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5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点了点头,说:“我和喻义同志都已经看了。”
  岳苍冥说:“很多群众看了报纸后打来电话,说徐海贵出身黑道,不讲诚信,这样的人无资格承揽北江大桥工程。”岳苍冥说到这又看了杨喻义一眼,继续说道,“关于文章中提及徐海贵打伤业主一事,我们已向韩阳市相关部门进行了核实,确有此事。所以,我想,我们是不是得重新考虑这次的中标人选。”
  华子建也很快地明白了,这是岳苍冥在对自己伸出了橄榄枝,作为岳苍冥这么精明强干的官场高手,他应该早就看懂了这盘棋,华子建用意味深长的眼光飘了岳苍冥一眼,说:“苍冥同志,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们招投标委员会的意思?”
  岳苍冥说:“我跟委员会的几位同志交流了一下,大家的意见是让我先跟你们汇报,看你们是怎么个意见。”
  杨喻义心中升起了一股怒气,这个岳苍冥也太可恶了,在这里说起了这样的话,杨喻义冷冷的看着他,说:“岳市长,杭正固同志是招标组的组长,你也征求了他的意见吗?”
  “征求过了,杭市长是不太赞同我的意见。”岳苍冥说。
  “理由呢?”华子建不紧不慢的问。
  “是啊,他反对的理由呢?”杨喻义也问,因为他知道,常务副市长杭正固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杭市长他觉得文章所说的有关徐海贵的事情都是去年的事情,我们不应该因为这个就更改决定。再说,他一致认定这是徐海贵的竞争对手搞的鬼,其目的就是要让徐海贵在这次招标中出局。对这种动机不纯的攻击行为,杭市长的意见是不予理睬。”
  华子建没等杨喻义说话,先把话头接了过去:“不予理睬?这好像不太妥吧。群众的意见挺大呢,我听发改委主任吉琼玉说不少群众打电话到市委办和市政府办,说徐海贵黑道出身,不能让他在北江涉足任何工程,群众的呼声又这么大,我们仍不闻不问,群众会怎么说?万一到时建成的北江大桥真有质量问题,出了事故,又由谁来负这个责任?”
  华子建用炙热的目光扫视着杨喻义和岳苍冥,他们两人都不好接华子建的这个话了,谁敢在这个的事情上打保票呢?
  华子建顿了一顿,又说:“这样,我和苍冥同志还是先去看客户,这个大桥招标的事情,我们必须重视起来,下午我们到招标组开个工作会研究一下,这件事事关重大,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岳苍冥频频点头说是,待华子建说完了,又问杨喻义有什么指示没有。
  杨喻义现在还能说什么呢?华子建已经成功的找到了一个亲自介入的机会了,事情就变得更为复杂起来,他只能点点头,说没什么事情了。
  华子建带着岳苍冥和王稼祥,离开了市委,到下面那个客商工地去了。
  到了下午,华子建亲自参加了招标组的一个工作讨论会,会议由常务副市长杭正固主持,这里面实际上华子建的人并不多,除了王稼祥,发改委主任吉琼玉之外,也就是刚刚显露了一点态度的岳苍冥两人,当然,还有几个二三不靠的评审砖家也可以争取,但砖家在这个地方是微不足道的,他们的话语权也没有多少。
  华子建一走进了会议室,所有人都还是客气的站起来招呼他,华子建就看了一下,杨喻义没有到场,华子建微微一笑,形势对自己很有利啊,华子建就装着没有发现一样,点头示意会议开始。
  其他人也是在奇怪的,为什么杨市长没有到会场呢?他不来,大家都没有了主心骨。
  会议一开始,岳苍冥就把华子建上午当着杨喻义的面跟他说的话作了“原话”传达。刚传达完,几个局长们和一些和杨喻义关系密切的领导就纷纷发言不赞成为了一篇小稿改变原有决定,坚决反对让车本立中标。

  有一两个岁数快到退休年限的局长更是激动,一点都不给岳苍冥留面子,在发言时声音很大。
  他们吵,他们闹,华子建默默地听着,看着,不插话,不打断,让他们尽情的表演,等他们说够了,吵够了,华子建便把清了清嗓了,缓缓说道:“我们现在是开会,不是争吵,所以请有的同志注意一点情绪。”
  这几个人见华子建说话了,才稍微的缓和了一下。
  华子建又说:“请苍冥同志把话说完,不过在说完之前,那一位随意的打断或者再如刚才那样闹,我就只能请他出去了,希望不要让我给他难堪。”
  说完,华子建冷峻的眼神就在刚才那几个局长脸上扫了一遍,倚老卖老,哼,别人怕你们,我是不会怕的。
  会议室一下还是安静了下来,虽然说要退休了,可以放任一点,但毕竟还有一年的时间,真要是让华子建把自己赶出了会场,这老脸就算丢尽了,你还别说,这小子说到做到,他真能那样干的。
  等会议室的次序恢复正常了,岳苍冥继续说:“刚才几个局长先后都作了发言,说了自己的一些看法。下面我也说说我对此事的看法吧,说得不对的地方,还请在座的各位多多包涵指导正。在说谁中标之前,我想先说说我对徐海贵和车本立这两个人的一些看法吧。车本立这个人,我认识他有一两年了吧,因工作的关系,与其多多少少有些接触,也从一些领导和一些干部一些群众口中,还是听到不少对车本立这个人的评价。基本上,在大家看来,车本立是一个非常有能力而又富有善心的生意人。车本立出狱后,仅用两三年时间就创出一片自己的天地,这对一个刑释人员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但他做到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有能力、善经营。”

  说到这,岳苍冥觉得有些口渴,便暂停了一下去拿杯子喝水。他没想到,一个国资局的局长却见缝插针地发起了言:“论能力,人家徐海贵也不比他车本立差嘛。”
  华子建眉头一锁,把杯子重重地往桌子一放,这个局长一下醒悟过来,乖乖的闭上了嘴。
  岳苍冥一笑,说:“你说得很对,论能力,徐海贵和车本立确实差不多,但是,车本立是怎么发起来的?他是把自家的房子卖了开个小砂矿赚了点钱,又贷了些款才办了公司开起医院的。这一点,不仅在座的各位了如指掌,就是随便在大街上拉个群众,他都能说出个大概来。但徐海贵呢?一个黄、赌、毒俱全的娱乐城的打手,他是怎么从一个打手摇身一变成娱乐城老板的?又是怎么一步步积累使其事业快速扩张的?在座的有谁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呢?您们知道吗?”

  所有人都摇摇头,说不知道。
  “王局,你是韩阳人,你知道吗?”岳苍冥又问审计局王局长。
  王局长说他对徐海贵了解有限,不清楚徐海贵是怎么发达起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