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5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车本立就忙了起来,他利用了他在韩阳市所能利用的关系,终于打探到了一件事情,但这个事情对车本立来说,心里还是没有什么底,因为事情真的太小,是什么事情呢?
  这件事情说起来有此微不足道,且与修桥毫无关系。车本立了解到,徐海贵在韩阳市开发的一个楼盘中,曾出现过顶层漏水问题。住户跟徐海贵反映,徐海贵不仅不采取补救措施和相关赔偿,反而叫人打伤了带头反映问题的一个业主。
  这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关键就看怎么运作了,所以当车本立把这个情况给华子建汇报之后,华子建只是淡淡的说了声:“炒作!”
  车本立在北江市还是有些人脉的,再加上手里有钱,自然会有很多人忙他操办起来,到了

  第二天,《北江日报》第三版“一家之言”栏目登载了这么一篇署名为“义眼”的评论文章,标题为“定标要看标价更要看人品”,文章由北江大桥工程招标一事引开,谈及韩阳市某出身黑道的开发商置业主利益不顾,房屋发生质量问题不仅推卸责任,还把业主打伤入院一事,进行点评,论述,最后文章一语概括阐述观点:工程招标定标时既要看标价更要看人品。
  文章中所说的韩阳市某开发商虽没有指名道姓,但人们一眼就能看出文中说的就徐海贵。
  这篇文章见报后,市委办公室、市政府办公室,还有市招投标管理委员会办公室的电话都快被“群众”打爆了,当然,这些群众也未必就是真的群众,他们异口同声的称不能把北江大桥工程交由徐海贵这种黑道出身的开发商承包,否则不仅大桥的质量不保,北江市的形象也会被抹黑。
  事情就反馈到了华子建的面前,早上华子建到办公室刚坐下,发改委的吉主任就过来了,问华子建看了今天的报纸没有,华子建说刚才匆匆瞄了几眼,还没来得及细看。

  不过见吉主任这样问,华子建觉得有事发生,便拿起报纸翻了起来,在吉主任的指引下找到了那篇文章。看完文章,华子建笑了笑说:“给北江市抹黑?这是不是说得夸张了点?”
  吉主任就把电话被被群众打爆的事情说了:“我也觉得夸张了点。但徐海贵确实是社会流氓出身,文章中所说的他打伤业主的事情也基本属实,所以,我觉得如果这次是他中标的话,还真可能不是什么好事情。”
  华子建好像很认真的想了一会,说:“嗯,有道理。”
  “华书记,北江市的社会治安在全省一直是排在前列的。很多群众觉得徐海贵一旦中标,就等于他的势力也在北江市迈出了关键的一步,这样一来,北江市可能就不会安宁了。但是……”
  “但是什么?”
  “我觉得这篇文章刊载的时机比较特殊,明天就要公布这次招标的结果了,这个时候出来一篇这样的文章,实在是让人有些匪夷所思。市政府的很多人都在揣测这会不会是车本立搞的鬼。”
  “志吉主任啊,没有证据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妄加揣测了。这篇文章是谁写的,有什么用意,我们都不去管它。只要文章中说徐海贵殴打业主的事情属实,我们就不能把工程给他,北江市的任何一个工程,我们都不欢迎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社会混混参与进来。”华子建说。
  吉主任说:“那是那是,我现在就回市政府去,把这个情况和其他同志沟通一下。”
  华子建点点头,吉主任就离开了。

  看着她丰~满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华子建自言自语的说:“这个车本立啊,还真有一手,这一招彻底把徐海贵打败了。这就应了那句话,强龙难斗地头蛇”。
  “这招确实厉害,肯定出乎徐海贵的预料。这会儿啊,他肯定气得肺都要炸了。还有那些请徐海贵过来的人,肯定也是眼珠冒火,口鼻生烟。”小刘附和着华子建的想法说。
  但事情也确实是这样,徐海贵看了报纸后,气得不轻,把报纸撕了个稀巴烂,要是能站起来,他还真想在报纸上再跺上几脚,徐海贵骂了十来分钟,便叫上几个助手气冲冲地去了市政府,找到杨喻义,很是委屈的发了一顿牢骚。
  杨喻义也只能好言相劝,说:“我去找华书记谈谈吧,像这种含沙射影,不负责任的言论,我们一定会一查到底。”
  然后杨喻义又给分管宣传的市委副书记和宣传部长去了一个电话,要他们查一查这件事情。这两人肯定是不能推的,都嘴里答应了,应允会严查此事。
  这些工作安排好了,杨喻义又对徐海贵说:“徐总,你先回去吧。北江大桥工程是非你莫属,他车本立再怎么兴风作浪,北江大桥工程也跑不了的。”
  徐海贵还是有些担心的问:“这个不会影响太大吧?”

  “放心好了,断然不会因为这么小小的一篇狗屁文章就判车本立中标的。我给你透个底,其实这次谁中标,招标投标管理委员会已经统一了思想,已经有结果,准备报市委市,政府相关领导后就对外公布了。你知道是中标的是哪个公司吗?就是你徐海贵的天海路桥有限公司。”
  杨喻义心中也已经猜测这事情是车本立干的,虽然刚才他也给宣传部和副市长去了电话,也说了很多安慰徐海贵的话,但杨喻义心里也知道,这查肯定是没有一点用处的,现在报纸已经发布出来了,而且估计也是事实,就算查出来了又能怎么样,他也不过是先稳住徐海贵,至于这件事情怎么处理,那还是要好好的思考一下。
  等徐海贵一离开,杨喻义就给华子建打了个电话,说有事情要汇报一下,华子建说他在办公室等着。
  华子建上午本来想出去一趟的,昨天他跟分管招商引资的副市长岳苍冥约好了去看一个刚刚建成的企业的,但他猜到上午有人会为招标的事情来找他,所以就一直在等办公室等着。

  华子建猜到的人里面,就包括杨喻义。
  等杨喻义一进来,华子建现实客气的招呼几句,又让秘书小刘给杨喻义倒上了茶水,才问:“杨市长今天来一定有什么事情吧?”
  杨喻义问:“华书记,今天的北江日报登载了一篇题为《定标要看标价更要看人品》的文章,不知您看了没有?”
  “看了,粗略的看了一下。”华子建轻描淡写地说道,“文笔不错,也反映了一些事实,只是有些话有失偏颇,言过其实了。”

  杨喻义见华子建对这篇文章有赞誉之意,不得不把一些路上想好的话吞回肚里,重新组织语言,说:“华书记说得对,写这篇文章的人纯粹是在瞎胡闹,含沙射影地指责市委、市政府在北江大桥工程的招标工作上偏袒徐海贵。这也太不像话了!徐海贵出身是不怎么干净,但他毕竟改邪归正了嘛。现在来参与投标的可不是混混徐海贵,而是韩城市的优秀企业家,是韩城市市党政一把手跟前的大红人徐海贵。”

  “奥,这样啊,这我倒还不太清楚,对这个徐海贵我了解的不多。”华子建不置可否的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