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15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一来经济发展成为官员施政中的头等大事,而目前国内所施行的流官制让一个官员要在没有足够积累的短短的一个任期内就做出足够傲人的成绩,这对于大多数的地方官员们来说显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这种官员们对经济成绩迫切需求的情况也带来了很多与过去相比没有过的独特的现象,比如有些急切的官员为了在经济建设这项政绩考核指标上取得更多建树,除了将更多精力放在这个方面,对招商引资工作非常重视,不惜对有意向来本地发展的投资商们承诺很多优惠政策,并且也更多与商人形成紧密关系。

  国内经常会有这样一种奇特的现象,一名官员调到外地任职,很快就会有一些和其关系比较紧密的圈子内的商人紧随而至,而这些商人来到这名官员新调任的地方原本是在这个官员调任前所在地发展的。政商结合,对于官员而言,可以借助这些商人的在经济领域方面所能发挥出的能量,迅速在地方上打开经济建设的局面;对于商人来说,背靠大树好乘凉,有熟悉的官员照顾,做生意自然也会少了很多的掣肘,多出很多便利。

  这是积极的一面。
  没有跟自己关系密切的熟悉商人的帮忙,地方官员想要推行自己的政策,并且尽快见到效果,可能会更困难;没有官员的照拂,商人可能也要忍受行政系统的低效运行体系甚至是以各种名目为由的故意的刁难。
  比如包飞扬在望海任职副县长的时候,也正是依靠方夏集团纸业公司项目的投资才能够打开新的局面,并以此为契机撬动了望海县苇纸一体化这个涉及到多个相关产业的项目,才使得过去一向封闭落后的望海县的经济迎来让整个江北省都为之瞩目的重大转机。这样一种官商互动互利的模式,其实就是现在很多官员所梦寐以求的。
  但权和利这两者的诱惑都太大,官员与商人的这种互利互惠很可能并不仅仅局限在这个程度。商人在地方官员得的帮助和扶持下得到基本的便利以后,就可能会谋求更大的利益,比如商人可以出资入股改造一家因经营不善陷入困顿的国有企业,通过入股改制重组使这家濒临倒闭的企业焕发新的活力,这不论对寻找商机的商人还是陷入困顿的国有企业来说都是一桩双赢的交易,但是对商人来说,这样的做法并不是每次都能够成功,很多时候往往是投入很大的财力和精力却依然会最终面临失败的结果,在这种结果之下此前对企业的巨大投入就是血本无归了,风险很大,想要百分之百取得成功的难度也很大,既然之前有良好的关系已经拥有政府权力机构的支持,与其费力还不一定能讨好地做这么困难的事,还不如简单直接一点,干脆出资收购一家经营状况和各方面情况都不错的国有企业;更有甚者,出很少的钱,甚至只要在适当的操控运作之下不出钱就拿下一家资产颇多的国有企业,将企业中值钱的物质、设备、资产、技术等卖出去,转手就可以轻轻松松地大发一笔。

  事实上在社会中类似这样的过界行为很容易发生,当权力与商业结合到一起,赚钱就会变得很容易,而那些善于投机的人们当然希望在不需要付出更大风险的前提下更容易地赚到钱。
  涂小明作为拥有雄厚资产和极大的发展潜力的方夏纸业公司的总经理在今天提出这个建议,当然不是像其他一些倚靠官方权力大发其财的商人那样想到海州来搭便车,而是出于对好朋友善意的考虑确实想要帮包飞扬的忙,就像他们过去在望海县曾经做的那样。方夏纸业公司并没有因为与包飞扬关系密切从而凭借包飞扬在当地政府的权力占望海县的便宜,实际上是为了怕被人诟病,他们反而在很多方面都做出了很大的让步。当然,一向精明的方夏纸业公司也没有吃亏,如今望海县苇纸一体化一期工程的建成,已经开始产生利润,就像政商结合的积极范本,方夏纸业公司没有谋求额外的利益,甚至做出的一些牺牲,但是地方上的政策配合与良好的服务与协作,减少了他们在整个筹备及生产过程中内耗,极大地缩短了项目建设周期和成本,在真正意义上实现了双赢  。

  “这事以后再说,我还没有熟悉这边的情况,当然如果你们有什么好的项目,也欢迎过来。”包飞扬笑了笑,婉谢了涂小明的一番好意,他并不急于让方夏纸业公司以及詹怀信等人来海州,一来他并不希望自己也简单地复制这种在很多地方政府都流行的政商结合的发展模式;二来海州这边的实际情况和望海县也不一样,在经济发展上并不具备可复制性。从地方规模上来说望海是个小城,一个苇纸一体化和造纸产业足以让过去贫困落后的望海在未来成为拥有自身支撑产业的经济发达的特色小城,但拥有良好地缘条件及经济基础的海州的潜力和空间与之相比显然都要大得多,虽然他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理出成熟的思路,但临港开发区的方向肯定应该是依靠其自身优势发展临港大工业,这就不是单单一个方夏纸业集团和詹怀信等这样级别的投资商人所能够撬动的。

  了解包飞扬性格的涂小明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顺手替包飞扬将面前的杯子加满了酒,笑着对包飞扬点了点头:“那样也好,你知道的,现在大家手头上也没有什么活钱,这些日子东南亚那边的金融市场是风起云涌啊,投资部那帮人不知道赚了多少。”
  包飞扬笑了笑,接过涂小明递过来的酒杯轻轻放在桌上,却并没有回答涂小明的问题。有了上一次墨西哥金融危机的“前车之鉴”,这一次面对记忆中已经知道即将要到来的声势更为浩大的亚洲金融危机,包飞扬当然也要做一些相应的准备工作。
  早在去年年中,包飞扬就已经让大家开始收拢资金,陆续通过设在境外的投资公司进行布局,当然包飞扬并没有到处宣扬东南亚国家将要发生金融危机,实际上现在看衰东南亚国家经济的人并不少,但是盛世危言,在没有看到事实来到之前这样的言论往往都无法得到大家的认同,所以涂小明并不清楚包飞扬具体是要怎么操作。
  “专业的事情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办,你就不要操心了。”包飞扬对涂小明说道:“你这次环游东南亚,主要还是看一看他们的实体经济,看看能不能抓住什么机会。”
  涂小明点了点头,他大学学的并不是这个专业,所以对于金融这一块,他确实不怎么了解,反正感觉挺复杂的,倒是实体经济和企业经营这一块,倒是已经足够独当一面:“行,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不过你真的确定东南亚国家的经济近期会发生大的波动?”
  “对,其实现代社会,金融和实体经济已经紧密联系在一起了,无论是谁发生情况,另外一个也会受到影响,所以啊,这次你不但要考察实体经济,肯定也能看到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的巨大破坏力。”包飞扬表情认真地说道:“不过,这对我们来说,倒也可能是一次机会,我们的金融市场还没有开放,至少在金融市场,受到的影响相对会比较少一些。”
  涂小明低下头沉思了一会道:“行,方夏纸业公司那边的事情我都已经安排好了,这次我就准备在外面多待上一段时间,多看一看,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也要加把劲,否则就快跟不上你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