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8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免和减,也只是免去、减去应征税额的地方分成部分。
  不管是国税还是地税,所收的税款,都是分两部分上缴的,一部分上缴国库,一部分归地方财政。国税部门的,税款上缴国库的比例大;地税部门的,税款归地方财政的比例大。
  光这个政策,还是不能吸引人的。可省里和国家的政策,张文定也没办法给孟紫萱什么承诺。
  毕竟,这些东西自己说了不算,就算是最后能帮她要过来,现在承诺也为时过早。
  张文定只是说绝不会亏待了她,还说企业给县里做出的贡献越大,县里的支持力度就会越大。
  这种话,潜台词就是有些优惠政策,只能是大家心知肚明,不能白纸黑字。
  对这一点,孟紫萱也是明白的。
  她是做企业的人,哪里不知道有些事情是只能做不能说的?
  反正她的最主要目的,是为了投资张文定这个潜力股,细枝末节的,能够争取到就争取,实在争取不到,也无所谓了。
  赚钱是次要的,交好张文定和武玲两口子,才是重中之重。
  甚至,为了交好张文定和武玲,小小的亏一点钱,也没什么要紧的。
  因为有武玲在中间的这层作用,再加上孟紫萱主要是看中了张文定的潜力。所以,在收购药厂的优惠政策这个问题上,她也没狮子大张口。
  况且,孟紫萱也觉得,以张文定的身份,应该不会为了政绩而出卖了朋友。
  这一点,孟紫萱从武玲身上就能看得出来,武玲的眼光绝非一般,能跟张文定成为一家人,说明张这个人还是有些与众不同的。

  当然了,她对张文定的为人有信心,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她的投资,在燃翼来说是很大了,但于对整个金铭集团来讲,根本不算什么。
  如果金铭集团觉得燃翼的投资环境好,也许会有更大的投资,而且也不排除介绍别的企业过来投资的可能!
  从长远利益出发,燃翼县里也应该不会食言而肥吧?
  她觉得,张文定不是那种目光短浅的领导。
  虽说张文定目光只是副书记,但她觉得,像张文定这么年轻的领导,极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就会主政一县了。退一万步来讲,纵然张文定近两年没有主政一县,但以他专职副书记的身份,要罩县里一个企业的话,还是罩得住的!
  小药厂这边不知道是从哪儿得到消息的,得知药厂被金铭集团看中,从老总到员工那都叫一个兴高采烈。

  金铭集团的人都还没来,当天厂里就有人放鞭炮了,在员工们的一致要求下,老总怀着激动忐忑的心情跑到县委去找县领导了。
  这个县领导,当然就是副书记张文定。
  别说企业老总了,就是一般的实职正科,没有预约想要见到张文定都不容易。
  不过,药厂的老总还是见到了张文定——张文定正准备要叫他过来县委谈一谈想法呢。

  药厂的老总来找张文定有两个目的,一是他要对县委县政府以及张书记表示感谢,毕竟自己在这个即将倒闭的药厂里窝了这么多年,如今见到了曙光,自然要对张文定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情;二来,他还有自己的想法,金铭集团收购了药厂,自己这个一把手就得让位了。
  药厂收购的时候,肯定要谈到员工的安置。
  除了员工的安置,他这个老总,也要有一个妥善的安排才行。他的要求不高,到时候在新厂里面混个高级管理层就行了。
  现在贸然叫他干别的,他还真不适应。当然了,这是心里的想法,嘴里说的,自然还是对厂子有感情之类的话了。
  张文定明白药厂老总的小九九,也没收他送的购物卡,而且还承诺在新药厂给他个一官半职。
  毕竟,这个老总是药厂的老人,他若是有情绪,那么很多工作就很难开展了,至于给他个什么职位,自己只要是跟孟紫萱一个建议,那孟紫萱也不可能不明白这里面的利害关系。
  像这种收购,有一个老厂的领导在新厂里任职,对于先期的管理是有益的。
  至于说会不会形成尾大不掉之势,张文定相信,孟紫萱解决这点小问题应该是有把握的。
  作为药厂的工人,也都盼着有一天药厂能起死回生,这不但解决了他们的就业问题,而且厂子效益好了,他们的工资也会提高,这算起来对他们也是件好事了。
  由于这是县里重点关注的项目,收购药厂的事定下来,细节方面也谈得比较愉快,接下来的手续就好办的多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老药厂周边便开进了工程机械,一项轰轰烈烈的大工程正式拉开了帷幕。
  就燃翼县目前的局面来讲,中草药种植和药厂已经县里大手笔的招商引资项目了,现在去省里活动还不算晚。所以,县里决定,把这两个项目都抱到省里,顺便跑一跑明年的项目。
  这个跑项目是吴忠诚和姜富强的事,张文定不用瞎操心,他只是把这两个项目跟吴忠诚做了必要的汇报,便等着他俩能给这个给自己能带来政绩的项目多用些心,多争取点支持。

  至于省里会给多少支持,这个谁也说不准。
  每年县里去省里跑,农业厅是必去的。
  燃翼一直是农业县,若能得到农业厅的支持,会对县里明年的工作带来很大的便利。同时,交通厅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程度仅次于财政厅。
  吴忠诚在交通厅吃过哑巴亏,丢过面子,所以,他决定再去交通厅一次,磨点好处回来,挽回点自己的尊严。
  可让吴忠诚没想到的是,交通厅并没有因为他是县委书记,而且已经是第二次拜访而给他面子。
  这次他带着百倍的信心去,却怀着千倍是失落出来,不但什么政策没要回来,还被交通厅的两道给上了一课,说前期已经在修路的事情上给了燃翼一些政策偏向,至于明年的项目,那就要等到明年了。
  这个搪塞让吴忠诚有些难以承受,上次的钱是张文定要回来的,他便把这次的闭门羹嫁祸到张文定的身上。
  以前张文定没到燃翼的时候,自己到省交通厅多少也能要回点东西,虽然不多,但也不至于是个大鸭蛋。现在张文定来了,自己在交通厅混了个脸面全无,这不得不让他想到这事是不是张文定搞的鬼。
  但是,这个毕竟只是猜测,没有真凭实据,这股气也只能压在心里。

  ***张文定,你要搞了成绩,可也不能断了我在交通厅的路子啊!
  其实这个事情,吴忠诚真的冤枉张文定了。
  别说张文定在交通厅没有多深厚的关系,纵然他和交通厅的大厅长元朝相交莫逆,那交通厅还有副厅长们呢,哪能是他说要卡谁就卡得了谁的?
  日期:2017-01-06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