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6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孟玉玲抽泣着:“我说要去检查,你不让呀,省里不行,去**市也不让。”
  “你说的轻巧,我们一家人都是要脸面的,省里也好,首都也罢,保不齐就遇到熟人。如果要是朋友们知道我有一只不下蛋的鸡,那我的脸就彻底没了,我们家也丢不起这个人呀。今天也没外人,你要不就把以前的事说一说,让我心里明白明白。我保证既往不咎,反正我这绿帽子也戴了,只是你别让我一直糊涂下去。你以前到底是打过三胎?还是四胎?也或者是无数胎?”张鹏飞说话时,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

  孟玉玲声音很低的哭诉着:“张鹏飞,你说话可要凭良心,我第一次不是给你了吗?你现在还……还这么埋汰我。”
  张鹏飞摆了摆手:“谁能说的清呢,你当时还假装不愿意,我又喝的迷迷糊糊的。事后你让我看那点血,我知道你从哪弄的,再说了,现在技术这么发达,什么东西不能重新修好呀。”
  对于张鹏飞的话,屋里三人都听明白了,但反应各不相同。
  孟玉玲是羞愤难当,只知道掩面哭泣。
  宁俊琦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听到这些,已经羞的满面通红,连脖子都红了,听也不是,走也不是。而且她也有一种急切想了解事实真*相的心理,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楚天齐气的脸色铁青,没想到这个张鹏飞竟然这么无耻,什么话都能说出来。自己和孟玉玲虽然相爱好几年,可根本就没有做那男女之事,自己到现在还是童*男之身呢。他恨不得现在把那个家伙撕碎了,可要是那样的话,不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就是打断对方的话,都会让人怀疑的,尤其宁俊琦还在身边。他也只好坐在那里,不停的运着气。
  “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以前谈了四、五年,成天在一起腻着,能不干那事?都是年轻人,都从那时候过来的,谁也甭瞒谁。”张鹏飞慢条斯理的说,“哎,我戴绿帽子都认了,你就不能让我明白明白。说吧,算我求你了。”
  “血口喷人。谁要胡说就不得好死,就遭报应,天打五雷轰。”孟玉玲仰起挂满泪痕的脸颊,哭着道。
  张鹏飞拉着长声道:“玉玲,别这样,一说这事你就急,发誓有什么用,那都是迷信,是骗鬼的。”
  无耻,做人竟然能这般无耻,这应该就是流氓人的流氓做法吧。楚天齐脑海中马上闪出一句话:流氓会武术,简直弄不住。同时,他的拳头已经攥的“咯吧咯吧”直响了。
  忽然,孟玉玲“嗷”的一声惨嚎,挣脱张鹏飞的手,踉跄着向门口冲去,嘴里喃喃着:“好,你既然这么不相信我,那我就死给你看。”
  看到此种情况,宁俊琦马上站起身,冲过去,抱住了孟玉玲:“玉玲,你可不能这么傻呀,为这种人不值。”
  “放开我,我不想活了,没脸活了。”孟玉玲挣扎着。
  此时,楚天齐也已到了两人身边,站在那里,挡着门口方向。
  “哎,成天就是这一套,烦不烦。”张鹏飞出奇的冷静,“你说你心怎么这么狠,想拿捏我就罢了,现在竟然要在老情人这儿寻短见。你说你要是跳楼,或是上吊了,那最先遭殃的不是你的老情人吗?他的官还能当的成吗?说不准还会承担一个杀人的罪名呢。”

  “啊……”又是一声惨嚎,孟玉玲瘫在宁俊琦身上,嗓子里不停的发出声声哀鸣。
  宁俊琦愤怒了,满眼泪花,手指着对方:“张鹏飞,你还是个人吗?你就是一个畜生,畜生。”
  “你骂……”张鹏飞喊出两个字,马上停顿了一下,然后语气一缓,“宁书记,怎么能这么说我呢?咱俩都是受害者。我现在木已成舟,反正绿帽子已经戴上了。你还年轻,又那么优秀,可要三思而行啊!”
  “你,你无耻,人渣。”宁俊琦气的破口大骂,“你,你就是十足的败类。”
  张鹏飞笑着道:“有气质的人就是不一样,骂人都这么好听。”
  “你他*妈找打。”楚天齐终于忍无可忍,奔着张鹏飞冲去。

  “天齐,不要。”宁俊琦放开孟玉玲,不顾一切的扑过去,抱住了楚天齐的胳膊。
  宁俊琦可是见过楚天齐武力值的,在这种盛怒情况下,一拳下去,还不要了张鹏飞的命?最起码也打对方个生活不能自理。
  “俊琦,放开我。”楚天齐眼球血红,目眦欲裂,“放——开——我。”
  宁俊琦拼命抱着楚天齐:“天齐,你还有锦绣前程,我们还有美好未来。你可不能犯傻,为了这么一个人渣,不值。”
  “我……你放开我。”楚天齐低吼着,但并没有粗暴的甩开宁俊琦。
  张鹏飞叫嚣着:“呵呵,敢跟老子动粗?老子只要一个电话,分分钟就会有人灭了你。”
  “咚咚”,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众人都停下动作,向门口望去。
  楚天齐停止了挣脱,轻声道:“放开我吧。”
  宁俊琦迟疑一下,松开了手臂。

  楚天齐缓步走到座位上,坐了下来。
  “咚咚”,敲门声继续着。
  “哪位?”楚天齐问道。
  门外有人说了话:“楚主任,我是皮丹阳。”
  楚天齐“嗤笑”着说:“你来干什么?”
  “我知道屋里都有谁,您让我进去,我有话要说。”皮丹阳在门外应着。
  稍微停顿了一下,楚天齐道:“好吧,说清楚了也好,也算有个了断,门没插,进来吧。”
  屋门轻轻推开,皮丹阳走了进来。
  此时,宁俊琦正把瘫坐在地的孟玉玲往沙发上弄着。而张鹏飞已经坐到了沙发上,大咧咧的看着进来的皮丹阳。
  皮丹阳关好屋门,对着楚天齐和张鹏飞各自抱了抱拳,说道:“楚主任,张总,二位都是有身份的人,这么大吵大闹的,对二位名声都不好,不如平心静气的谈一谈。有些事情只要谈开,就没事了。”
  “少他*妈充大瓣蒜,你算老几?还想做和事佬?门都没有。你不够格。”张鹏飞手指着皮丹阳,“把我和他放一起,你不是成心恶心我吗?就他那贱样,他配吗?”
  “张总,话不能这么说,人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何况楚主任是官,你是商,本身就没有可比性。”皮丹阳平心静气的说,“你们之间没有什么直接矛盾,可能就是误会,并不是深仇大恨,又何必这么纠缠不休呢?”
  “你什么意思?说什么他是官我是商,你是说我比不上他?”张鹏飞爆着粗口,“妈的,我俩这还不叫深仇大恨?我的女人是他玩剩下的破烂货,老子从娶这个女人那天,就已经戴上了绿帽子。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历来就是不共戴天,你竟然说什么狗屁‘误会’。误会你*娘个*,要是你老婆也是这种货色的话,你还能不能说出这种寡淡话?”

  皮丹阳脸上神色变了几变,胸脯起伏着,显然异常生气,但他深呼吸了几次后,声音低沉的说:“张总,我之所以进来,是希望大家不要剑拔弩张,是想化解双方的一些敌意。你不要误会,也请不要出口伤人,尤其不能拿我的长辈开骂,人都是有尊严的。”
  日期:2017-01-06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