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17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回到酒店,时间已经是挺晚了,跟他住在同一间宾馆房间的海州市临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阎安平似乎一直在等他回来。见到他终于回来了,松了口气,赶紧对他说道:“秦秘书长说,让你回来的话给他打个电话。”
  “秦秘书长有没有说是什么事情?”包飞扬一边将随身的手包放在房间的茶几上,一边随口问道。省政府副秘书长秦时主要为常务副省长徐盛教服务。秦时这样说,很可能就是他的直属领导的授意,也就是说实际上是徐盛教要找他。

  阎安平也没和秦时有过很多的交流,只是帮忙捎句话而已,他低头稍微想了一想,此时只能用一种推测的语气说道:“可能是徐省长想要知道鼎峰集团陈氏家族的事情吧?”
  虽然没有经过人的刻意宣扬。但酒会上人群聚集,那么多双眼睛在旁边看着整件事情的发生过程,而处于事件中心的人物,被东南亚商圈中大多数商人所仰望的顶级富豪陈氏家族中陈大小姐自然是人们热切关注和讨论的对象,自从酒会上事情一发生后  。酒会上四处都响起了一片嗡嗡嗡嗡的声音,人们在底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迅速向身边的人交换着自己刚刚所了解到的一些信息,并且有些人进过分析后进行了大胆的假设和猜测,得出他们自以为的种种真相和秘密,简直比明星爆料还要热闹,以至于在这一阵阵的热潮推动之下,这件酒会中小小的插曲及背后隐藏的各种可能的巨大信息量成为之后整个酒会人们交谈议论的主题。…

  就这样海州新上马的临港开发区管委会一把手包飞扬正在与东南亚顶级商业帝国鼎峰陈氏家族接触的事情还是无可避免的被传了出来。并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迅速蔓延开来,这其中甚至包括陈氏家族的小姐曾经出现在当晚酒会上的事情,弄得靖城市与卜光学都很被动。当然也会有一些聪明人七转八绕地找到同是在海州开发区管委会工作的包飞扬的同事管委会副主任阎安平他们想进一步的详细了解当时的情况。寻求到更为明确和可靠的信息。

  包飞扬查了一下招商团入住的房号,当即用酒店房间里的内线电话按照刚刚查到的秦时的房间号码拨通了电话打了过去,秦时问显然也是一直在等包飞扬的电话,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听起来,他也不绕圈子,直接就开门见山地在电话里问道:“包主任。听说你晚上跟鼎峰的陈永智陈总见面了?”
  看来副省长徐盛教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当然能直接鼎峰陈氏家族的最高层接触。那么拉到他们的投资概率显然是比只与他们的集团的一个经理进行礼貌性的初步接触的情况大了许多,对整个江北省来说都是一件大事。可以让不少与之相关的渴望能拉到巨额投资的官员都感到振奋和激动,这也不算奇怪,包飞扬心里暗暗想着,嘴里却是一幅淡定地样子说道:“是的,我刚刚回来。”
  “见面的情况怎么样?”秦时激动地问道,希望能从包飞扬的回答中得到一个明确的信号,当然这也是他的老板最为关注的事情。
  “我们主要谈了谈东南亚和马来近期的经济情况与发展趋势,另外也谈了鼎峰集团到国内投资的事情,鼎峰有这方面的意向,但是具体的计划,他们还在考虑。”包飞扬说道。

  “很好。”得到一个明确的利好信息后,秦时急迫的心不禁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对包飞扬说道:“徐省长很关心这件事,你能不能现在赶过来?”
  “当然,我现在过去。”包飞扬简短利落地说道。他也了解徐盛教急切的心理,副省长大人要立马召见自己想要进一步了解情况,他自然不会拒绝了,这对他来说也件好事。
  包飞扬轻轻挂上电话,转身准备换身衣服就出门,凝神站在旁边许久听着他打电话的阎安平这才松了一口气,有些惊喜又有些不敢肯定地问道:“包、包主任,鼎峰集团能到我们开发区投资?”如果与鼎峰集团接触顺利,最后真能签订到海州临港开发区的投资协议,不管主要功劳记到谁的头上,作为临港开发区管委会的副主任。阎安平多多少少也能分得一杯功绩,事关前程,他自然也是心心念念牵挂不已。

  “目前还没有谈那么具体的事情,但只要有合适的项目,我想他们还是有可能来的。”包飞扬看了看一脸期盼和焦灼的阎安平一眼。知道他的心思,淡淡地笑了笑从床头边站了起来,走到宾馆房间的衣柜前打开衣柜,换了件干净的衣服,然后回头对仍是用灼灼眼光看着自己的阎安平说道:“我先去一下徐省长那边。”
  “好的!”阎安平一下子从思绪起伏中回过神来,连忙点了点头。虽然他心里有千言万语想要问包飞扬,但副省长大人要亲自召见包飞扬,现在肯定不是一个好的时机,反正自己和包飞扬同住一个房间,以后有的是机会  。看到包飞扬走到门口。打开房门正准备走出去,他突然又想到什么,连忙又对站在门口的包飞扬说道:“苏主任晚上也问过这件事,让你回来以后去他那里一下。”…
  官场上级别最重要,即使是同一级别的干部在排位上也有着不少的讲究,正如俗话所说的官大一级压死人,韩起文作为厅级干部,和现在还只是处级干部的包飞扬他们并没有住在这家宾馆的同一个楼层。而是住在楼上标准更高设备更好的房间,当然也就是条件相对来说稍微好一点,但还是双人标准间。享受不到在国内入住宾馆时的单人套房,为了在外工作更加方便,苏青华作为服务韩起文的海州市政府办副主任,就和副市长韩起文住在一起,苏青华让包飞扬过去,显然也是韩起文想要见他。多半也是为了陈氏家族的事情。

  包飞扬回过头深深地看了呆立在房间内的阎安平一眼:“你给苏主任打个电话,就说我刚刚回来。就让秦秘书长的电话叫过去了,等我从徐省长那边回来。如果还来得及,就去向苏主任汇报工作,如果时间太晚,那就明天一早向苏主任汇报。”
  阎安平碰到包飞扬探究和别有深意的目光,顿时浑身打了个冷颤,他没有将苏青华的电话在包飞扬刚回来的时候一起告诉他,其实并非故意。毕竟他也清楚秦时代表的是常务副省长徐盛教,对只不过是处于副处级别的阎安平来说,徐盛教几乎就是平常他所仰望的可望而不可及的如同一座高大的大山般的存在,所以在说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还有些激动,就将苏青华的电话给忘记或者暂时搁下了。

  现在包飞扬虽然没有责怪他,但是目光里警告的意味也非常重。
  另外,这一眼也是告诉他,在给苏青华打电话的时候,不要玩什么小手段。
  阎安平原本或许还会有些想法,但是被包飞扬看了这一眼,就老老实实给苏青华打了个电话过去,按照包飞扬的话,几乎是原原本本地复述了一遍。
  阎安平当然也想能够借此机会激化他心目中的政治上的竞争对手包飞扬与苏青华以及副市长韩起文的关系,但是脑子还不算迟钝的他也立即意识到那样做不但风险很大,而且也未必能够收到什么效果,得不偿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