软着陆,去年经济增长率为百分之十。全年物价上涨控制在百分之七以下,华夏央行连续两次降息。许多地方重新出现扩大投资的迹象,所以大家都觉得  。从今年开始,将会开启新的经济上升通道,乐观估计会有一个比较长的稳定增长期。”…

  “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宏观经济是建立在微观经济基础上的,而我们的微观经济,尤其是作为国民经济支柱的国有企业还存在非常明显的问题。一九九六年企业亏损面已经突破九五年时的三三开,达到百分之四十五,也就是说接近一半的国有企业是亏损的,亏损额上升了近一半,利润额则下降了三成,产值增长率只有百分之四,超过四分之一的国有企业开工不足,大量企业停产和半停产,很多企业负债累累、增长乏力。”

  “我认为,这个主要问题不解决,咱们华夏国内经济虽然还能保持增长,但是增长率下降的下行通道并不会就此结束。”
  看着包飞扬在徐盛教面前神色自若地侃侃而谈,秦时顿时有种错觉,觉得那应该是一位经济学界的专家在作经济形势分析。而实际上包飞扬只是一个县处级干部,今年还不满二十六周岁,其他人在这个年龄可能还只是某个教授带的研究生。
  “政府和学界确实有这样的担忧,所以今年宏观政策的走向基本上是适度从紧,稳中求进。”徐盛教对国内经济颇有研究,听到这里,他赞同地点了点头。他没有想到包飞扬年纪轻轻就会对整个国内经济趋势有如此不凡的见识,心中暗自赞叹,对包飞扬说道:“国有企业的改革不仅是全国、同时也是我们省里的重点工作。”
  包飞扬见自己的见解获得徐盛教的部分赞同,就点了点头,继续往下说道:“国内石化行业的形势总体上还比较好,但徐城石化集团则是亏损的,徐城石化集团已经多年没有更新设备和上马新的项目,与凤湖石化相比,徐城石化集团既没有海港,也没有大江大河,而且在地缘条件上来说,徐城属于内陆地区,这样的地理位置显然并不利于石化产业的布局,徐城石化集团要走出目前经营困境,就必须找到新的突破点,我想这一点无论是对石油总公司还是徐城市来说,都是毫无疑义共同认识。”

  “徐城石化集团虽然存在亏损,但是亏损幅度并不大,而如果失去徐城石化集团,徐城市的工业产值就会受到影响。还有数千工人,以及受此影响的数千个家庭和周边产业,影响还是很大的。”秦时心思灵透,反应灵敏,又一次替徐盛教说出心中的顾虑。
  包飞扬说道:“从整个国企改革大势来看。淘汰亏损和弱势企业是必然的;从石化行业的大局来看,小而全、大而全、缺乏规模效益、经营分散和市场无序已经成为制约我国石化行业发展的主要因素,因此通过结构调整,调整关闭那些不符合规模经济要求的低效益、高成本、低产出和高消耗的小石油化工,实现集约经营,是石化行业的必然选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